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辰逸回到家裏,聽到的便是薛翎櫻一個人呆在房間裏沒出來的消息。

外邊已經傳的紛紛揚揚了,君辰逸不用想也知道那人到底在難過著寫什麽。

走到薛翎櫻房門前,敲了敲門。

“請進。”薛翎櫻的聲音依舊如常,並沒有感覺到有些許的傷感。

君辰逸走進門,看著薛翎櫻正對著自己包袱裏的一個小物件發呆。抬頭看到是君辰逸,這才反應過來從位置上站了起來。

“王爺這麽晚來,有什麽事麽?”自從之前兩人的不歡而散,這幾天君辰逸都沒怎麽過來,今天突然來了,讓他有些不太適應。

“你知道了?”君辰逸在薛翎櫻旁邊坐了下來,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恩。”薛翎櫻點了點頭。

“這是必然結局,隻是沒想到那麽快罷了。”君辰逸看著薛翎櫻的樣子,有些擔心她會傷心過度。

“恩,我知道。”薛翎櫻抬起頭,臉上帶著一絲笑意,望向君辰逸,“王爺這一次過來,該不會是隻是安慰我的吧!”

意圖被看穿了,君辰逸假借喝水擋住了自己有些泛紅的臉龐。

“皇兄想要見見你,明天跟我進宮吧。”

薛翎櫻聽到這個消息愣了一下,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有那麽一天會見到皇上。

“為何突然要進去?”這種見領導人的事情,想想都會覺得慌張,如果沒有什麽必要,薛翎櫻一點也不想去。

“他們想看看安王妃的樣子。”君辰逸說得輕鬆,似乎跟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

薛翎櫻愣了愣,有些怨念地看著君辰逸。

都是他,要不是他亂傳出去,自己也不用冒著生命危險去那這地方。

俗話說得好,伴君如伴虎,雖然自己不需要伴,可是殿前失儀也不會是一件小事。如果是原來身體裏的那個人可能還不擔心,換成了自己可就難辦了。什麽禮儀都沒有學過,到時候除了出醜還真不知道還能變成什麽樣子。

“可以不去麽?”薛翎櫻可憐兮兮地看著君辰逸,說自己生病一直沒好不行麽,讓自己做那麽可怕的事情,總覺得下一秒自己就會被皇上處死。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55.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