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了兩人的認可,接下來也沒有什麽太多的事情了。君辰逸畢竟不是小孩子,有些事情能自己決定了一般都不會有什麽問題。

而君辰風也對自己這個弟弟特別的放心,既然看上了,那就看上了吧!

再一次擺過皇上之後,薛翎櫻的手被君辰逸拉著,往外走出了禦書房。

從禦書房裏出來,薛翎櫻終於鬆了一餓口氣。天知道自己剛才在李白,大氣不敢亂穿衣口,就生怕自己做錯了什麽事情被人電擊傷了。

看著立馬回複成以前那樣的薛翎櫻,君辰逸非但沒有嫌棄,反倒是有些開心。

這樣的薛翎櫻才是最自然的他,雖然這一身衣服好看,而且也把那人襯托得特別的帥氣,可是在君辰逸的心裏,總覺得有那麽一些地方不太對勁的。

等從裏邊走出來之後,這個問題終於被君辰逸發現了。

在裏邊再怎麽好,都帶著薛翎櫻偽裝的成分,可是從裏邊出來了,原本性格是怎麽樣就是怎麽樣的人又回來了。

還記得當年自己第一次碰這個女人的時候,就是為他這種不羈的行為所欽佩,也就產生了想去跟他說話的想法。

往外走著離禦書房越來越遠了,看著周圍隻剩下自己和旁邊的君辰逸以及之前那個侍女之後,癟了許久的薛翎櫻終於可以開口說話了。

“我的天啊,剛才差點沒嚇死我!”一直規規矩矩的樣子,讓薛翎櫻身上有些發疼。

看著那人用手捶著腰,君辰逸笑了笑,問道,“坐下來休息休息吧!”這裏是內院和外院的分界線,一般情況下出了些王子,基本上不會有人過來。

薛翎櫻炸了眨眼,原本還想著問問能不能休息休息,看來那人似乎早就已經看透自己了。當下也不做作,直接就坐在了長廊旁邊的扶手上。

也隻有這個時候,薛翎櫻才有時間好好看看周圍的風景。這裏可是皇宮啊,有些人一輩子想進來都進不來,自己倒是好,進來了一趟結果什麽都沒有瞧見。

看見薛翎櫻對周圍的景色很感興趣,君辰逸也不急著走,就坐在旁邊,時不時回答一下薛翎櫻提出來的問題。

這個地方其實自己小時候已經不知道走過多少次了,每一次上完學,自己的父皇都會讓自己過來好好背書抽查,還記得那個時候,自己最害怕的就是走著二條路,生怕因為自己背書背不出來被父皇責怪。

那時候自己所有的哥哥都已經出府了,也隻剩下自己一個人和太子兩人在宮裏。而跟自己上學的,基本上都是些王孫貴族的孩子,自己也懶得認識他們,雖然有人來巴結自己,可是君辰逸一個也沒有看上眼的,基本上都是自己玩自己的。

可是這樣的日子不長,君辰逸記得,自己上學沒多久之後,自己的父皇就駕崩了,而那時候此處一片的混亂 ,自己的母妃帶著自己在自己的寢宮裏沒有出去,等再一次他出門的時候,皇帝已經換人了。

不過即便如此,自己與太子的關係依舊是挺好的,畢竟自己那時候還小,對這些事情都不太了解。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5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