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薛翎櫻笑的極為的平靜,麵對君若寒的目光沒有一絲的惡意,反倒像是真的十分友好的希望能和君若寒喝杯酒而已。

隻是薛翎櫻笑的甜蜜,君若寒卻是臉色大變,原來薛翎櫻早就發現了?君若寒真的是不敢相信,自己安排的這麽巧妙,可是薛翎櫻居然發現了。

可是眼前的薛翎櫻笑的這樣的無害,就好像是真的什麽都不知道一樣,君若寒又有些懷疑,是自己多想了麽,薛翎櫻不一定會發現,或者薛翎櫻隻是給自己倒杯酒表示友好罷了。

心裏也是說不清楚是什麽感覺,君若寒盡可能的擠出一絲笑意道:“既然你為我倒了酒,那麽我們就一起喝一杯吧。”

君若寒說完,便也給薛翎櫻也倒了一杯,隻是薛翎櫻卻沒有拿起酒杯的意思,隻是含著笑意,靜靜的看著君若寒。

“既然如此,世子何不先幹為敬呢?隻要世子能喝了這一杯,薛翎櫻也自然願意陪世子喝下去。”薛翎櫻說著便是舉起了酒杯,仿佛是滿懷著期待的看著君若寒,看這樣子,要是君若寒不喝,薛翎櫻也是不願意喝了。

君若寒心中苦笑,這薛翎櫻是真的不知道,還是故意找自己的茬呢?這酒的確是香味濃鬱,若不是知道酒裏放了東西,麵前有薛翎櫻這樣的女人願意陪自己喝一杯,手裏的酒又是這樣的香,君若寒還真是會毫不猶豫的喝下去。

隻是現在君若寒心裏卻是有一絲擔憂,自己對薛翎櫻並不是圖了一時的歡愉,自然是不會給薛翎櫻下虎狼之藥,傷了薛翎櫻的根本,隻是這藥總是有一些副作用的。

這種藥,君若寒一直也沒有用過,隻是知道這藥叫“合歡散”,取自陰陽調和,二情歡好的意思,這藥一開始是最為成婚之夜,一對新人就是用這放了合歡散的酒,之後才洞房的。

原本這樣做都是好意,因為很多新人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以前都是沒有見過麵的,難免在第一次見麵時會害羞,難以繼續下去,隻是新人結婚並單單隻是二個人的事情,很多時候都承擔著二個家族的希望,最重要的便是開枝散葉,隻怕這麽害羞下去,家裏人可不就是要著急了麽。

隻是這藥有些生猛,很多時候在用了這合歡散之後,一對新人糊裏糊塗的發生關係之後,身子會虛弱一段時間,雖然隻要好好調養之後,對人的根本是沒有什麽大的妨礙的,隻是這樣一來倒是違背了一開始用這個藥的本意,之後正常的人家便是不再使用了。

這藥原本就這麽不再被人使用了,正經人家提起來總是會覺得忌諱,隻是這東西還是有它特有的效果的,以至好人家不屑於用,倒是青樓開始流行起來。

很多女子進入青樓並非本意,對於接客也是死活不願意的,但是人都已經買來了,總不能就在裏麵養著呀,若是用強的話,又怕女子一時想不開自尋了短見,所以便用了這合歡散,就算想要死,第一次接了客之後,青樓也算收回了本。再說了一般女子也沒有這麽硬氣,既然已經發生了,最後也都認命了。

現在薛翎櫻向君若寒敬酒,真的喝下去也是沒什麽,君若寒自問身體還是蠻好的,就算用了這藥之後,就算要難受幾天,忍忍也就過去了,隻要能得到薛翎櫻,這倒是沒什麽關係的。隻是君若寒心裏不確定的是,這薛翎櫻是真的沒看出來,還是故意想要拖延時間呢。

自己一再的在薛翎櫻身上看走了眼,就算君若寒再是自傲,心裏也清楚,這薛翎櫻不簡單呀。君若寒可是不敢再把薛翎櫻,當做那些平時見到的那些普通閨房女子的,最重要的是,對君辰逸,君若寒總是提防著的。

看著外麵已是漆黑的一片,現在已是半夜了,隻要過了今晚,等到明天,薛翎櫻不見的消息就算沒有傳出來,自己也會想辦法讓皇城中的人,都知道安王的妃子還沒有進門,就這麽不見了,到時候這婚事也就會成了一大笑話。

隻是這君辰逸,君若寒總是看不透的看,這人第一眼看過去,外表出眾,仿佛就是一個謙謙君子讓人不由心生好感,隻是越是越是接觸的久了,越是覺得捉摸不透。

現在的皇上登上這個位置並不容易,先皇有不少的皇子,長子是自己的父親宣王,自己也曾近聽自己的父親說過,當時為了爭奪這個皇位,可是發生了不少的事情,可以說是十分的殘酷的,可是卻是現在的皇上登上了皇位。

現在先皇留下的皇子已經不多了,有些已經過世了,有些則是夾著尾巴做人,自己的父親宣王因是先皇的長子,在朝中也是有些權勢的,皇上一直也沒有動他,安王則是年紀還小,在當年的爭鬥時,還是個孩子,皇上最這個弟弟,也是極為照顧的,安王君辰逸看似清閑,隻是有著皇上的關照,也是有些本事的,隻是奇怪的是,為什麽到了現在,卻是一點動靜都沒有呢?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71.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