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翎瑤坐在地上,旁邊人說的話她自然也能聽得見。

聽著那些個大膽的人說著自己的壞話,還拿自己與薛翎櫻相比,心裏更是不舒服。

“你們這些吃裏扒外的!”薛翎瑤想著這整個家業幾乎都是自己一個人在管著,而薛翎櫻倒是這樣每天晚上跑出去,而這些個下人自己平時也帶被人不爆,現在他們非但不幫助自己,反而還要胳膊肘往外拐,簡直不成體統。

掙紮著從地上想要起來,可惜手臂著實疼得厲害,手也始終沒有力氣,根本撐不了地。隻能坐在地上,眼睛狠狠瞪著旁邊的那些人,大聲喊道,“梅香呢,俯臥起來!”

梅香是薛翎瑤的貼身婢女,之前被自己支開了不在身邊,在這黑夜裏,自己根本不知道對方站在那裏。不過梅香聽到薛翎瑤的聲音,立馬從人群中出來了,而且手上還拿著一支蠟燭。

“夫人!”看到薛翎瑤坐在地上,梅香嚇了一跳,連忙把蠟燭給旁邊的人呢拿著,自己把人扶了起來。

看著有人那蠟燭來,其他人也跟著把燈給點亮。

而此時,君若寒也從房間裏走了出來。

外邊發生的一切他都聽在耳裏,而之前看著薛翎櫻的背影,總覺得似曾相識,便在房間裏好好回憶了一陣。不過心裏確是怎麽也想不起來了。

“鬧夠了沒有!”外邊鬧成一團,君若寒的腦子也有些發脹,從房間裏走出來,看著外邊亂七八糟的一大堆東西,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相公!”看到君若寒的影子,薛翎瑤立馬貼了上去,抱著自己那條被拉扯到的手臂,可憐兮兮地站在君若寒旁邊。

“沒事吧!”看和薛翎瑤的樣子,君若寒有些心疼。無論怎麽說這個女人都不應該這麽野蠻,而且明明錯就在他,還能如此驕橫的,可能也隻有薛翎櫻一個人了、

“妾身沒事!”薛翎瑤的眼淚在眼眶裏打滾,似乎隻要再多說一句話就會立馬掉下來,“就是受特別的疼!”揉著自己的手,遞到君若寒眼前。

看著那條已經開始發紅的手,君若寒的眼神暗了暗。

“回房休息著!” 拉著薛翎瑤的手,直接進了薛翎櫻的房間裏,而那個人根本沒有理睬站在旁邊的薛翎櫻。

薛翎櫻看著兩人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這是自己的屋子,什麽時候可以讓他們兩個人隨意進出了!

跟在他們身後,黑著臉走進房子裏。而周圍剩下的人,則在管家的號令下,全部散了,隻留下幾人等待著王爺的吩咐。

“怎麽樣,疼不疼?”看著發紅的手肘,君若寒有些可憐滴看著薛翎瑤,一邊問這一邊在她手臂上輕輕地按著。

“疼!哎喲!”不知道是按到了何處,立馬得到薛翎瑤的一聲呻吟。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4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