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翎瑤現在一肚子的火都在薛翎櫻身上,在摔了一地的碎片之後,感覺到出了氣,人也是平靜了下來,讓身邊的小丫頭給她敲敲背。隻是這一鬧,裏麵倒是安靜了,卻是讓窗外的君若寒徹底的震驚了。

這就是在自己眼裏善良懂事的薛翎瑤麽?薛翎瑤可以眼睛都不眨的說出要害死自己的姐姐,這樣的女人有自己想的那麽好麽?在君若寒的形象中,薛翎瑤是善良的,所以才會救自己,薛翎瑤是懂事的,所以每次見到自己都是一副開心的樣子,薛翎瑤又是不爭什麽的,所以才會沒名沒分的跟著自己。

可是現在呢?難道這都是自己的想象麽?難道薛翎瑤一開始就知道的身份,所以才會討好自己,她若是為了真心為自己想,就應該知道薛翎櫻若是在意自己,真心關心自己的話,就應該知道就算自己不喜歡薛翎櫻,可是隻要薛翎櫻還是自己的妻子,那麽薛平就會用他的財力支持自己。

現在想來,若是沒有學要的推波助瀾,薛翎櫻也不會這麽堅決的離開自己。越想越覺得薛翎瑤這個女人不簡單,不再是自己想象的那麽單純美好的女子了。可是君若寒心裏始終覺得奇怪,當時薛翎瑤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身份呀,她又是為什麽要救自己你?

或許這一切都是自己因為薛翎櫻的關係,所以現在才回看薛翎瑤這樣的不順眼,女人有時候因為心裏不痛快,說一些過分的話,也是有的。她現在這樣的氣急敗壞,也是因為在意自己,那麽自己又何必對薛翎瑤這樣的刻薄呢。不管怎麽說,薛翎瑤都是自己喜歡過的女人呀,要是沒有薛翎瑤的話,自己當時隻怕也保不住性命了。

心裏舒服了不少,也是決定把剛才剛看的都給忘掉,君若寒準備進去看看薛翎瑤,這段時間隻要自己多陪陪薛翎瑤,薛翎瑤也就會變成以前自己認識的那個女子了。

“主子,外麵現在亂的很,隻怕世子是因為事情忙,才沒有來看主子的。再說了,從小主子就壓著大小姐,現在長大了也不用怕她。我看著世子對薛翎櫻可是沒什麽好臉色過,可是他對主子卻是疼愛的不行,主子就不要再生氣了,小心傷了身子呀。”薛翎瑤身邊的小丫頭小心的討好著,這薛翎瑤平時慣會看人臉色,可是私底下卻是喜歡拿下人出氣,現在又發了脾氣,也就自己敢在身邊伺候著了。

這丫頭是自小跟在薛翎瑤身邊的,薛翎瑤的脾氣她是一清二楚,平時就喜歡跟大小姐薛翎櫻爭東西,現在大小姐的丈夫又被薛翎瑤搶走了,這總應該開心了吧。可是這大小姐一出了宣王府,這二小姐又開始疑神疑鬼了。

要說這世子對二小姐也算得上是不錯了,就算幾天沒過來,可是比起其他的大戶人家,二小姐也算受寵了呀,可是她怎麽就是不知道知足呢?這老是拿下人出氣,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是個頭呀。

原本這些都是好話,也都是實在話,可是薛翎瑤卻是冷哼一聲道:“世子對我好,那也是以前了,對薛翎櫻那賤人,也是以前了。現在的世子眼裏哪裏還有我的存在,他現在眼巴巴的等著再把薛翎櫻娶回來呢。也不知道世子是發了什麽瘋,已經是安王的女人了,還去爭個什麽勁呀?”

身邊的丫頭一聽,臉色大驚,忙是出言製止薛翎瑤道:“主子可不敢胡說呀。世子怎麽樣都是安王的侄子,是宣王的世子爺呀,怎麽會去肖想安王的未婚妻呢?這話要是被世子聽到了,也會怪主子胡說八道的。”

“胡說八道?他做得出,難道還怕我說麽?這幾天鬼鬼祟祟的在算計著什麽,當做我不知道麽?我隻是懶得說罷了,現在就已經完全不把我放在眼裏了,以後那還得了麽?”薛翎瑤的火氣又一次竄了上來,原先還在罵薛翎櫻賤人,現在卻是在怨恨起君若寒起來了。

薛翎瑤生氣,可是在窗外的君若寒火氣也是不小,這薛翎瑤到底是怎麽回事,怎麽還不如一個小丫頭懂事呢?就算自己有什麽不對的,薛翎瑤作為自己的女人,用這樣的惡毒的話在背後咒罵自己,也是不應該的。

