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若寒的聲音一出,在座的所有人都把目光轉向了角落。

“沒辦法,被踹了呀!”安王爺君辰逸笑著搖了搖頭,從角落裏走出來,“好久不見啊,若寒!”

全場都受到了驚嚇,而其中最嚴重的應該要數坐在台上的薛翎櫻了。

他為什麽會在這個地方!薛翎櫻呆呆地看著那個男人,那不就是那個衝進自己房間裏的人麽,他今天怎麽會在這地方?再轉頭看了一眼老鴇, 那眼神已經很清楚地證明了他的身份。

薛翎櫻從來就沒有想過,之前那個男人竟然會是安王爺!

安王爺是當今聖上最小的弟弟,與其他兄弟不一樣,因為出生較晚,他並沒有參與到之前幾兄弟的奪儲之爭。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在其他幾個王爺都被皇帝遠放之後,隻有他一個人還能在京城裏自由自在地逍遙。

君辰逸看上去與君若寒年紀相仿,看上去似乎比君若寒更為的年輕俊美。

“想不到侄兒你也在這個地方,不知道皇兄知不知道呢?”君辰逸搖著扇子從角落裏走出來,看著滿臉驚恐的君若寒,心裏竟突然感到了滿足。

“侄兒拜見皇叔!”君若寒衝著君辰逸鞠躬行禮,君辰逸也不去扶著,注意力轉向台上的人。

“聽說最近幾日,若寒你經常往這裏跑啊,想必也是因為台上這位美人吧!”目光與薛翎櫻相對,薛翎櫻被著霸氣的眼光一瞪,心裏不由得震了一下。

一直不知道那人竟然是個王爺,而且與自己曾經的丈夫還有這樣年輕的容貌。回憶起當時自己見到他說的話,薛翎櫻有點忍不住想要給自己幾個嘴巴。

雖然知道也許君辰逸不會對自己怎麽樣,可是這種越想越後怕的事情,更是讓薛翎櫻感受到了此處的凶險。無時無刻不想要自己性命的妹妹,還有也許某一天摸到逆鱗就會慢慢抄斬的王爺。薛翎櫻忍不住想要抱頭痛哭,自己到底是造了哪門子的孽,竟然什麽壞事都讓自己碰到了!

“皇叔說笑了,皇叔不也對這位花小姐分外的欣賞麽?”君若寒腦門子上有些冒汗,君辰逸是皇帝身邊的人,一般他的想法就代表著皇帝的想法,而自己與他們並不處於同一個派別,這個時候撞見無意大家都十分的尷尬。

可是君辰逸似乎沒有看到這些,看著君若寒像都小動物一般,慢慢逗玩著他。

“你我也不一樣,我前些天還聽說你娶回來了一個側妃?也是薛家的?!”一臉的八卦樣,君若寒卻不敢不回答。

“是,與世子妃是同族姐妹。”君若寒心裏一直希望君辰逸快點結束這段對話,反正自己是沒有什麽希望做台上這人的入幕之賓了,在自己還沒那麽丟臉之前快點離開才是上策。

“啊!”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麽似的,君辰逸低下頭問道,“那你不害怕家裏那位吃醋麽?據我所知,側妃可沒有正妃脾氣那麽好,醋勁可大了!”一邊說著,君辰逸的目光一邊瞥向台上的人。

薛翎櫻坐著看兩人的對話,此時君辰逸的目光突然射向自己,讓薛翎瑤有些措手不及。手腳不知道怎麽放,隻能衝著君辰逸笑了笑。

君辰逸似乎很是受用,原本打開著的扇子被一揮折上,“皇叔好不容易來一次這種地方,今天就請身為熟客的你體諒體諒,家裏側妃還在等著呢!”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36.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