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若寒冷著臉,看著外邊的月亮越來越偏,可是那個早應該回來的人,卻到現在都不見個人影。

坐在他旁邊的薛翎瑤自然能感覺的自己丈夫身上愈來愈冷的氣息,心裏愈加開心的同時,也不由得因此而吃醋。

明明在自己的麵前裝作對於自己姐姐絲毫不在意的樣子,可是在暗地裏,還是如此在意人家,即便是晚回來了,竟然也會露出如此的表情。

不過轉念想想等會薛翎櫻會受到何等的責罵,自己心裏又有些開心。

薛翎櫻還在慢慢往世子府裏走,之前的事情是沒有預料到的,因而也耽誤了不少的時間。自己這個樣子,也不知道能不能還從原本進門的那個地方翻牆回去,如果不行的話,可能今天自己隻能從正門走了。

不過如果走正門的話,那麽問題就接二連三的來了。

自己現在這個樣子,尚且不說如何解釋怎麽這個點還會在外邊,就連現在身上這個衣衫不整的樣子,肯定就會收到其他人的閑話。自己倒是不擔心,隻是這樣一來薛翎瑤肯定又要開始借題發揮了。

之前自己與君若寒簽訂的休書還在自己的身上,萬一真的遇到了那樣不講理的事情,自己至少還能有一個用來防身的東西。

就這樣想著,慢慢走回到了世子府門口。

這個時候大門口早已經關上了,隻有兩個發光的燈籠照著房子上邊的那塊扁。而周圍其實已經沒有了人,守在門兩邊的大獅子顯得特別的孤獨。

這樣的夜晚,原本還充斥在自己腦子上麵的酒精已經揮發得差不多了,現在自己的腦子也已經差不多清醒了。

而之前不知道怎麽才會想起來的從正門進去的想法立馬被他否決了。

不是薛翎櫻自己不想,隻是不想再鬧出那麽多的事情。眼看著自己的小金庫越來越多的收入,再過不了多少自己就可以出去置地,地皮永遠都是最值錢的,無論是古代還是自己原本生活哦的現代。隻要有了地方住,其他的事情還有做不帶的麽?

在正門處好好好看了看,確定還真沒有什麽可以讓自己爬牆進去的地方之後,薛翎櫻認命地往自己小院裏走去。

那條熟悉的路自己已經不知道走了多少次了,可是一想到等會還要爬上那個牆頭,薛翎櫻就有些力氣上不來。

因為沒有主人的命令,世子府裏的人都還沒有睡下,隻是把前院的燈滅了,大家都在後院等待著,今晚的主角出現。

之前大家都有蘇察覺,正妃時不時都會出去,而很晚才回回來。可是這畢竟是主子們的事情,如果沒有什麽必要還是不要參與到其中比較好。而大家都以為這件事情就會這樣過去的時候,側妃終於按耐不住了,把事情抖了出來。

與薛翎瑤不一樣,薛翎櫻待人接物都十分的和氣,不會像薛翎瑤一般動不動就發脾氣,別人多看他一下總覺得其他人在議論自己一般。

也正是因為這樣,大家對這個不怎麽管束下人,基本上事情也不會吩咐他們的正妃好感度比側妃好得多。現在大家都集中在這個地方,可是心裏都難免不為正妃忐忑著。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46.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