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對方那麽乖的答應了自己,君辰逸心裏很是受用,之前的不舒服現在也都統統不見了。

“你過來給我解釋解釋。”薛翎櫻從**做起來,其他的侍女在太醫出去之後,已經幫忙把床簾再一次掛了一起來。

君辰逸心情正好,聽到薛翎櫻的話,也沒有在意對方啊的不禮貌,直接走了過去,“怎麽了?”

“剛才太醫是不是叫我王妃?這是怎麽回事?”薛翎櫻眼睛眯成了一條線,看著麵前的君辰逸。

太醫並沒有看到自己的樣子,所以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就是君若寒的正妃。而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還叫自己王妃,那麽很有可能就是君辰逸搞的鬼。

“為了你的安全起見,我對外宣稱你是我的王妃。”君辰逸似乎早已經料到對方會問著問題,回答的時候眼睛都沒有眨過一下。

看著君辰逸這個樣子,薛翎櫻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自己是個什麽人薛翎櫻很是清楚。對方身為王爺,這樣雖然可以保證自己的安全,可是隻要自己一出了這個門,被君若寒看到的話,那麽後果將會是不堪設想的。雖然自己與君若寒已經解除了婚約,可是外邊的人還不知道。而現在自己還是這樣不明不白的身份,被任何一個知情的人知道了,肯定都會給君辰逸帶來不好的影響。

“這樣你的名聲會被我弄壞的。”薛翎櫻雖然對君辰逸的做法十分的感激,可是這樣的庇護自己受不起。不說兩人關係一般,兩人在醉夢閣相識,無論是何人問起,肯定都會讓人感到尷尬。

聽到薛翎櫻的話,君辰逸愣了一下。名聲這個東西其實自己並不在乎,其實有何沒有並麽有太多的差別。

“無所謂,名聲這樣的身外之物,我從來就沒有在乎過。”君辰逸這樣說著,其實也並非是假話。

能夠頂著自己的大名直接出入青樓的人,怎麽可能會把名聲當做一回事呢?

可是盡管是如此,薛翎櫻斷不可以因為這樣而擺脫人家。畢竟如果真的有什麽不好的事情發生,第一個受到別人鄙視的,是君辰逸而不是自己。

“你畢竟是王爺……”王爺的作為關乎皇室的名聲,一個人壓就罷了,如果是整個家族因為自己而受到別人的不待見,那時候自己可就真的是千古罪人了。

“你就那麽在乎我的名聲麽?”聽到薛翎櫻這樣無數次的拒絕,君辰逸有些不耐煩。自己都不在意的事情,那人卻絲毫不領情,似乎根本不想做自己的王妃。即使自己知道這些都不是真的,可是聽到對方的拒絕還是心理不舒服。

“我……”薛翎櫻不知道該怎麽回答,很在意麽,似乎也並不是這回事。

沒有得到薛翎櫻的回複,君辰逸冷冷地看了那人一眼,“放心,這隻是報恩而已,等你安全了,我會讓這個稱呼消失的。”說完也不管薛翎櫻想要辯解的樣子,直接離開了薛翎櫻的房間。

看著君辰逸離開,薛翎櫻心裏也不知道是個什麽感覺。特別是在聽到對方說隻是報恩的時候,心裏卻忍不住抽了一下。也許自己也並沒有字及想象中的那麽不在意吧。

安王爺接了一個女子回家,並且讓他做了安王妃!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5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