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呆著對坐了半晌,薛翎櫻終於回過了神。

“我還以為你都傻了呢!”看到那人回過神來給自己倒茶,君辰逸嘴角忍不住上揚。

“想事情罷了。”真是古代社會和現代社會差距甚大,現在薛翎櫻已經開始有些懷疑,自己在小盒子存著的那些錢,到底能不能好好地花出去。一想到萬一別人懷疑自己的錢或者發生其他什麽事情,這裏的法律可定保護的不是自己。

“你還真的是與其他人不一樣,別人這時候早就開始有些其他行動了,你倒好,一個人在發呆。”君辰逸似乎對這個人越來越感興趣,也許是因為沒有見過,又或許是因為兩人的多次不同尋常的會麵。

“喝酒麽?”不理睬君辰逸的調戲,好久沒有放肆一下的薛翎瑤突然想一飲為快。

君辰逸眉毛挑了挑,好像事情變得越來越好玩了呢!

“好啊,不過我先說,我酒量很好啊的!”君辰逸自然不在意這點東西,而薛翎櫻也懶得理會他,把麵紗帶會臉上,出門招手讓人上些酒菜。

雖然是剛剛吃過飯沒多久,不過現在擺上來的很多都是些零嘴,一半月就是用來下酒用的。

一盤子的花生,還有一盤醬牛肉,一些很好看的糕點,似乎是知道這間房裏住的人,送上來的東西都是十分精致的。

薛翎櫻拿起兩個小杯子,將酒倒入其中。

“來,幹杯!”在上一世自己就經常出入酒吧一類的地方,這些度數歲自己來說根本也不算什麽。

而且此處的酒水都隻是為了助興罷了,基本上酒精量不會特別的高,不過喝多了,結局也差不了多少。

“光喝酒似乎太無聊了,不如我們來玩點什麽吧?”君辰逸看著薛翎櫻一杯接著一杯往下灌酒,還真的有些擔心等會那人會回不去。

薛翎櫻看了一眼旁邊的人,他可不想在這個地方跟這幫古人玩什麽詩詞歌賦,這些風雅的東西是自己這樣的人學不會的。

“你想玩什麽?作詩這些我可不會,玩點別的!”薛翎櫻夾了一塊醬牛肉放進嘴中,不得不說,這裏的酒菜味道真不錯,在這裏工作了那麽久還不知道這些東西竟然味道如此的不錯。薛翎櫻想,如果不是因為安王爺在這裏,也許自己在這裏都吃不到這些東西。

“猜謎語?”君辰逸提議道,一般來說在飯桌上玩的都是作詞作賦的,現在不玩這個他也不知道能做些什麽了。

“你們還真的是無聊!”薛翎櫻搖了搖頭,天天玩這麽死板的東西,怪不得留下了那麽多的必背篇目給未來的孩子們,想想自己以前背詩的痛苦樣子,薛翎櫻就覺得有些慘不忍睹。

看到君辰逸投來的無語的目光,薛翎櫻腦子在飛快的旋轉著,試圖看看能不能從裏邊找出一些適合兩個人玩的遊戲。

“十五二十會不會?”薛翎櫻眼睛一轉,突然想到在這種時代裏,路上一抓一大把的都是些秀才舉人,基本上都是些文科生,來玩理科的東西,應該很容易贏得吧!特別是看著君辰逸一副得意的樣子,自己今天非要殺一殺他的氣焰才行!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4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