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自己把對方的臉打出了一個大印子,薛翎櫻是一點自責也不會有的。自己這頂多就屬於正當防衛,而且事出有因,當時明明把自己惹火的人是她而不是自己。

“你好大的膽子,當著我的麵也敢打人!”君若寒把薛翎瑤扶到位置上做好,站在薛翎櫻麵前低頭看著他。

“那又如何,之前他先這樣對我的你沒眼看?”仰頭對上君若寒的眼睛,絲毫沒有一點點害怕。

這個女人與之前那個根本就不一樣,軟硬不吃的樣子看的讓君若寒感到心煩。

“你今天出去見誰了?”君若寒問道,這麽晚才回來,肯定是和誰一起出去了。不問個明白今天這一趟就沒有什麽意義了。

“為什麽要告訴你?”薛翎櫻反問道,“你可別忘了,現在我們什麽關係都沒有。”

“可以在外人看來,你還是我的世子妃!”君若寒冷冷的道,“你最好快點告訴我,不然之後會發生什麽我可不能保證。”聲音不大,可是聽在而立卻讓人有一種心寒的感覺。

薛翎櫻看著站在自己麵前的人,當年這個孩子怎麽會對這麽一個人喜歡到這麽一個地步呢,明明對方對自己一點感情都米有。

“你最好快點說,不然你可死定了!”薛翎瑤坐在一邊,可是聲音分貝一點不減,對著薛翎櫻像是對方簽了自己很多錢一般。

薛翎櫻依舊不出口,對他們在自己房間裏的情況一點也不在意,直接走進去開始準備做自己的事情。

而君若寒可不是那麽好敷衍的,看著那人死活不肯說出今天去見的人,心裏大概已經有底了。那人肯定對薛翎櫻來說十分的重要,不然她不可能那麽不識好歹,到現在還不肯把人說出來。

“看來你還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薛翎櫻毫無反應的狀態讓君若寒氣的火氣直往上冒,狠狠在桌子上變一拍,隻見一群人從外邊衝了進來。

“你想做什麽!”薛翎櫻看著那些簇擁而入的人,心裏不由得有些發慌。如果是放在之前,這些人恩本就不算是什麽,自己隻要略施拳腳就可以把他們打趴下,可是現在不一樣了,自己之前忙活了那麽久,而且之前還喝了酒,這些平時看上去沒有什麽任務現在對於薛翎櫻來說,可就是難上加難了。

“把他給我關起來!”君若寒一聲令下,其他人立馬為了過來,絲毫不顧薛翎櫻的掙紮,直接將人架了起來。

那些人拉著薛翎櫻,從君若寒麵前走過。

“你最好記住你現在所做的,有一天我會讓你後悔的!”薛翎櫻惡狠狠地看著麵前這個人,可是他的眼神對方並沒有當回事。

“關起來,直到他把今天去見的人說出來,不然不給吃飯不給喝水!”君若寒看著薛翎櫻,臉上露出一絲的微笑,她就不相信這個人有那麽嘴硬,在這樣的酷刑之下,他肯定要交代清楚今天的去向。

雖然現在君若寒還沒有想起來這個人到底與誰相似,可是他心裏相信,如果知道了薛翎櫻今天去見到的人,也許自己的迷也會水落石出的。

薛翎櫻被拉出去的一瞬間,還在惡狠狠看著君若寒,而薛翎櫻臉上掛著的那一絲微笑,卻讓君若寒心裏有那麽一絲的冰冷。總覺得這個女人不會那麽容易就會把事情的經過全部說出來,也許還會有些許的波折。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4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