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賓客在君若寒的引導下,都來到小院裏。

薛翎櫻跟著人群走到自己的位置上。作為正妃,她會跟著薛夫人和其他女眷坐在一起。

薛夫人原本就不怎麽待見她,這會兒更加不願理會。薛翎櫻也樂得清閑,聽著其他人不斷八卦亂七八糟的內容,自己就一個勁專心的吃。

這邊還沒吃完飯,那邊就已經開始準備催促著新郎鬧新房了。

薛翎櫻見怪不怪,幹完自己的事情反正也沒多少人注意到自己,趁著周圍熱鬧又再一次竄回房間裏。要是有人問起,就說自己心情欠佳就好,大家都會明白,最多也就是在背後說自己不識大體,而這些東西對於薛翎櫻來說一點用都沒有。

今天晚上是不能亂出去的了,萬一被那個認識的人撞到,那可是十分得不償失的。

一個人呆在房間裏,薛翎櫻開始謀劃著自己的未來。

醉夢閣當下的花魁是希若,不過近來聽說有一個大官頻頻光顧,還似乎有將人贖身回去的願望。

這也許也是希若最近一直不介意幫自己的原因吧!薛翎櫻這樣想著,如果有機會,那麽下一屆的花魁,薛翎櫻是非要拿到手不可。

原因很簡單,花魁能賺到的錢是最多的。即使被老鴇剝削掉一部分,剩下的也會比現在好很多。

之前聽他們提起過,這裏的花魁是按照每個月光顧人數來算的,如果這樣,自己這種新人肯定很容易被打壓,況且自己還諸多要求,隻有把自己包裝的更為的遙不可及,也許才能讓其他人注意並好奇。

思及此,突然心裏萌生一計。雖然不知道這個地方興不興這樣的方式,如果從未有過,無疑這也會是一個亮點讓自己脫穎而出。

想到未來被眾人高捧的樣子,薛翎櫻心裏邊越發的有些激動,以至於外邊的聲音小了都沒有注意到。

第二天一早,薛翎櫻還沉靜在自己的夢中,就被侍女喚醒。

打著嗬欠換好衣服,薛翎櫻忍不住吐槽這個時代亂七八糟的規矩。

今天是側妃過門的第一天,按照規矩要給公公婆婆敬茶,同時也要給這個外人看來的世子妃敬茶。

原本心裏煩躁,好夢被打擾,不過一想到等會給自己敬茶的是薛翎瑤,心裏又好受了那麽一些。

因為王爺和王妃都在宣王府裏,在這個地方需要敬茶的隻有薛翎櫻一個人。

坐在位置上喝著茶,薛翎櫻等著。不過在心裏薛翎櫻卻並不覺得那個女人會來給自己敬茶。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3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