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翎櫻輕搖著手中的扇子,像個翩翩公子混跡在人群中,然而眾人的注意力並不在她的身上,這樣她很滿意。但同時她也有些鬱悶:難道古人分不清男女嗎?

薛翎櫻在街上隨處走動著,一邊記著地形一邊尋找著哪裏缺人,順便看看街上的小玩意。古代的很多東西她隻是在電視上看過,並沒有見過真正的樣子。今天出來可算是漲知識了!

銀製的狐狸型麵具,這個倒是很如薛翎櫻的眼,隻可惜自己身上沒多少錢,買不起;小型的花燈,小巧可愛,隻是薛翎櫻覺得這玩意拿著沒意思;翡翠鐲子,比現世摸上去更*,隻是薛翎櫻不喜歡這種東西。還有很多東西,雖然沒有現世的華麗,但卻比現世真,屬於原質品。

像飯店這種的是薛翎櫻比較感興趣的,並不是因為好吃,而是因為飯店容易卻人手,她可以去那裏打工。畢竟她是逃出來的,身上又沒多少錢,她現在需要打工賺錢,以後就是她一個人生活了。還好原來被培訓過,應該不會很尷尬。

一個人找工作,薛翎櫻倒是感受到了一種失落感,好像是弄丟了什麽很重要的東西。確實,薛翎櫻弄丟了藍楓。雖然彼此都相互記得,但卻是天人永隔,彼此活在彼此的記憶裏。這裏不比現世,人心難測、勾心鬥角,沒有人可以信任,現世至少還有藍楓在她的身邊。

腳邊的東西將薛翎櫻的思緒拉了回來,一隻花斑貓蹭著她腳踝,“喵~~”肥嘟嘟的花斑貓向薛翎櫻撒著嬌。薛翎櫻忍不住蹲下身來,撓著它的脖子,“喵~~”花斑貓躺在她的鞋子上,微眯著眼睛,嘴角帶著笑意,一副很享受的樣子。

薛翎櫻笑了,這是發自她內心的笑。她在現世的時候就很喜歡貓,她覺得貓很可愛,也很機智,而且貓是優雅高貴的動物。現在她腳邊的這隻貓,雖然不優雅,而且身材也不好看,不過薛翎櫻倒不是很嫌棄。

“花花!你在哪?”遠處傳來了一位姑娘的喊聲。“喵!”那隻貓聽見聲音後瞬間就炸毛了!翻身起來,弓著腰看著聲音的來源,渾身顫抖著。它很怕:在主人的懷裏簡直就是噩夢啊!不能回去!

薛翎櫻可以明顯的感覺到了人們的反應:先是一愣,停下來腳步;之後就是向兩邊退去,讓開了一條道。才幾秒鍾的功夫,薛翎櫻就已經完完全全的暴露在那位姑娘的正前方。

誒?薛翎櫻和那個姑娘四目相對。

薛翎櫻微挑眉,心底了然:看來此女來頭不小!薛翎櫻並不想惹事,便將貓抱起,這貓肥嘟嘟的看著可愛,抱著好重!她抱著貓向姑娘走去,微笑著問道:“請問姑娘,這隻貓是你的嗎?”“喵!”那隻貓看著離姑娘越來越近,拚命的掙紮著。

“啊!原來你在這裏!”姑娘興奮的跑過來,伸出手準備結果這隻貓。“喵(不)!”那隻貓驚恐的瞪著那位姑娘,四個貓蹄子亂蹬著,很不安分的扭動著它那肥胖的身軀——它的內心是崩潰的!

然而這並沒有什麽用,薛翎櫻很“好心”的將貓放到了姑娘的手中,“喵~~”那隻貓認清了現實看透了人心,幽怨的看著薛翎櫻。薛翎櫻無奈聳肩——怪我咯?

“多謝公子!這是我家小姐最疼愛的貓,結果一不留神讓它給跑了!”姑娘將貓抱入懷中,傻嗬嗬的笑著。“嗬嗬,沒事。”薛翎櫻友善的笑道,“建議你把它的爪子修一修,不然很容易傷到你家小姐的。”說罷,用扇子輕敲了一下貓的腦袋。“呼嚕”貓憤恨的瞥了薛翎櫻一眼,腦袋埋進了姑娘的臂彎裏。

“多謝公子指導。”姑娘欠身謝道,匆忙的離開了。人們又回到了之前的熱鬧狀態,剛剛就像是按了暫停鍵一樣。“嘩!”薛翎櫻將扇子打開,看著姑娘消失的方向:僅僅是一個婢女就有這麽大的效應,如果是主子,那可就精彩了!

薛翎櫻輕搖著扇子,繼續尋找工作。走了一會兒,她在一家生意冷清的飯店門口停下了腳步。就是這家了!她定下了主意。

薛翎櫻進店尋了個合適的位置坐下,店裏沒有濃鬱的油香味,有的隻是淡淡的原木味,空氣中飄**著少許的灰塵。桌椅都擺放的很整齊,而且都沒有被使用過的痕跡。對於這個環境,薛翎櫻表示滿意,幹淨整潔、清淨舒適,在現代可沒有這樣的飯店。

“啪!”薛翎櫻將扇子一合,放到了桌子上,灰塵被輕揚起來,卻無人出來招呼。“咳”薛翎櫻輕咳了一聲,想告訴店主來客人了,但是依舊沒有人響應。“沒人嗎!”薛翎櫻沉聲問道,她有些生氣了。

“請問客官是吃飯還是住店?”一個蒼老的聲音從上方傳來。一位白發蒼蒼的老人拿著雞毛撣子,正從閣樓上下來,他瘦的皮包骨頭,雙眼黝黑卻無神,像是一架包著人皮的骷髏。他每走一步,“吱呀~~”樓梯就會發出一聲痛苦的呻吟。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