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翎櫻的腦袋一片空白,糊裏糊塗的任由君辰逸重重的一吻之後放開了自己。

“你不是在皇上麵前說,為什麽還要?”薛翎櫻靜靜的問道,這女人呀平時再是聰明,一旦鑽進了死胡同,就是幾頭牛也拉不出來。

君辰逸也是無奈,這薛翎櫻居然也有這麽傻的時候:“我要是不這麽說,你以為皇上會同意賜婚麽?”

君辰逸也不再多說了,隻是靜靜的摟著薛翎櫻,任由薛翎櫻在那裏走神,自己閉著眼睛養神。

馬車中安靜的出奇,隻有那車軲轆移動的聲音傳來。可是對薛翎櫻來說,不知道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對薛翎櫻來說,原本自己是個死人了,要不是穿越了,那麽自己很可能就那麽死了。

來到這個時代之後,一開始麵對的就是君若寒這樣的男人,讓薛翎櫻根本就對這裏的男子不抱什麽希望。剛才君辰逸對皇上說的那幾句話,以平時的薛翎櫻早就可以分辨出,這是說給皇上聽得,隻是想要讓皇上覺得薛翎櫻這樣一個商女,就算空有萬貫家產,可是比起朝中那些有權有事的女人,身份總是低了。

再加上嫁過君若寒這樣一個男人,比起那些清白的官宦人家的女子,都是不夠看的。君辰逸願意娶薛翎櫻,隻怕是受了薛翎瑤的迷惑罷了吧。

對於君王來說,既然是這樣一個女子,你安王想娶,對自己的帝位也沒有什麽影響的話,他自然是樂見其成的。

那麽現在呢,自己應該配合,還是應該保持距離呢?薛翎櫻突然有些迷茫了,那君若寒是宣王世子,而君辰逸是安王,其實他們都是皇家子弟,薛翎櫻看的出來,君若寒是有野心的,可是這君辰逸隻怕更不簡單。

這一路上,薛翎櫻都是安安靜靜的,等下了馬車之後,居然發現君辰逸帶著自己來到了七寶齋的門口。

雖說薛翎櫻來到這個時代沒有多久,可是記憶中卻是對這七寶齋有記憶的。這座七寶齋裏的東西大多名貴,更難能可貴的是裏麵的東西基本上都隻有一件,這就可以避免大價錢買了一件首飾之後,出門卻發現與別人所佩戴的東西是一樣的尷尬了。

這七寶齋好是好,可是裏麵的東西卻是不便宜呀,城中的女子能擁有一二件便是值得炫耀的事情了,在嫁給君若寒之後,是根本不會買給薛翎櫻的,可是他對一隻都抱有好感的薛翎瑤也是買來送給過薛翎瑤的。

若是以薛翎瑤的性格,要是君若寒買了這樣的東西送給她,她是絕對會開心的在薛翎櫻麵前炫耀一番的,可是沒有。

可能君若寒也不是小氣錢財罷了,隻是以他的高傲,他根本就沒有想到這一層罷了吧。對他來說,女子應該圍著他轉,等待他的疼愛而已,而他對她們的疼愛,舊識天大的恩賜,所以自傲入他自然是不會想著給女子買首飾,來討得女子的歡心了。

走進了七寶齋的大門,店裏的夥計很有眼力見的上前招呼起這二個人。一看君辰逸與薛翎櫻的氣度就知道非富即貴,身上的穿著打扮更是不凡,這樣的人進來,不怕東西貴就怕東西如不了他們的眼。

薛翎櫻在一樓看了下,東西倒是好東西,隻是對薛翎櫻來說,是有些普通了。

那夥計間的人也是多了,自然是知道薛翎櫻並沒有放在眼裏,便是熱情的招呼道:“一樓的東西想來是不入二位的眼了,不如上樓去二樓看看吧。二樓的東西可比這的討人喜歡多了。”

薛翎櫻一時倒沒有開口,在薛翎櫻的意識裏,在男人的內力範圍之內,男子給即將成為妻子的女子買東西是應該的,隻是現在薛翎櫻倒是有些不明白君辰逸到底是怎麽想的,更不明白自己是怎麽想的,所以對這個買東西也沒有太大的熱情。

薛翎櫻沒有表態,君辰逸倒是點了點頭,拉著薛翎櫻上了二樓。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6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