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隻是覺得君若寒不要臉,卻沒想到那人竟然會伸手想要打自己。

薛翎櫻已經做好把衣袖撈起來跟他好好打一架的準備,可是就在自己準備行動的時候,一隻手攔在了兩人之間。

君辰逸皺著眉頭看著這兩個人,還真是,也不看清楚這裏到底是個什麽地方,就開始想要打起來,這樣子也不知道會被多少人看去,之後可真的就是有自己的事情了。

受起心裏的不滿,深吸了一口氣,薛翎櫻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宣王世子,不是我說你,你的記性似乎真的不太好!”一邊說著,薛翎櫻從懷裏拿出一張紙,雖然已經被薛翎櫻折了又折,可是君若寒還是一眼就看出了那是個什麽東西。

自己當年怎麽就會聽著她說的,給他寫著一封休書呢!君若寒心裏悔恨著,可是臉上卻絲毫沒有改變。

反正隻是一張紙,把它撕了一切也就萬事大吉了!心裏這麽想著,君若寒忍不住歐樂購嘴角。

而這樣的動作卻被剩下兩人看在眼裏,一眼就看破對方想要做什麽的薛翎櫻,將紙條放回自己懷中,並不在拿出來。

“我覺得有些東西還是需要其他人來決斷會比較好一些!”君辰逸站在這裏這人都是那麽的囂張,那麽現在也隻剩下一個人,可是讓君若寒乖乖滴離開。

眼睛轉了轉,臉上露出了些許的微笑。

湊到君辰逸耳旁,悄悄滴說到,“去麵見皇上,一切就都結束了。”

原本君辰逸也是如此打算的,聽到薛翎櫻這樣主動的說,臉上忍不住掛起一絲微笑。

“若寒你們既然都說不清楚,不如我麽那就找一個公正的人,把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說個透,你覺得怎樣?”

聽到君辰逸的話,君若寒點了點頭,現在自己被這個皇叔壓著,等到了那裏,自己把事情都說出來,還不知道皇帝到底偏袒誰呢!“好,我也正有著意思!”

一行人再一次回頭,氣勢洶洶朝著禦書房裏走去。

君辰風將太後送走之後,自己一個人在禦書房裏好好批閱奏折,最近大事沒有,可是小事卻有著一大推。

“皇上,安王爺,宣王世子,安王妃求見!”身邊的公公向君辰風稟告,這幾個人的名字卻讓君辰風皺了皺麽頭。

“這不是剛走麽,怎麽又出什麽事了?”將人選了進來,看著前麵站著的幾個人,君辰風感覺其中肯定有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剛看到皇上,君若寒第一個跪下神來。

“這是怎麽回事?”君辰風皺著眉頭,看著跪在自己麵前的侄子。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5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