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十名的花魁選舉時間定在了十天之後,而這幾天大多的時間就是給各個人拉票用的。

當天的比賽分為兩個階段內容,第一個是評委打分部分,而評委的人選,是上一屆的花魁希若以及其他老一輩的姑娘們,還有的就是一些老鴇特地請來的達官貴人,而第二項則是當場觀眾給他們的投票。

投票的方式很簡單,有銀子就行。每一注十兩銀子,沒有上線。因為這個規定,很多姑娘都開始為那天的現場投票努力著,希望那天自己的恩客都能過來,多多少少給自己一些。

而最終多的花魁的人,將可以把投在他身上的一半注金拿走。

光憑最後這一條,薛翎櫻覺得自己必須把這個花魁奪下。如果沒有獲得花魁,那麽那些錢基本上都會上交給老鴇,進入老鴇的口袋裏。到時候如果老鴇心情好,可能還會給你三四成,要是看你不順眼,一個子可能都拿不到。

薛翎櫻這幾天除了晚上不停賺錢之外,其餘的時間都在希若處。希若之前之所以能成為頭牌,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如果非要按照姿色來排位,也許希若並不是醉夢閣裏最漂亮的姑娘,可是卻勝在知人意。除了與恩客歡好之外,神交也是十分重要的。正因為每一次到希若這裏,都能獲得心靈的解放,精神的放鬆,所以下一次大家大多都會再來點她。

“要跟他們聊天?”聽著希若的教導,薛翎櫻忍不住皺了皺眉。自己上一輩子做的是特工,除了身旁的人,幾乎就沒怎麽和其他人聊天,人際交往能力近乎等於零。要想從別人的表情中看出其中的心裏,對薛翎櫻來說還真有些難度。

“其實你可以多觀察旁邊的人,多聽少說話,時間長了基本上別人做什麽動作你也就知道他們想幹嘛了。”希若笑著給薛翎櫻倒了一杯茶。自己在這一次花魁選舉之後就可以從良,雖然不忍看到更多的人像自己一樣困在這裏,但是既然已經進來了,自然要做到讓自己不被人欺負的程度。

“是麽?我覺得我回去可以好好嚐試嚐試。”聽著希若的話,薛翎櫻越發覺得有那麽的道理。

從希若的閨房裏出來,薛翎櫻慢慢走到走廊上。因為蒙著麵紗,而且並沒有換上晚上表演穿的服裝,旁邊的人雖然有所懷疑,但是多半隻是覺得這人可能麵色有異,並未懷疑。

在醉夢閣裏,老鴇也為薛翎櫻準備了一間房間。當然這間房間隻有薛翎櫻一個人在裏邊呆過,為的就是給他在裏邊換衣服打扮打扮,為晚上的表演作準備,有些時候中場休息有些累了,也可以在裏邊休息休息。

現在離晚上開店還有那麽一段時間,薛翎櫻躺到了自己的**,想著之前希若說的話。

觀察別人的表情,聽別人的說話。理解起來並不深奧,可是真的要實施到實際上,還是有那麽一點困難的。

薛翎櫻不願意現在就開始沉思,如果自己一進入沉思的狀態,很有可能晚上就出不來,無法表演了。

打算明天回去之後再找人試試,今天隻需要好好想想自己晚上的表演就好。

為了保持每日表演的新鮮程度,薛翎櫻準備了好幾個節目,同時為了滿足不同的口味,也為了讓自己稍微任務輕一些,薛翎櫻還將幾個節目混搭穿在了一起,有些時候表現這兩個,有時候把這個的頭和那個的尾接起來。

而那些樂師也特別的合作,知道薛翎櫻的習慣之後,也每天晚上配合著,按照他的指示形式。

可是這些再怎麽的花樣多,終究隻能滿足每天晚上的表演,如果要好好對付十天之後的比賽,那麽她肯定要再仔細準備一番。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31.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