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翎櫻一副肯定 的模樣,倒是讓君若寒開始懷疑身邊的人。

因為薛翎櫻與自己已經簽了休書,如果沒有什麽必要,對方根本就沒有必要聽從於自己,而也正是因為自己的父親,所以現在才回老師待在王府裏,可是自己並沒有把這個消息告訴給薛翎瑤知道,第一個是害怕她話多,雖然身邊都是自家的小斯,但是總歸會有落網之魚,外一被其他人發現了可是件大事;另一方麵,君若寒知道薛翎瑤是個什麽樣的人,現在還有一個薛翎櫻在這裏分擔一下他的注意力,這萬一要是人不見了,那麽很有可能成天就會來找自己的麻煩了。

一想到之後所有的事情都要被監控著,君若寒就有些不舒服。

看了眼十分不服氣的薛翎瑤,君若寒還是打算息事寧人。

“算了,她一個人在這裏也悶得慌,出去是可以的,就別太晚回來了,也別做什麽出格的事情!”君若寒看了一眼薛翎櫻,目光順著看向房間裏,總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看到君若寒轉身離開,薛翎瑤即使有萬分的委屈和不同意,也沒有任何的辦法。狠狠瞪了一眼薛翎櫻,這才願意離開。

看到他們都走出自己的院子,薛翎櫻這才鬆了一口氣。

衣服被他藏在了桌子下邊,可是卻因為一下子的疏忽,留了一條絲巾在桌麵上。之前自己用身體稍微擋住了寫,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注意看。

薛翎櫻害怕君若寒看到那條絲巾,萬一他記性好一些,發現了其中的貓膩,那麽事情總歸會暴露出來,那麽自己的賺錢計劃也就泡湯了。

想到這裏,薛翎櫻將門關上,把自己今天收到的錢放進了小盒子裏,又數了數自己的家產,臉上不由得笑了起來。

俗話說的好,男人有錢就變壞,女人變壞就有錢,雖然自己還不到變壞的程度,不過不得不說,這樣轉來的錢十分的快。外加上自己是賣藝不賣身的,對自己來說非但沒有任何的損失,反而還能展現自己的表現欲,簡直就是有一格一箭雙雕的做法。

喜滋滋地把盒子放回原處,自己的衣服也從桌子下邊抽了出來收好,打算明天回去的時候再丟回去。

衣服一拿出來,原本裏邊的那股胭脂味立馬充斥了整間房子。薛翎櫻不得不把兩邊的窗子打開,讓這些氣味散去。

收拾完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薛翎櫻到到**直接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薛翎櫻便從被子裏鑽了出來。

今天沒什麽事情要做,倒是想去看看之前的朋友希若。

本來這樣的做法十分的不妥,可是對於這個自己穿越來的第一個朋友,薛翎櫻還是挺在意的。

而且之前任教交給了自己那麽多的東西,現在怎麽說也要去好好看看。

希若曾經和自己提過,那個想要把她贖回去的是當地的一個當官的,不過官職不大。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4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