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這個身體原本的感情,現在的薛翎櫻也感受到了身體裏的憤怒,可憐以前的薛翎櫻什麽都沒有做錯,就算性格有些軟弱,也不應該得到君若寒如此的對待。

不僅是為了自己,就算是為了以前的薛翎櫻,自己都覺得這個君若寒不配,他不配得到一個女子真心的愛意。

“你當真這麽看我麽?我當初的確是對你不好,隻是我也沒想過要你的命呀,我以前的確是不喜歡你,甚至討厭你,可是我…”君若寒也不知道該說什麽,在他女子就是個討好自己的存在。

君若寒生在皇家,有這富貴的出身,更難得是他的外貌氣度,都是一等一的,身邊的女子也都是想著討好自己,隻要能能到一絲的關注,那便是她們的福氣了,隻是沒想到的是,這個自己一直都看不上的薛翎櫻,現在居然如此的討厭自己。

君若寒真是不明白,到底是什麽才會讓薛翎櫻有了這麽大的變化,難道真的是因為薛翎瑤麽?

“若是你真的不喜歡,我可以休了薛翎瑤,隻要你願意…”君若寒現在所說的真的是發自內心的,對薛翎瑤是有感情的,隻是像薛翎瑤這樣柔情似水的女子多的是,可是薛翎櫻卻是不同,能這樣吸引自己目光的女子,以前沒有過,隻怕以後也是沒有的。

原本以為在自己這麽說了之後,就算薛翎櫻沒有立刻答應,起碼還是會考慮一下,隻是不想眼前的薛翎櫻依舊是一臉的不屑,在聽了這句話之後,仿佛是更加的厭惡自己了。

“世子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呀,原本還以為你對薛翎櫻隻是厭惡罷了,對薛翎瑤到底是有幾分真心的,不想卻可以這樣的說不要就不要。我倒是奇怪了,以前在我麵前與薛翎瑤如此的親熱,是真的喜歡薛翎瑤呢,還是因為想要逼死薛翎櫻之後,你可以從薛家得到更多的好處。隻是現在看來,世子眼中更本就沒有情義,你的眼中隻有權勢,你看中薛翎櫻也好,看中薛翎瑤也好,不過都是為了薛家的產業罷了。”

“不是的,薛翎櫻,你…”君若寒還想解釋,隻是看到眼前的薛翎櫻,顯然是並不想要聽他的解釋了,這讓君若寒又是一陣的氣悶。

從來都沒想過在女人麵前解釋什麽,可是現在自己倒是想要解釋呀,可是這個不知好歹的女人,卻是這樣的態度。

一向自傲的君若寒哪裏受到過女子這樣的待遇,現在被薛翎櫻這樣的不待見,真的是奇恥大辱呀!

“好!好的很呀!薛翎櫻我倒是小看你了,我就算對薛家的產業有圖謀又怎麽樣,我是為了薛家的產業娶的你,又怎麽樣,起碼我敢作敢當。薛平雖然給了我不少的好處,可是我宣王世子的身份,也給了他不少的方便,現在你勾搭上安王君辰逸了,以為他的身份可以壓著我,所以你就不要臉的貼過去了是不是?我告訴你,們都沒有!”

真是可笑,居然還倒打一耙?這君若寒還真不是一般的不要臉。雖然與薛平解除的時間不長,隻是記憶腫的薛平都是幾位的疼愛薛翎櫻的,就算之後有了薛翎瑤,薛平作為父親,還是偏疼薛翎櫻的。

薛平沒有兒子,最疼的就是薛翎櫻這個女兒,那麽薛翎櫻的女婿,自然是盡可能的提供幫助了,隻是可笑這在君若寒的眼中,父親為女婿,女兒的付出,居然成了等價交換。

可憐若是薛平知道他全心全意照顧的女婿,居然是這麽看待他的,更是害死了他最疼愛的女兒,也不知道薛平能不能承受的住。

“君若寒,你當真是不要臉,拿著薛家的產業為你鋪路,可是你不但不知道感恩,對薛翎櫻冷漠無情,居然還勾引薛翎瑤,你知道你有多麽無恥麽?真是跟你說一句話都覺得惡心。”薛翎櫻也是不願意在有君若寒多說了,這樣的男人,真是不知道他的腦子是怎麽想的,自己根本就無法跟上這種人的思路呀。

因著對君若寒的憤怒,薛翎櫻也是感覺到了自己的手可以動了,隻要再忍耐一會,自己便可以恢複行動了,那麽對這個君若寒也必要再怕了。

眼見這薛翎櫻別過頭去,不再想要搭理自己,君若寒是真的被薛翎櫻惹急了,他可以忍受薛翎櫻想要離開自己,可以忍受薛翎櫻對自己的厭惡,可是麵對薛翎櫻對自己如此的冷漠,那就是表示,薛翎櫻連討厭自己都懶得了。

君若寒一把抓住薛翎櫻的雙肩,用力的搖晃了幾下道:“你就當真這樣的討厭我麽?你以為我喜歡你,我不過是看在薛家的產業,擔心薛平那老頭子以後幫著君辰逸,不幫著我,我才會把你抓回來的。我告訴你,我就算得不到你,就算弄死了你,也不便宜君辰逸!你就算死了,不讓你成為君辰逸的人!”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66.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