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寒,你那日真的不覺得姐姐有些奇怪麽?”薛翎瑤詢問坐在自己旁邊的君若寒。

“還好!”嘴上是這樣說,可是君若寒心裏明顯就不是這樣想的。那天在薛翎櫻房間裏聞到的那種味道,怎麽想也覺得似曾相識,可是僅僅隻是這樣,卻並不知道到底在哪裏聞到過。

“你看看那天晚上明明已經那麽晚了,按照他的性子,不可能這麽晚還回去沐浴的。”薛翎瑤回憶道,那天之前去到那裏額時候,屋裏明顯是沒有人的,如果說那時候薛翎櫻就已經睡下了的話,那麽根本不可能醒那麽早。更是讓薛翎瑤感到不解的是,聽著路過的人說,那個房間裏基本就沒有亮過燈。

“似乎你對你姐姐的行蹤特別在意啊?”君若寒眯著眼,看向還在分析的薛翎瑤。這個話題他並不想多問,之前說好不再理會他的事情,現在自然也不願意多管。可是內心裏卻總有著一個疑問,就是那股無法說明的味道。

看到君若寒有些生氣,薛翎瑤也連忙岔開話題,心裏雖有不幹,不過還是隻能默默一個人咽下。

吃過晚飯,君若寒繼續回到書房裏去,而薛翎瑤則一個人再一次到了薛翎櫻的房間裏。

這一次跟之前一樣,房間裏是黑著燈的,裏邊似乎一個人都沒有。

想起上一次薛翎櫻的話,這一次薛翎瑤則走到了門口,敲了敲門,“姐姐?姐姐你在麽?”

理所當然沒有得到回複,而裏邊越是安靜薛翎瑤心裏則越是開心。這一次可不是自己雙簧,而且那個人也並沒有在房間裏好好呆著,具體到底去了哪裏,也隻有等他回來才知道了!

又等了一會,確定裏邊肯定沒有人之後,薛翎瑤這才離去。這一次再去跟君若寒反應,那肯定會成功的。

君若寒在書房裏看著兵書,可是注意力卻並沒有放在樹上,而是跟著今天薛翎瑤的話,四處飛散。

薛翎瑤姐妹兩個向來不和自己是知道的,曾經也有想過是不是薛翎瑤因為嫉妒,所以胡亂誹謗他的姐姐,可是看今天薛翎瑤的樣子,似乎薛翎櫻真的不再府裏。

之前跟他簽訂合約的時候,那人就說過自己可能不會在家裏吃飯,如果要回來都會事先說。因為想著自己怕薛翎瑤看到了兩人又開始拌嘴,所以也是同意的。隻不過不在家裏吃飯之後,到底薛翎櫻跑到了哪裏,自己卻從未得知。

正在出神,外邊突然聽到有人的腳步聲。

君若寒皺了皺眉頭,一般自己在看書的時候,最不喜歡的就是被別人打擾。而現在到底是誰竟然敢這樣大聲地往這裏過來。

朝旁邊的小斯使了使眼色,小斯立馬跑到外邊打算將人趕走。隻不過等他出去一看,展在外邊的竟然是薛翎瑤。

“側夫人!”小斯衝著薛翎瑤鞠了鞠躬,“世子現在正在看書,你這是要進去?”看著薛翎瑤的樣子,小斯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