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是不是應該跟我道歉?”君辰逸翹著二郎腿坐在凳子上,得意地看著站在自己對麵的薛翎櫻。

薛翎櫻皺了皺眉,“我怎麽覺得你特別的不要臉,一點都沒有王爺的樣子?”薛翎櫻知道自己應該同他道歉,可是不知怎麽的那句話就是有些說不出口。

“你覺得王爺應該是個什麽模樣的?你家君若寒那樣?”聽著薛翎櫻的話,君辰逸挑了挑眉毛,“我覺得我這樣挺好的呀,每天會會沒人,談談風月!”

薛翎櫻瞥了那人一眼,走到凳子上坐下,“你說他是看出來我是誰了?所以彩排人過來的麽?”薛翎櫻最擔心的就是這個,君辰逸可以查到自己的真實身份,那麽君若寒並沒有什麽可能查不出來。

而剛才那人過來偷窺的樣子,很有可能就是想看看自己是否跟他心裏所想一樣。

“這不好說,不過你放心,隻要給我好好道個歉,我會罩著你的!”君辰逸看著在那一個勁擔心的薛翎櫻,忍不住逗逗她。

“謝謝!”薛翎櫻看著君辰逸,從自己的座位上站起來,拿起茶壺給君辰逸添茶說到。

本來隻是想好好豆豆他,卻沒想到那人真的給自己斟茶道歉。愣了一下,還是把茶水接過來,“舉手之勞罷了!”

低頭喝著杯子裏的茶水,怎麽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

等君辰逸將茶杯放下,薛翎櫻立馬湊上去,想問個清楚。

“你是怎麽知道我身份的?”這是薛翎櫻最想知道的,畢竟自己在這裏的事情沒有跟任何人說過,而且從這個人的記憶裏,薛翎櫻並沒有發現自己與眼前這人碰過麵,那麽他又是怎麽知道自己的身份呢?

“薛家大小姐,宣王爺世子的正妃,這麽大名鼎鼎的人,怎麽可能不知道?”君辰逸輕搖著扇子說道,“上一次在這裏見麵之後,我就對你念念不忘……”

薛翎櫻皺起了眉,聽他這番說辭,薛翎櫻已經知道她是在故意調戲自己,也懶得理會,做到一邊。

看到薛翎櫻對自己不理睬,君辰逸也懶得自討沒趣,坐到了一邊。

“你的那個令牌是怎麽回事?”之前君辰逸給令牌自己的時候薛翎櫻就有些奇怪了,雖然現在知道君辰逸是安王爺,可是那張令牌怎麽看都不像是可以出入皇宮的,或許他還有其他的身份?

“天機不可泄露。”高深地說了一句,君辰逸走到窗邊,看著外邊的月色。

看著君辰逸站在窗邊,不知怎麽的薛翎櫻竟產生了一絲同情。雖然沒有和其他皇子參與奪嫡之戰,可是在那次之後,那麽多的兄弟姐妹肯定都離開的離開,死的死,整個皇宮裏能說上話的人也越來越少,這樣的背景也不知道該是開心還是難過。

正想著不能打擾他,讓他好好一個人靜一靜的時候,那人突然說話了。

“之前說好做入幕之賓的,而且我還幫了你那麽多的忙,你是不是應該表示一下?”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3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