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辰逸在那發愣,一個男子走了進來,正是君辰逸身邊的隨侍醫者蕭子乾。

看著這樣的情況卻是有些不知所措,房裏的二個人都是好好的,躺著的女子看起來手上受了傷,不過這都是小事,隻是看這樣子,隻怕是中了**了。

君辰逸的為人,蕭子乾還是清楚的,一向跟人都是保持距離的,甚至還有些考據與人接觸,有時候不小心碰到人之後,身上的衣服都是直接拿去丟掉的,這在蕭子乾眼前這就是病,雖然不嚴重,卻也是討人厭的很。

現在叫了蕭子乾過來,眼前的女子又是這樣的反應,該不是想要自己給他解毒吧?蕭子乾第一反應,就是想遠遠的離開這裏,蕭子乾倒是不願意成為別人的解藥,隻是看著君辰逸的臉色卻是難看的很,蕭子乾甚至會想,要是自己拒絕了,君辰逸會不會直接一巴掌就打死自己呢?

“你還愣著幹什麽,快給她看看呀。”君辰逸看著薛翎櫻的臉色越來越紅,心裏也是越來越著急,本來還子啊埋怨蕭子乾怎麽還沒有過來,這一扭頭就看到了蕭子乾,心裏著急,說話也是沒那麽客氣了。

蕭子乾無奈,隻能給薛翎櫻把脈,看了看薛翎櫻的臉色,最後卻是歎了口氣。

“你歎氣做什麽麽,這隻是**呀,你想著給她解毒不就好了麽?”君辰逸隻覺得窩火的很,這蕭子乾不是號稱醫術了得麽?不就是個**麽,至於這麽唉聲歎氣的麽?

“解毒”?蕭子乾在一旁苦笑,若是一般的**,時候過了之後人也就恢複過來了,忍忍就也就過去了,或者有些**藥性強了些,隻能想辦法配了解藥,吃了也就沒事了。

隻是這個合歡散,卻是不這麽簡單呀。

一開始這東西被發明出來之後,因為這效果十分的強烈,尋常人家一開始用在洞房之夜給新人助興,不過因為用了這個藥之後,很多人的身體都會虛弱,所以很快的,這種藥便是不會再用了。

隻是大多數人不知道的是,原本這藥並沒有真的厲害,可是之後被青樓使用之後,藥力厲害的同時,在服用這個藥物之後,也是無藥可解,越是忍耐,到了最後效果就變得更強,受苦的還是自己,最可怕的是,若是一直都沒有與異性發生關係的話,時間久了,人的命也就沒了。

蕭子乾歎了口氣,看君辰逸這樣樣子,估計也不是要自己來做這個解藥了,仿佛還十分的在意眼前這個女子,若是不實話實說,隻怕到頭來倒黴的就是自己了。

在蕭子乾把這藥的情況說了之後,君辰逸的臉色是越來越難看了,他真的不想不通,君若寒居然下了這麽重的手,若是自己晚到一刻,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真是讓君辰逸有些想不明白的是,明明薛翎櫻以前就是君若寒的妻子呀,他何意這麽喪心病狂的想要得到薛翎櫻呢?就算君若寒想要出一口氣,把薛翎櫻關起來之後,散布不利與薛翎櫻與安王府的消息,這樣不是更好麽?

隻是君若寒卻是沒有這樣做,反倒是給薛翎櫻下了這樣的藥,以君若寒以前對薛翎櫻的態度,應該是很厭惡薛翎櫻才是的呀,怎麽會突然想著非要得到薛翎櫻不可呢?

君辰逸一時想不明白,隻是這個時候再糾結這個也是沒有什麽用的,現在唯一能做的便是先把薛翎櫻的命給報下來呀。

“就沒有別的辦法了麽?或者這個合歡散有沒有解藥呢?”君辰逸是不想薛翎櫻死的,不但不想薛翎櫻死,還希望薛翎櫻可以好好的活著,每天都出現在自己麵前才好。

君辰逸心裏明白,自己的心裏是已經有了薛翎櫻了,雖然這種感覺很奇怪,有時候強烈的讓君辰逸自己都覺得有些驚訝,可是君辰逸卻不打算掩飾。

以君辰逸的性子,不喜歡的人是不可以靠近自己的,若是自己的東西被人碰了一下,寧可毀掉了,也不想再出現在自己的麵前。可是薛翎櫻卻是不一樣的,明明一開始認識她的時候,她就已經是青樓的花魁了,這原本在君辰逸看來,是覺得厭惡的地方,在認識薛翎櫻之後也不覺得那麽討厭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7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