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君若寒可說是進退二難了,眼前的女人自己舍不得下狠手,也沒有這個臉麵去下狠手,隻要自己出去叫上幾個人,就算薛翎櫻有些本事,麵對這麽多人,總是應付不過來的,可是自己卻是沒有這個臉麵出去叫人呀。

剛才還迷迷糊糊的這麽一個大美人進了自己的房間,現在自己跑出去叫人,說是自己對付不了,要請人幫忙,那麽那些人就算明麵上不說,隻怕私底下會笑死自己的無能了。

偏偏自己出去說薛翎櫻本事超凡,別說手底下的那些人不相信,就連自己都有些不相信,明明以前被自己欺壓的隻會哭的女人,怎麽可能打得過自己呀?

這出去叫人,君若寒是實在撇不開這個臉的,隻是自己現在又是打不過薛翎櫻,難道要任由薛翎櫻在自己麵前張狂麽?

君若寒隻覺得憋屈,也沒有這個本事去跟薛翎櫻過不去,就這麽放了薛翎櫻的話,心裏就隻能更憋屈了,一時也不知道該拿眼前的女子怎麽辦,隻是坐在地上眼睜睜的盯著,卻又不知道應該撲過去,還是應該甩門而去。

“世子殿下,我知道你娶了我是為了我們薛家的產業,不管怎麽樣,你心裏隻怕更喜歡妹妹薛翎瑤了。既然如此,不如就跟薛翎瑤好好在一起就是了,雖說我是嫡女,父親比較鍾愛我一些,隻是到底薛翎瑤也是我們薛家的女兒,父親對你依舊會好好的相助與你的。現在皇上已經給我與安王賜了婚,就算我出了什麽事,隻怕我的屍體也會送到安王府去的,就算一時查不到是你下的手,隻是明眼人心裏都是有數的,若是父親知道你跟我們過不去,隻怕父親不但不會像以前一樣支持你,更會不惜代價的與你作對了。”

薛翎櫻慢悠悠的說著,隻是語調清楚,沒有絲毫的慌亂,在踢了君若寒這二腳之後,人也是慢慢的清醒了,自己能做的也不過是打他一頓罷了,事情鬧到了今天這樣的地步,人總是要麵對事實的。

若是以前的薛翎櫻堅強一些,熬了下來,隻怕自己也不能穿越到這個時代來了,君若寒雖然可惡,可是這個時代有多少男子都是這樣的,自己離著遠遠的就是了,真要較真起來,隻會跟自己過不去。

自己已經出了口氣,那麽現在最要緊的便是離開這裏,君若寒這個人最看重的隻會是權勢,就算是他喜歡的女子,對他來說,也不過是錦上添花罷了,永遠是無法與他對權勢的欲,望相比的。

君若寒若有所思,的確,這薛翎櫻所說的是對的,皇上已經下了聖旨,就算自己現在對薛翎櫻怎麽樣,薛翎櫻還是會成為君辰逸的妃子,反倒是薛翎櫻出了事之後,薛平為了安撫君辰逸,隻怕會更加的支持他了。

那麽自己所做的一切就都白費了,君若寒一開始想要劫持薛翎櫻,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擔心在薛翎櫻嫁給君辰逸之後,便不會再像以前一樣在經濟上支持君若寒了,隻是自己現在就算得到了薛翎櫻,隻怕薛翎櫻隻會更加的厭恨自己,到那時候,隻會把薛平推到君辰逸身邊。

心裏也明白薛翎櫻說的是事實,現在放了薛翎櫻的話,對大家都有好處,隻是心中始終是不甘心呀,眼前這個女子原本是自己的,薛平所有的一切也都應該用在支持自己的身上,可是現在薛翎櫻卻要成了安王妃了,就算自己身邊還有薛翎瑤,隻是以薛平對薛翎櫻的重視,以後對安王,也會遠遠的在自己之上。

想到原本屬於自己的東西,都要屬於君辰逸,君若寒不甘心,所有的一切都應該是屬於自己的,薛翎櫻是自己,薛平的全力支持也應該是屬於自己的。

“你不用想我放你出去了,就算你說的都對又怎麽樣,要是君辰逸一直找不到你,那麽你們的婚事也就不了了之了,到時候就算我娶不了你,你也休想嫁給君辰逸了,到了那時候薛平隻會求著對你好一點,就算你做一個外室,你也隻能認了。”君若寒拂袖而去,隻留下還有些行動不便的薛翎櫻。

薛翎櫻苦笑,看來這君若寒是怎麽都不肯放過自己了,寧可大家一起跟著倒黴,也不會放任自己跟在君辰逸身邊。

雖然自己與君辰逸到底是怎麽回事,自己也有些搞不清楚,自己對君辰逸的確是有了好感,君辰逸倒是一再的幫著自己,隻是自己也莫不清楚他到底是怎麽想的,是對自己也有了感覺,還是像君若寒一般,是看中了薛家的的錢財可以助他一臂之力。

隻是不管君辰逸到底是怎麽想的,這君若寒早就已經認定了自己與君辰逸是一對了,以他的心性就算自己什麽也得不到,也不能讓君辰逸占了便宜,更不能讓自己稱心如意。

薛翎櫻無奈,這君若寒到底是想跟自己過不去,還是想跟君辰逸過不去呢,不過不管他是怎麽想的,想要君若寒放過自己已經是不可能的了,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靠自己出去了。

好在自己的手腳都已經有了直覺,雖說行動不如以前那樣自如了,隻要再給自己一點時間,自己一定能恢複過來,現在能做的也隻有等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67.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