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翎櫻就這麽莫名其妙的不見了,守在門口的二人心中擔憂,隻是另一個人很快反應了過來,咬著牙說道:“還能怎麽辦,快過去追呀,想她一個女人也跑不過,馬上追回來,我們也就沒事了。要是真的從我們手裏跑了,隻有早點通知守在各處的人,隻要能找回來,我們的處罰也輕一點。”

現在也隻能這麽辦了,二人忙是向著窗口對這的那條路追過去。

隻感覺二人的腳步聲遠離,原本靜靜的房間裏,一個櫃子打開,從裏麵鑽出來一個掛著笑意的清麗女子,正是二人以為已經跑了的薛翎櫻。

薛翎櫻聳了聳肩,難道真的這麽容易麽,雖然不知道出口在哪裏,但是他們往那邊追了過去,那麽反方向的守衛便會鬆懈一些,自己就從門口出去就是了。

這座在郊區的小宅子忙亂了起來,薛翎櫻卻是正大光明的從房門口往外走去。這一路上走過去,也不敢走正路,盡可能往可以遮掩的地方走去,若是看到前方有人,仗著前世學過的防衛術,薛翎櫻總是能想辦法把人打暈,或者想辦法繞過去。

好在對麵的方向已經吸引了不少人過去,這條路上倒是想對好對付一些,通過了各處的關口,眼看已是靠著牆壁了,隻要能找到出口,就可以離開這座宅子了。

沿著牆壁,往前走著,已是看到了偏院的一個出口,隻是這個門口卻不像別的關口那麽好應付,這個門口圍著不少的人,看樣子起碼也有十來個人。

薛翎櫻不由苦笑,這君若寒還真的看得起自己,每個門口都守著這樣多的人,自己想要逃出去也是不容易的了。再加上自己對這個宅子的地形也是不熟悉,想要直接從這門口逃出去,是真的不容易。

隻是到了現在這步也是在的不容易呀,若是直接從門口出去不方便的話,那麽從別的地方試試呢?

薛翎櫻剛想離開這個門口,背後卻傳來一個聲音道:“我還真是小看了你,沒想到你居然能跑到這裏!”

君若寒!薛翎櫻無奈,沒想到自己跑到這裏,居然功虧一簣,隻要翻過了這麵牆,自己就可以離開這裏了,不想居然在這裏被抓到了。

“我也是沒想到,自己居然被世子發現了。既然被世子發現了,我也無話可說。我繼續去那房間裏待著就是了。”薛翎櫻無所謂的聳了聳肩,既然自己能從那房間裏逃出來第一次,總有辦法逃出來第二次的,這次失敗了不要緊,總還有別的辦法。

君若寒真是氣的快要瘋了,原本自己還沒有想好要怎麽處置薛翎櫻,居然就這麽讓她給跑出來了,這薛翎櫻到底是怎麽回事,看起來依舊是那個柔柔弱弱的樣子,可是整個人從骨子裏好像都變了。

能歌善舞不說,居然連手腳功夫也會。剛才幾下把自己打翻在地,自己還可以找理由說是乘著自己不備才會被薛翎櫻的手的,可是這一路上,雖說給薛翎櫻轉了空子,這路上的人是少了不少,隻是也是有不少的人的,薛翎櫻居然可以將人放倒,這就不僅僅隻是走運可以解釋的了。

“你到底瞞了我多少?為什麽你現在變化這樣的大?以前的你是不會有這個本事的?你到底瞞了我多少事情,你是不是從一開始就不想嫁給我,所以裝模作樣的惹來了我的討厭,騙我寫下了休書,好讓你跟君辰逸雙宿雙棲?”現在的君若寒已經不是在發怒了,而是在懷疑,懷疑自己是不是被騙了?

為什麽一個人的變化可以這麽大呢?以前隻想著是不是受了自己的刺激,是不是因為引起自己的注意,可是這都沒辦法解釋一個人,為什麽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或許從一開始她都不想跟在一起,從第一次見麵開始,薛翎櫻就在算計自己,可笑自己居然還真的寫下了休書,是她把自己耍了!

“你又在發什麽瘋?以前的事還提出來做什麽?”薛翎櫻真是受不了眼前的君若寒了,明明是他為了得到薛平的支持,所以才想著娶薛翎櫻的,也是他娶到了薛翎櫻之後,對薛翎櫻冷漠至極,背地裏卻跟薛翎瑤關係不明不白,現在倒是成了薛翎櫻的錯了。

原本這些事,多說無益,以前的種種,薛翎櫻沒有經曆過,有的隻是以前存在的記憶罷了,隻是這君若寒該不會是真的瘋了吧,自己逃跑被他抓了就抓了,自己本事不行,也隻有忍了,可是他怎麽又想起問這些事情了。

以前在薛翎櫻的心裏君若寒是唯利是圖的,是無情無義的,可是到底腦子還是長著的,現在看來,薛翎櫻真是看錯君若寒了,他這麽討厭,可能不是他自己願意的,是因為他腦子長歪了吧。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6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