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翎櫻聽到萬安如此說的時候,就有些皺緊了眉頭,心中暗自想到,這群人果真是欺負她薛翎櫻不受君若寒的寵愛,所以才敢如此變本加厲的對付她,不過白夕歌想到了原主薛翎櫻軟弱的性格,心中一陣陣的怒火被勾了起來,身上的殺氣也有一些泄漏出來,總有一天她白夕歌一定會好好的將君若寒和薛翎櫻這一對賤男渣女所做的一切,連本帶利的討要回來!

萬安見薛翎櫻半天沒有回話,心裏也有些如履薄冰,在感受到薛翎櫻淡淡殺氣的時候,連忙跪到了地上“主子饒命,都怪奴婢多嘴,主子別生氣!”

薛翎櫻隻好無奈的揮了揮手讓萬安起來“你起身吧,方才我在想一些事情”讓萬安去責罵下人,隻會讓自己在別人口中傳的更加不堪,既然這是君若寒授意的,再怎麽責罵奴才也沒有用處。

薛翎櫻甩了甩袖子,走進了房間。

萬安急忙起身跟在了薛翎櫻的身後,看到薛翎櫻的目光停留在梳妝台的胭脂盒上,心中暗喜。

“主子,你要不要好好的梳妝下,去集市上再轉轉?”

薛翎櫻隻是勾了勾唇角,有些意味深長的望著萬安的臉龐,也不多說話,徑直走到了圓桌旁,倒了一杯水,獨自喝著。

萬安隻感覺頭皮一真真的發麻,怎麽越發的感覺主子自從醒來之後,言談舉止甚至於心機謀略都成熟了許多。

薛翎櫻過了許久才朱唇輕啟“也好,萬安你給我梳妝吧!”

萬安急急忙忙的點頭,手指將薛翎櫻的長發散開,萬安靈活的手指輕輕得在薛翎櫻柔順的發絲間滑動,沒過多久萬安的聲音在耳旁回**起。

“主子抬頭看看,這頭梳得可還行?”

萬安將銅鏡端於手中,送至薛翎櫻的眼前,好讓薛翎櫻能夠仔細的端詳。

薛翎櫻抬起頭,鏡子中的少女一身銀白,梳了一個雙平發髻,顯得幾分俏皮。卻格外的吸引人的視線。

薛翎櫻心中微微一笑,這樣甚好。

萬安見薛翎櫻的臉色好了起來,顯然是十分滿意這個發髻,嘴角也掛上了甜甜的笑容,十分討喜的說道“奴婢就覺得主子你這一打扮可比薛翎瑤更加的美上了幾分,也不知道宣王世子到底看上她什麽了,居然如此辜負主子的心意”說道最後萬安的小臉上也刮起了一抹氣憤的神情。

薛翎櫻隻感覺心中暖暖的, 盡管她現在已經不再是殺手白夕歌,但是萬安這份真心實意待她的心意讓白夕歌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古代有了一絲絲的安慰。

薛翎櫻有些柔軟了臉部的表情,拍了拍萬安的手“切莫再說了,小心隔牆有耳,若是讓有心人聽去學給了宣王世子,薛翎瑤再去鬧上一鬧,這日子就更加的難過了”

萬安這才想到剛剛從她嘴裏說出去的話,被有心之人聽到的話,她這條小命也有可能就此沒了,萬安的心中有些後怕,鼻子猛地發酸起來,眼眶也有些微微的發紅。

主子如此的真心待她,日後她萬安定要好好的辦事,決不讓主子被她所牽連。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2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