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翎櫻從醉夢閣裏出來,被風那麽一吹,酒基本上已經醒了一半。不過因為好久沒有那麽爽快地玩耍過了,這一次還真的有那麽一絲的放縱。

任憑風吹在自己的臉上,帶去臉上多餘的熱量。

走著每天都要走過的路,薛翎櫻忍不住打了一個嗬欠。這條路自己天天都走,幾乎可以說閉著眼睛走回去應該都沒有任何的問題,不過像現在這樣子又困又累的,總覺得自己應該在醉夢閣裏呆上一個晚上,想必自己不回去一個晚上,也許也不會被比爾呢發現。

不過轉念一想,之前那天晚上自己碰到的事情,薛翎瑤對自己已經開始產生了懷疑。即便是自己不去理會他們,可是說不得他們會過來招惹自己。

如果隻是一個薛翎瑤,那麽自己大可以不理會就作罷。萬一君若寒也參與了,那麽自己的處境就危險了。畢竟人家說什麽都是世子,把自己趕回家倒是沒什麽大問題,要是從上邊要來一道聖旨,把自己怎麽怎麽樣,到時候還真的是逃出去都沒有那麽快。

為了安全起見,薛翎櫻還是決定頂著這個昏昏欲睡的身子挪回去。隻希望自己能夠安全到家,千萬別在半路上就睡過去了,那可真的就是沒有什麽救了。

腳步有些飄浮,雖然腦子有些模糊,可是這並不影響薛翎櫻的判斷。周圍漸漸靠近的聲音,讓他不由得提高了警惕。

果然,還沒走上幾步,突然一個男子出現在了他麵前。

“喲,這麽晚了小妞你怎麽還一個人在這大街上走啊!”聽著聲音就知道對方肯定不是什麽好人,而且這樣的聲線,八成就是寫強盜色狼。

要是放在平時,薛翎櫻肯定二話不說直接將人撂倒在地之後離開,順便可能還會讓他們斷子絕孫。隻不過現在薛翎櫻沒有那個能力,酒精上頭讓她反應有些吃頓。

“你們要做什麽?”咬著自己的頭,使勁讓自己清醒。怪隻怪今天的防備實在太低了,以至於多喝了幾杯,到現在一點準備也沒有。

說來也是,這一個多月以來,自己天天這樣回家,也不見有過誰會出來劫財劫色。好巧不巧,平;偏偏是現在這個時候,就讓自己碰到了。

心裏大叫自己太背,薛翎櫻正在用自己所剩無幾的注意力將周圍的人觀察清楚。希望可以從這喜人之中突圍出去。

不過薛翎櫻似乎想得太好了,這裏的人根本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麽少。這一次似乎是團體犯罪。

“美人你怎麽喝了那麽多的酒啊?怎麽覺得你走路都不穩了,讓我來付一下你把!”說著,身後的一個男人就想靠近薛翎櫻的身子,順便在她身上揩油。

“滾開!”自己赤手空拳的,薛翎櫻直接一個拳頭打過去。隻可惜身上基本沒什麽力氣,剛剛出去的手就被被人抓住楽

“嘿,看不出這個妞性子還挺烈的啊!不過我就喜歡這樣的!”一邊說著,大家似乎就要全部衝上來,將人狠狠按在牆上。

薛翎櫻不停地揮舞著自己的手腳,試圖將圍在自己周圍的人擋開。

自從薛翎櫻開始記得事情開始,似乎就從來沒有遭遇過這樣的待遇。從來也都隻有自己欺負別人,從來也不會被別人欺負,可是現在,角色似乎已經互換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45.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