眾人大驚,沒見過如此孟浪的女人啊!但是為了糊口,不得不這麽做,但是一時之間又很扭捏,誰都不好意思第一個站出來,一時之間大堂內寂靜無聲。

薛翎櫻抬手,一條長陵從袖口甩出來,速度快的幾乎無法用眼捕捉,卷著其中一個粉衣男子便到了薛翎櫻眼前,眾男子皆抽了口氣,臉色都白了。

可那粉衣男子粉唇微勾,男生女相倒真是自由一股風流倜儻的胭脂氣,款款坐到薛翎櫻的腿上,並沒有實打實的坐上,隻是輕輕搭在薛翎櫻的膝蓋上,雙臂環住薛翎櫻單薄的肩臂,一股脂粉甜膩的香氣撲麵而來,粉衣男子離薛翎櫻越來越近越來月近,薛翎櫻感覺自己渾身上下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差點要蹦起來的時候,男子隻是伸出一小節舌尖,隔著麵紗請舔了一下薛翎櫻的鼻尖。

薛翎櫻感覺渾身都僵硬了,這這這這這……

那男子隻是輕笑了一聲,便起身,笑吟吟的看著薛翎櫻,薛翎櫻抬頭對上他調笑的雙眼,也勾唇而笑,嗬,有點兒意思。

薛翎櫻抬手道,“過關,你們一個一個來。”

下一個是個藍色薄紗的少年,羞澀的過來,學著上一個的樣子坐在了薛翎櫻的腿上,剛想繼續的時候便被薛翎櫻給掀在了地上。

媽的這孩子真實在,一屁股坐上來,腿差點沒給壓折,一個大小夥子的體重再怎麽樣都是不可小覷的。

下一個便小心翼翼多了,隻是選了個討巧的法子,過來輕輕朝薛翎櫻的耳根嗬了口氣,薛翎櫻也就讓他過了。

等如此過了幾個之後,便出來個膽兒大的,竟然想挑起薛翎櫻的麵紗,想壓著薛翎櫻的唇親下去,薛翎櫻反應奇快,一嘴巴子就給他抽了出去,媽的,想占老娘便宜。

刨除幾個缺心眼兒的和幾個無禮之徒,絕大部分都留下來了,薛翎櫻並沒有誠心為難過誰或者想怎麽樣誰,大家都是出來討口飯吃賺個銀子,但凡有點法子都不會跑出來賣身賣藝。

這種行當是為人不齒的,就算在現代也是會被人戳著脊梁骨罵,更何況在這古代,得有多大的勇氣才淪落到這個地方賣笑。

時間刀刀催人老,靠臉又吃不了幾年飯,到底,也是苦命人。

薛翎櫻總是有種不祥的預感,於是今天溜回去的特別早,眼見著剛要到了後門便被一把拽進入,薛翎櫻剛想出手便被拽住了胳膊,萬安焦急的說,“哎呦娘娘您可回來了,世子爺差人來報不止一回了,您要是再不回來奴婢就頂不住了!”

萬安邊說邊掉眼淚,薛翎櫻看她這是真替自己著急了,便一邊拉著她往園子裏趕一邊給她擦眼淚,“哎呀別哭了,醜死了,我這不回來了嗎?”

還真別說,萬安這小丫頭到關鍵時候還是挺有用的。

原來,今晚有個禮部侍郎家的公子過來做客,說是做客,不過是找個由頭巴結君若寒。

薛翎櫻以最快的速度進房裏換了件青色宮裝,發髻隨意讓萬安紮了個飛仙髻,萬安又挑了個流蘇發釵插到了邊兒上,這一下子流蘇輕晃倒是別樣風情,連魂兒都恨不得跟著那流蘇晃**。

看著外邊天色冷,萬安又給拿出來件月白色的鬥篷披在身上,一白一青的搭配素雅大方,甚是巧妙。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2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