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幾個人有些猶豫,薛翎櫻繼續說道“你們殺了我,我爹一定會追查下去,君若寒也肯定不會讓世子府有如此大的汙點,如果這件事情鬧到了朝廷上,堂堂世子正妻被人當街殺害,皇上一個震怒,你們的九族,全不會因為你們犯下的這個過錯,而給薛翎櫻統統陪葬,所以,如今的這個交易,對你們,對我,都是有好處的,何樂而不為!”

其中有一個殺手問道“如果,我們放你回去,你看到了我們的真麵孔,發布了追殺我們的通緝令該怎麽辦!”

薛翎櫻皺緊了眉頭,沒想到這幾個人居然如此的難對付“那麽這位壯士所言,是想說什麽呢!”

那個殺手繼續說道“很簡單,將你的雙眼剜掉,嗓子毒啞,我們兄弟幾人均是不會再有後顧之憂!”

薛翎櫻卻猛地笑了起來“如果想要你們的九族來給我薛翎櫻陪葬的就動手吧!”說罷,薛翎櫻沒有一絲膽怯的望著眼前幾個殺手。

心中暗自思量,經過剛剛和他們說了一大堆的廢話,體力有所恢複,她的目光飄過四周,尋找著最佳的逃生路線。

一個瘦高個的男子走進了薛翎櫻的身旁,其他幾人均是事不關已的模樣在一旁站著,薛翎櫻心中暗想,機會來了。

對著瘦高個的男子甜美一笑,薛翎櫻毫不手軟的一腳踹向了男子的襠部,男子的慘叫聲在小巷子中回**著。

薛翎櫻就在這個時候猛地朝著後麵跑去,幾個殺手在怔愣一段時候後,也反映過來薛翎櫻剛剛是在戲弄他們幾人。

幾人用上輕功朝著薛翎櫻逃離的方向就追了上去。

薛翎櫻又一次被幾人抓住,這一次薛翎櫻並沒有乖乖的束手就擒,在男子接近她的時候她又故技重施準備踢向男子的襠部,男子卻有了防備一個下腰捂住了擋部。

卻沒想到薛翎櫻而是伸出了另一隻腳踹向了男子的另一條腿。

男子吃痛站了起來,想要上前,薛翎櫻則是伸出一條腿踹向了男子的襠部,男子這次沒有防備居然被薛翎櫻踢了個正著。

幾人失去了繼續捉弄薛翎櫻的心思,上前拿出了匕首準備刺殺薛翎櫻,薛翎櫻向後慢慢的倒退著,一塊小巧的令牌從她的身上掉了下來。

薛翎櫻低了低頭,望著在地上的令牌,那令牌正是君辰逸當初交給她的,本來以為令牌沒有帶在身上,今日一定死定了,薛翎櫻心中鬆了一口氣,蹲下身將令牌撿起來。

當薛翎櫻將令牌拿到手上的時候,那幾個殺手不可置信的望著薛翎櫻,隨後深深的對著薛翎櫻行了一個大禮後,瞬間消失不見。

隨後薛翎櫻拍了拍身上的土,朝著世子府的方向走去,正好看到了正在尋找人幫助的萬安。

當薛翎櫻和萬安到達世子府的時候,薛翎櫻卻聽到了一個令她震驚的事情,君若寒居然要迎娶薛翎櫻!

薛翎櫻有些明白過來, 原來竟是因為這樣,怪不得剛剛那幾個殺手幾乎對她下死手!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27.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