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翎櫻隻覺得心中說不出的惆悵,原來自己對君辰逸早就已經動了心了,隻是一開始想著自己並不是這個時代的人,總是不願意想跟任何男子有什麽感情上的關係,或者是因為在見識過君若寒如此的男人之後,對這裏的男子也是不抱希望的。

薛翎櫻也曾經想過,老天能給她重活一次的機會,那麽自己就好好珍惜,不管以後的路會有多麽的難走,自己都要好好的活下去,君若寒這樣的男子不值得托付一生,那麽自己一個人生活,也未嚐不是個好的選擇。

隻是一次次的接觸之後,君辰逸已經存在在了自己的心裏,薛翎櫻忘不了,也不願意忘記,對這個男人,自己是真的動了心,所以無論如何,自己若是跟君若寒的侄子發生了關係,在這個有著現代觀念的自己看來,若是再跟君辰逸還有什麽關係,那真的是太惡心了。

隻是現在又有什麽辦法呢,若是自己可以動,有反應的能力,那麽自己一定是可以脫險的,可是現在自己居然動不了,難道自己就隻能任由君若寒為所欲為麽?

不要,薛翎櫻不願意,更是不可以!

猛地睜開了眼睛,立刻鎖定了房中的目標,直直的盯著眼前的君若寒。

現在的房中就隻有君若寒與薛翎櫻二個人,君若寒原本在打發了手下人之後,剛剛坐在薛翎櫻的床前,看著昏迷不醒的女子,那緊緊皺在一起的眉頭,不知為何也讓君若寒心中一緊,情不自禁的想要用手撫平那眉頭,不想這個時候,薛翎櫻居然醒了。

麵對薛翎櫻直視自己的目光,君若寒沒來由的一陣心虛,不由把手縮了回來,直視看著眼前的女子,卻沒有了下一步的行動。

“世子倒是越發的厲害,居然連光天化日之下,強搶良家女子的事情都做的出來了。”薛翎櫻能睜開眼睛,那就表示,自己已經慢慢地恢複起來了。

這個藥再是無色無味,隻是總是會有一絲異樣,為了安全期間來說,自然是盡可能的少用一些才是,現在自己能睜開眼睛了,那麽久表示隻要自己再堅持一段時間,自己就慢慢恢複了,那麽現在最要緊的便是穩定眼前這個君若寒情緒了。

隻是薛翎櫻這句話並沒有轉移君若寒的思緒,反倒是昂君若寒的臉色一變,直接站起身來道:“你算什麽涼家婦女?你不要忘了你是青樓的花魁,隻要我想要,我就可以要了你。”

君若寒這幾句話倒是讓薛翎櫻笑了起來,而且這笑意中更是包含了無盡的嘲笑,這個君若寒該不是有毛病了吧,以前的薛翎櫻身為他的妻子,他卻是連正眼懶得施舍給她,但是一旦薛翎櫻成為了別人的惡女人,君若寒就這麽眼巴巴的想要把人留在身邊,這不是自己給找麻煩又是什麽?

這在現代就是二個字:犯賤。

薛翎櫻原本還想拖著君若寒,隻要多耗一點時間,自己就可以有自保的能力了,就算不能離開這裏,起碼能保住自己不被君若寒輕易占了便宜去,隻是現在的君若寒目光中的冷意,倒是讓薛翎櫻有些看不懂了。

他是真的隻是想出口氣,還是對薛翎櫻有了不舍呢?若隻是不甘心,想要報複薛翎櫻給他難堪,難麽現在他便是可以動手了,可是這君若寒卻是沒有,隻是這麽看著,這比起以前單純看薛翎櫻不順眼的君若寒,更是讓薛翎櫻看不懂了。

見薛翎櫻眼中的不解,君若寒隻覺得心中憋悶,以前的薛翎櫻可是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眼巴巴的等著自己去看她一眼,這好不容易遇上了,便是想盡辦法的投自己的喜好,可是現在的薛翎櫻卻是變成了這樣。

不僅對自己沒有一點好臉色看,就是看到自己,也是一副惡心的樣子。

也不知道是從什麽時候開始的,自己以前真的是太疏忽薛翎櫻這個女人了,直到發現她連正眼都不願意看自己,不再溫語體貼,反倒是對誰都言辭犀利起來。在以前發現自己與薛翎瑤有關係之後,她居然氣的去自殺,可是就是在這之後,自己提出要將薛翎瑤納為側室的時候,她居然是客氣的答應了。

對,就是在她自殺之後,整個人都變了,變的自己都好像從來沒有認識這個女人一般,變的那樣的注目,讓自己再也移不開目光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65.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