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翎櫻不知不覺已是有了想要離開君辰逸的心思,可是君辰逸卻不知道。在君辰逸看來,自己喜歡薛翎櫻,隻要薛翎櫻也喜歡自己,那麽二個人就好好在一起就是了,可是現在薛翎櫻並不怎麽搭理自己,那麽就是不喜歡了。

可是君辰逸卻沒有薛翎櫻那樣灑脫的性子,知道對方不喜歡自己,就可以痛痛快快的轉身離開,君辰逸的感情裏多了一份霸道,在他看來,自己喜歡的,就必須要在自己的身邊,除了自己能給她幸福之外,任何人都做不到。

可是君辰逸又是矛盾的,看著薛翎櫻這樣的悶悶不樂,君辰逸又不忍心,明明以前那樣充滿活力的一個人,現在卻是老老實實的待在房子裏不出來,這是自己折騰自己呀。

合歡散的毒雖然已經解了,可是用了合歡散之後,身體總是有那麽幾天是很虛弱的,所以君辰逸也是盡可能的想要薛翎櫻養好身體,可是看著薛翎櫻這樣的不配合,君辰逸再是生氣,也是沒有辦法的。

“薛翎櫻,你就不能好好照顧自己麽?你現在身子虛,再是這樣的折騰自己,隻會把自己的身體搞垮的。你知不知道合歡散雖然不會傷了人的根本,可是對人也是會有傷害的,可是你這樣的悶悶不樂,隻會讓你的身體越來越差,你真的不要命了麽?”

又是為了自己的身體,難道君辰逸看不出來,自己不開心就是因為他麽?要是不喜歡我,為什麽要要了自己,就算當初是為了救我,可是現在自己不需要他來管著自己。薛翎櫻甚至在想,要是君辰逸沒有就自己的話,自己現在會不會就不用再這麽煩了。

當時的自己糊裏糊塗的,也許就這麽過去了才好呢!看著君辰逸鐵青的臉,薛翎櫻自己還舉得委屈呢,君若寒對自己下了手,可是君若寒沒事,君辰逸占了自己的便宜,可是自己也不能對君辰逸發脾氣,因為他救了自己,可是誰又問過自己,心裏到底絕不覺得委屈呢?

薛翎櫻的心中慢慢的燃起了怒意,就算知道這一切都不是君辰逸的錯,可是心中就是忍不住的想要怪他,怪他害自己動了心,怪他願意跟自己在一起,可是心裏卻是沒有自己。

說到底,薛翎櫻自己都覺得自己有些無理取鬧了,可是就是克製不住的想要更多,若是現在明明知道君辰逸心裏沒有自己,可是卻因為他的一句,會隊自己負責,就跟在了他的身後,那麽以後君辰逸身邊有了別的女人,以後君辰逸的眼中完全的看不到自己了,那麽自己也是沒有資格再去怪他的了,因為從一開始,君辰逸就沒有給過自己的承諾,自己不過是因為君若寒算計之後,君辰逸為了責任留在身邊的女人。

這樣的身份,實在是太過尷尬了,薛翎櫻知道,自己就算現在沒說什麽,以後肯定會委屈的,那麽到時候,自己就是活該了。

“薛翎櫻的生死還輪不到安王來操心。皇上已經下了命令,我們以後會是夫妻,可是現在婚禮還沒有舉行,安王也未免太過心急了。”薛翎櫻一時心中委屈,說話也是刻薄了一些,皇上下的是賜婚的聖旨,可是在薛翎櫻的口中,卻成了命令,這樣的說法隻能說明薛翎櫻極度的不願意嫁給君辰逸。

君辰逸自然是聽得出來薛翎櫻的意思的,原本還帶著怒意的臉上,現在卻是完全的愣住了,他想象不到的是,原來這個再君辰逸看來,給了二人子在一起的機會,可以讓二個人名正言順的出現在人前,再也不用擔心別人說什麽,雖然自己不介意,可是總是顧著這薛翎櫻的,可是這在薛翎櫻看來,卻是強人所難。

君辰逸隻是想要薛翎櫻顧著點自己的身體,可是卻換來薛翎櫻這麽大的反應,心裏也是有些難受的,再加上薛翎櫻嘴上一句軟也不肯服,在說了重話之後,明明心裏也覺得有些對不住君辰逸,可是卻是強忍著不願意說出一句服軟的話來。

薛翎櫻知道現在服軟沒有什麽,那麽以後呢,等一切都發生了之後,自己就算服軟了之後,君辰逸還會再搭理自己麽?

薛翎櫻苦笑,明明自己也是希望君辰逸關心自己的,可是又擔心君辰逸的關心夾雜了太多的東西,所以明明心裏如此珍惜的一切,卻隻能狠心的踐踏。

看著君辰逸越來越難看的臉色,薛翎櫻知道,隻怕以君辰逸的性子是不會再搭理自己了。

微微歎了口氣,心裏難過的要死,可是卻是強忍著擠出了一絲笑意,就好像是戰勝了敵人一般的開心,隻是這笑容落在君辰逸的眼中,卻是比什麽都要傷他的心,也罷,既然薛翎櫻現在不想看到自己,自己離開就是了。隻要薛翎櫻能顧念著她的身體一些,自己心裏不痛快,又算得了什麽呢。

君辰逸慢慢的站了起來,明明心裏很想跟薛翎櫻待在一起,哪怕就這樣靜靜地坐著也好,可是卻又不得不離開,可笑自己想要去哪裏都沒有人攔得住,可是現在隻是被薛翎櫻的幾句話,就沒有心情再繼續待下去了。

默默的離開了這間偏院,君辰逸心中有著說不清的思緒,為什麽老天爺會跟自己開這樣的玩笑呢,明明一開始都是好好的,隻要繼續下去的話,薛翎櫻也不會這樣的排斥自己,可是偏偏就是出現了這麽多的情況,逼得君辰逸不得不一步步的走下去。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8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