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宣王是當今皇上的大哥,是先帝的長子,在皇位之爭中,原本是占有優勢的,隻是先帝對這個長子是沒有一點的姑息,再加上宣王有野心,卻是沒有多少的遠見,所以在當時也沒有多少的勢力。

在皇上登上皇位之後,那些與皇上爭得你死我活的兄弟們,都被皇上整治了,倒是宣王這個長兄,好好的活到了現在。安王君辰逸是皇上最小的兄弟,一直以來皇上對君辰逸都是很照顧的,倒是對宣王多了幾分敬重。

這些年宣王的勢力也是慢慢的培植起來,比起當年那個無依無靠,先皇根本好不在意的皇子,現在的宣王可說是意氣風發呀。

皇上這樣的放任著,有些大臣隻是感歎皇上仁義,居然能這樣的信任宣王,可是明眼人卻是看的清楚,隻怕宣王再這樣下去,在不就得將來,隻怕皇上就要對他下手了。

龍榻之旁豈容他們酣睡,在普通人家,或者兄弟之情難能可貴,可是在皇族之中,兄弟越多,是非就越多。誰知道這個時候宣王得意,下一刻就不是倒黴的時候呢?

君若寒也是有幾分眼光的人,自然看得出來自己的父親已是站在了風口浪尖之上,在君若寒看來,男人若是沒有野心,還不如早早的離開這片十分之地,在外麵隱居算了。

從小長大,宣王便是君若寒一直努力的方向,從一個沒有權勢的皇子,到現在有權有勢的王爺。君若寒也曾經想過,隻要自己的父王得到了皇位,那麽自己現在就不是世子了,是高高在上的太子了呀,隻是現在,還不是時候呀。

現在皇上還沒有子嗣,隻要以後就要在子弟中挑選有才能的,繼續他的皇位,而最有可能的便是君辰逸跟自己了。君辰逸一直以來都是皇上疼愛的小弟,這些年來,君若寒也是看的出來,君辰逸看起來對什麽都是不在意的,可是越是這樣,越是說明,君辰逸懂得掩藏,總有一天自己會真正的對上君辰逸的。

現在看著自己的父王這樣的鬧騰,君若寒心裏卻是不以為意,現在的皇上可不是個簡單的人物呀,能在當年的爭鬥中,得到皇位,就算這麽多年高高在上,君若寒也沒有發現皇上有什麽糊塗的表現,反而麵對皇上那雙黑亮的眸子時,君若寒都會不自覺的發寒,這樣的男人是不會被輕易的算計的。

在宣王忙乎了一天回到宣王府,君若寒已經等在書房中等著他了。宣王倒是不在意,隻當這個兒子又闖了什麽禍,前幾天跟薛翎櫻的婚事不就鬧的沸沸揚揚的,就連皇上也開口問了幾句。

宣王無奈,原本薛翎櫻已經娶進門了,就算再不喜歡,應付一下就算過去了。你心裏喜歡薛翎瑤,二個都娶了也就算了,偏偏要鬧成這樣,原本薛家是支持自己的,現在反倒是便宜了君辰逸,宣王自然是不滿的。

隻是還不等宣王教訓君若寒幾句,君若寒反倒是勸上了:“父王,你可知道,現在外麵都是怎麽說你的麽?要是再這樣下去,就怕皇上起了疑心呀。”

沒想到君若寒會跟自己說這個,宣王明顯的一愣,卻是馬上反應了過來。一直以來自己都好好的教育的繼承人,原本以為隻是魯莽了一些,現在看來,這膽量也是差了點。

宣王不在意的冷哼一聲道:“有什麽可怕的,皇上他糊塗了,已經被暗夜門嚇破了膽子,我現在幫著他把他身邊的那些書呆子都給處理了,以後那些位置換上了我們的人,以後這朝廷還不是我們說了算麽?

宣王得意,君若寒卻是無奈,父王當坐在龍椅上的人有這麽傻麽?起碼當皇上這麽多年,可是沒見皇上做過什麽糊塗事,現在他難得讓你這樣的得意,隻怕他早就盯上你了,你要是做的隱蔽些還好,偏偏做的這樣的明顯,這不是明擺著想要把把柄給皇上麽?

君若寒歎了口氣:“我知道父王不服氣,當年的父王是何等的不顯眼,我還記得小時候,父王都是鬱鬱不得誌的,可是父王那時候卻是懂的忍耐,明明已經忍了這麽多年了,為什麽不可以再忍幾年呢。隻要我們耐得住性子,皇位總會是我們的。”

皇位總會是我們的?宣王冷笑一聲,自己當年也是這麽想的,隻要自己忍得住,總會有機會的,可是自己忍了這麽多年,換來的依舊是這樣不上不下的身份。為什麽明明自己是長子,卻沒能繼承皇位,這個位置本來就是自己的,現在的皇上以為對自己的著一些施舍,就可以讓自己心甘情願的做他的奴才,他做夢!

宣王冷哼一聲道:“你別當我不知道你在什麽,你看皇上一直都沒有孩子,你想要等著,等這皇上快死了,等著皇上風你做太子,到時候你什麽都不用做,還給卻是你的了。可是你想過沒有,等到了那個時候,隻怕皇上臨死前的第一道聖旨就是要了我的命。”

“父王…”君若寒微微一愣,的確,皇上對宣王一直都不錯,可是那是因為一直覺得宣王威脅不到他的情況下,若是皇上真的封了自己做皇太子,為了以保萬全,很有可能會賜死宣王。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8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