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的經驗告訴薛翎櫻,現在這個樣子肯定是不正常的。

四周圍安靜地一點人的氣息都沒有,若是平時,此起彼伏的呼嚕聲可是都能聽得見的,隻不過今天那熟悉的聲音,似乎突然就消失了。

房子裏邊的人知道人已經回來了,卻並沒有下令把燭火點上。

薛翎瑤想要看看,那個人在被人突然發現的時候,臉上到底會是一個什麽樣的表情。而君若寒臉上則是一臉的冰霜,聽著外邊的聲音,他自然是知道對方以什麽樣子的方式回來的。

原本還想著,如果他從正門進來,自己也許就隻是問幾句罷了,可是現在這樣的行為,根本那就不符合自己之前看到他的樣子,翻牆這樣的動作,一般熱價的小姐並不可能會做,像她那樣的,多半已經是慣犯。

薛翎櫻落地之後,已經發覺了周邊環境的不一樣,可是他並沒有出聲,在不知道狀況的時候,最好在原地帶上一陣子。

坐在牆邊,好不容易讓自己的頭腦清醒,雖然外邊是黑漆漆的一片,可是月光依舊是灑了下來,如果仔細看的話,黑暗中的那些個人是可以很清楚地看見的。

薛翎櫻慢慢站起身來,看著周圍的人,心裏有些不太對勁。不過因為喝了點酒,現在他的膽子也比之前大了許多。

緩緩從黑暗中走出來,根本看不出是一格被人圍著的樣子。

看了一眼周圍的人,問道,“這麽晚了你們不去睡覺在這裏做什麽?”

薛翎櫻的聲音,不僅僅讓周圍的人嚇了一跳,還把房間裏的兩個人也給驚動了。

按理說晚歸的人是薛翎櫻,整天不在家裏,外出拋頭露麵的也是他,而現在疑問大家的人還是他,可是那人卻絲毫沒有發現自己有問題!

聽到薛翎櫻的話,君若寒心裏是怒火衝天,眼睛裏就要快能噴出火來。

而坐在旁邊你的薛翎瑤,看了一眼君若寒的樣子,假惺惺地在旁邊安慰道,“可能是他沒見過這樣打的架勢,所以有些驚慌罷了,等他過來了好好問問他就行了!”

薛翎瑤把人按在位置上,自己從房間裏走出去,對著那個還在院子裏的人,說到:“你們還在猶豫寫什麽,還不把人給我抓起來!”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薛翎櫻一下沒反應過來,便感覺周圍的人全部朝著自己衝了過來。

“放肆,你們這是在做什麽!”突然被圍攻,外加上之前受的氣,薛翎櫻自然不可能讓自己被這個女人壓在下邊,走到薛翎瑤麵前,問道,“你在我這裏做什麽?”

薛翎瑤看著薛翎櫻的樣子,雖然有些驚訝,不過眼中帶著更多的是鄙視,“你看看你,這麽晚才回來,還變成這樣個,不成體統的樣子,要我說你什麽才好!”

薛翎櫻聞言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服,果然剛才在與強盜打架的時候,衣服已經被撕破了不少,看上去根本沒有一點世子妃的樣子。不過即便是如此,薛翎櫻依舊冷眼看著那個人。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47.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