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恍惚惚的望著前方,薛翎櫻的身影已是看不到了,君若寒的心中竟是有份失落,真是可笑,以前隻覺得薛翎瑤是這麽的美好,一直都沒有注意過薛翎櫻,現在才發現,對薛翎櫻的感情遠遠的已經超過了薛翎瑤了。

對待薛翎瑤不過是與別的女子有些不同而已,說到底不過是感念薛翎瑤對自己的有恩罷了,可是在日常的相處中,薛翎瑤與自己以前接觸過的女子相比,根本沒有什麽不同。薛翎瑤的眼神中是有著算計的,她的那些小心思,自己也是清楚的。

隻是總是想著女人麽,有些小心思也沒有什麽不對,就算薛翎瑤有時候做出來的事情不那麽討自己的喜歡,或者說自己也是不喜歡的,隻是念在她對自己的相救之恩,自己都沒有說什麽。

其實到了現在,君若寒心裏才有些明白了,原來不僅僅是因為這份恩情,更是在自己有難的時候,給了自己那份希望,就是這份希望,所以在自己的心底,薛翎瑤是不一樣的,可是現在看來,都是一樣的。

薛翎瑤不就是那麽回事麽,君若寒現在才覺得,跑去薛翎瑤對自己的相救之恩,她與以前在自己身邊的那些女人一樣,根本就沒有什麽不同。可是以前那麽看不上的薛翎櫻,她的一舉一動,她給自己的每一次驚豔,震驚或者是憤怒,都在自己的心裏留下了影子,自己忘不了她,也不願意忘記。

不管是因為什麽原因,君若寒已經認定了薛翎櫻了,那麽在君若寒看來,既然自己這樣的舍不得薛翎櫻,那麽就把薛翎櫻留在自己身邊便是了。不管薛翎櫻願不願意,隻要自己把她留在身邊,她總是會有心軟的那一天的。

不管薛翎櫻有多麽的不同,她到底是女人,一開始那樣的強硬,隻要成了自己的女人,自己再好好的對待她,她總是會心甘情願的跟著自己的。女人總是會認命的,隻要自己成了她的天,成了她的地,自己說什麽便是什麽了。

隻怕到了那個時候,自己就算不想要薛翎櫻了,薛翎櫻也是不會再離開自己了,君若寒想到以後可以完全的得到薛翎櫻,總算是露出了一絲笑容,這樣與眾不同的女子,現在總是落到了自己的手裏。

到了那個時候,薛翎櫻也好,薛家的一切都有,都是自己的了。君若寒現在後悔了,真是後悔的要死,為什麽過了這麽久,居然連碰都沒有碰過薛翎櫻,就算是在新婚之夜,他也是連應付都懶得應付,直接置之不理。

若是當時自己要了薛翎櫻,是不是就沒有了這麽多的事情了呢。就算薛翎櫻對君辰逸有心,她隻要成了自己的人,隻怕也會保持距離了,再以君辰逸的自傲遠在自己之上,自己碰過的女人,隻怕君辰逸也是不會要的。

君辰逸現在跟薛翎櫻如此的糾纏不清,說到底還不是自己跟他們提供了機會麽,雖然君若寒不願意承認,隻是不得不說,要是自己當初自己對薛翎櫻多一份關注,也輪不到君辰逸來肖想自己的女人了。

君若寒心裏已經將薛翎櫻歸為自己的女人了,那麽在他看來,自己喜歡的要了就要了吧。就算現在薛翎櫻恨自己,隻要假以時日,薛翎櫻就會完完全全的認命了。

打定了注意之後,君若寒也就大步的離開了這裏,看他的這副樣子,倒是讓跟在君若寒身後那些人有些想不明白了,我們這世子到底是怎麽了?

要是按著君若寒以前的脾氣,讓薛翎櫻跑到了大門口,差一點就跑了出去,就算不直接扒了你們的皮,打板子總是逃不了的,隻怕在剛才就會下令把那些人拖下去好好的教訓一番。

可是都沒有,在君若寒一時氣惱,一時不確定,一時又開心,這完全跟以前的君若寒變了一個人,難道真的如薛翎櫻所說,被她打傻了麽。

不過這樣也好,君若寒不找他們的麻煩,也算是逃過一劫了。看那薛翎櫻也是個有本事的,剛才就差那麽點就跑出去了,以前想著守著別院,是個美差事,現在看來,指不定薛翎櫻下次就真的跑出去了呢,自己這眼睛耳朵可是要盯緊了些,下次指不定就沒有這麽好了。

隻是比起守在宅子裏的下人的提心吊膽,薛翎櫻倒是自在的很,自顧自的回到了房間之後,鬧騰了這麽久也是有些累了,鬧騰了這麽久,已是到了半夜了,坐在凳子上,喝了幾口水之後,倒是舒服了不少,隻是嗓子倒是舒服了,肚子卻是有些餓了。

薛翎櫻不由抱怨,剛才還覺得君若寒大方呢,現在看來,這君若寒也是小氣的很,自己來了這麽久,也不叫人送飯來。好在桌子上倒是放著及快點心,薛翎櫻拿起點心要了口,倒是中規中矩,說不上有多好吃,倒也還算的上入的了口。

薛翎櫻這個身子,自小被薛平好好的養著,又是最疼愛的嫡女,自然是拿著最好的東西供養著了,就算之後薛翎櫻嫁到了宣王府之後,君若寒對薛翎櫻愛答不理的,底下的傭人也是踩低走高,對薛翎櫻照顧的不怎麽周到,隻是王府裏麵下人吃的都是極好的,薛翎櫻一個世子妃吃的東西,也好好東西。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6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