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翎櫻就這麽直直的看著君若寒,想要從他的眼神中發現什麽,不得不說,這君若寒的確是十分會偽裝自己,光看他現在的樣子,實在是發現不了什麽異常。

不是君若寒真的瘋了,那麽就是太會做戲了,薛翎櫻可不相信就憑自己踢了君若寒那二腳,就可以把君若寒打的失心瘋。

薛翎櫻一直都沒有話說,就這麽麵對著君若寒,隻是薛翎櫻倒是沉得住氣,君若寒卻有些忍不住了,簡直就要被薛翎櫻看的發毛了,這個女人到底在看什麽?

麵對薛翎櫻那沉靜的目光中,君若寒仿佛可以看到自己的倒影,甚至有些喜歡就這麽坐著,麵對著薛翎櫻平靜的目光,沒有厭惡,沒有冷漠,隻是這樣靜靜地看著自己,隻是君若寒心裏清楚,隻要離開了自己的視線,薛翎櫻會馬上離開自己,奔到君辰逸的懷抱中去,這是君若寒不想看到的,如果真的看到二人在一起,君若寒隻覺得自己會瘋掉的。

薛翎櫻突然笑了起來,就怎麽全然不顧形象的大笑起來,看著眼前的君若寒就好像是遇到了一個十分有趣的事情,真是很難想象,一個出身富貴,之後嫁給了宣王世子,現在是安王的世子妃的女子,會這樣的大笑,就好似跟市井婦人沒有什麽區別。

就算這薛翎櫻不在乎別人是怎麽看她的,她可以在青樓當她的花魁,在被自己縮在房中,她可以放手燒了房子,隻為了可以逃出去,那麽現在這樣的大笑倒是沒有什麽好奇怪得了,隻是君若寒不明白,到底是什麽原因,才讓薛翎櫻笑的這麽開心呢?

現在這樣的情況難道很好笑麽?即將成為安王妃子的女人,被自己關在這個房間中,再說現在已經是半夜了,隻怕外麵的流言也是不少了,真是奇怪薛翎櫻居然還笑的出來,她難道就不怕別人是怎麽議論她的麽,她就不怕君辰逸是怎麽看她的麽?難道她真的不在乎麽?

君若寒真的是想不明白,名對現在的薛翎櫻,是真的有些繃不住了,不由開口問道:“你到底在笑什麽?你現在的處境難道很好笑麽?”

君若寒真的是有些看不懂了,這個女人到底在想些什麽,以前自己對薛翎櫻沒什麽好臉色看,隻是薛翎櫻對自己也是沒什麽好臉色呀,雖然在剛成婚那段時間也是哭哭滴滴的一副委屈樣,一看到就覺得晦氣。

再想到薛翎瑤那副巧笑倩兮的樣子,自然覺得薛翎瑤大方,對薛翎櫻更是不放在心上了,隻是君若寒沒有想過,新婚之夜便著到了丈夫的嫌棄,每次見麵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若是個性格軟弱些的女子,自然會覺得害怕,隻是君若寒從沒有給過薛翎櫻機會,也從來不願意去了解她,要不是薛翎櫻穿越之後,性格大變,君若寒也不會多看他一眼的。

以前的薛翎櫻,君若寒看不明白,現在的薛翎櫻,君若寒一樣看不懂。若是換做了其他女子,就算不跪在地上求自己放過她,起碼也會哭哭滴滴的把。隻是奇怪的是,以前的薛翎櫻,自己不想看到她哭,她卻偏偏在那哭泣,現在自己不想看到薛翎櫻笑,她卻在那邊笑的開心,薛翎櫻就是天生跟自己作對的麽?

君若寒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薛翎櫻卻絲毫越來越開心,在笑的有些累了,薛翎櫻給自己倒了杯水,慢慢的喝了口,再看向君若寒的時候,已是含著冷意了。

“我不是在笑自己,我笑的是你。真是想不到,世子在我眼中如此的自傲,居然會對我這麽的客氣。”薛翎櫻不在意的冷哼一聲,真的當她是傻瓜麽?君若寒要是無緣無故的對著自己笑的話,那絕對是沒什麽好事的,現在又是端了飯菜進來,肯定是不安好心呀。

薛翎櫻淡淡的看著君若寒,仿佛已經猜到了君若寒在想什麽,明亮的眸子在燭光的顯襯下,顯得更外的明亮。君若寒不自覺的心裏猛地跳快了幾分,剛才隻想著徹底的占有薛翎櫻,現在卻是非常明白,自己要這個女人,不管薛翎櫻願不願意,自己都要把薛翎櫻留在身邊。

隻是想著薛翎櫻剛醒的時候,對自己那堅決的態度,若是硬來,隻怕薛翎櫻一時受不了,若是薛翎櫻自己願意跟著自己,到時候自己再好好的勸勸她,她自然也就會從了自己了。

薛翎櫻看起來這樣的姣美柔弱,隻是心底卻是堅決的很,想讓她自己願意的話,看起來十分的難,其實隻要肯下這個功夫,這女人總是會跟著自己的。君若寒雖說不是紈絝子弟對女色有多在意,隻是到底是皇族子弟,見過的女子也是不少,自然也是見過一開始裝的有多清高,在成為了別人的女人之後反倒是比其他女人更粘人的。

現在薛翎櫻是不想跟著自己,隻要成了自己的女人,隻怕還會想著辦法的討自己喜歡,就算自己現在的手段卑鄙了些,隻是過程又有什麽關係,隻要結果是美好的著便好了。

君若寒眉頭輕輕一挑,仿佛是沒有看到薛翎櫻眸光中的冷意,隻是拿起筷子開始在每一個碗裏都夾了一筷子放在自己的碗裏,開始吃了起來,到底是受過良好教育的,君若寒這一舉一動都是極為的優雅,在吃了幾口之後,目光看向薛翎櫻,輕輕的眨了眨眼睛,仿佛在說,很好吃,你要不要也常常。

薛翎櫻的確是有些餓了,隻是看著君若寒吃東西,依舊是沒有動,隻是靜靜地看著,看著薛翎櫻這樣的回應,君若寒倒是有些無奈,管自己繼續吃了起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7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