原本還想著薛翎瑤是因為自己的冷落,才變得有些不可理喻的,現在看來,薛翎瑤不僅是怨恨薛翎櫻,更是怨恨自己。自己就算這段日子沒有好好的對待她,可是好歹也是給了她側妃的位置,以她商家真的身份,也算是沒有薄待她,可是她不但不知道感恩,更是這樣的怨恨自己,看來自己是對薛翎瑤太多了,讓她連自己的身份都看不清楚了。

君若寒已是由一開始的疼惜變成了現在的厭惡,若是以前君若寒對薛翎瑤還有幾分耐心的話,那麽在聽了薛翎瑤的這幾句之後,他已經不打算對薛翎瑤再客氣了。君若寒一向自傲,在他看來女子的存在本來就是為了取悅男子,若是連讓男人開心都做不到,那還有什麽不要讓她留在自己身邊呢。

薛翎櫻是個意外,可是她卻值得自己對她另眼相待,不管是她的與眾不同也好,還是薛翎櫻那慢慢顯露出來的氣度,最重要的是,君若寒現在的心裏已經有了薛翎櫻了,也願意為了薛翎櫻改變一些自己的看法。

可是麵對薛翎瑤,君若寒已是沒有了耐心,在君若寒看來,女子的確是應該有了些小心思的,若是連一點小心思都沒有,那就實在是一個無趣的女人了,連自保的能力都沒有,難道還要自己事事關心麽?君若寒可不認為自己有這樣的耐心。

君若寒已是打定了主意,應該好好的敲打一下薛翎瑤,起碼要讓薛翎櫻明白,要是自己願意給的,她就可以享受都愛,要是自己不願意給她,她就沒有資格去肖想。若是有了不該有的想法,那麽之後隻會越做越錯,現在都該在背後議論自己的是非了,那麽以後還不一定要做什麽呢!

顯然現在的君若寒已經是惱了薛翎瑤了,這倒也是正常,男子往往在看重一個女子的時候,自然是覺得她什麽都好,就像君若寒那時候心裏有著薛翎瑤,雖然談不上很喜歡,隻是到底心裏是有幾分喜歡的。可是現在君若寒見到了薛翎瑤這樣的一麵,就好似以前那個美好的女子都隻是薛翎瑤裝出來欺騙自己的,若是君若寒還是像以前一樣的對薛翎瑤心存好感,這自然是沒什麽大事,可是現在不一樣了,君若寒的心中,已經都是薛翎櫻的影子了。

君若寒甚至想過,要是沒有薛翎瑤的話,自己或許就不會這樣對待薛翎櫻,那麽薛翎櫻就還會留在自己身邊了,那麽也就君辰逸來跟自己搶了,更加沒有自己與薛翎櫻的和離,還有薛翎櫻與君辰逸的婚事了。

想著原本是自己的女人呀,可是在那天之後,便已經屬於了君辰逸,隻覺得渾身難受的想要一塊塊的挖下來才覺得舒服,而這一些,都是薛翎瑤造成的。

君若寒自動的忘記了原本傷害薛翎櫻最深的就是他自己,也忘記了原本君若寒對待薛翎櫻是多麽的冷漠,其實若是君若寒當初對薛翎櫻好一些的話,以薛翎櫻以前的性子,就算心裏不願意,還是會以夫為天,答應薛翎瑤進門的。可是就是君若寒對薛翎櫻沒有一絲的情義,就連碰都沒有碰過薛翎櫻一下,所以在發現君若寒與薛翎瑤有了關係之後,才會心灰意冷的決定就這麽了結了自己。

不過也正是因為薛翎櫻的一時想不開,才有了新的薛翎櫻的存在,若是薛翎櫻依舊軟弱可欺,君若寒依舊也是不會看他一眼的。現在薛翎櫻有了變化,吸引了君若寒的目光,君若寒自動的忘記了自己對薛翎櫻的傷害,反倒把所有的錯都推到了薛翎瑤的身上,真是何其可笑。

可是君若寒卻是不這樣看的,在他看來自己是沒有錯的,自己一開始不喜歡薛翎櫻,那就是薛翎櫻早就算計好了,早就打算了想要離開自己,自己對薛翎櫻冷漠,那也是薛翎瑤的錯,要不是薛翎瑤吸引了自己的目光,薛翎櫻就不會這麽堅決的離開自己了,說不定二個人還是有機會的。

君若寒想的理所當然,對薛翎瑤也是不打算再客氣了,可是薛翎瑤卻是渾然不知,在薛翎瑤看來,隻要自己還是君若寒的救命恩人,君若寒就算不再喜歡自己了,依舊會對自己留幾分顏麵。就算以後君若寒身邊還會出現別的人,可是自己依舊是特殊的,可是這份特殊原本不是屬於自己的,是屬於薛翎櫻的,是自己搶了薛翎櫻對君若寒的救命之恩。

想到君若寒現在對薛翎櫻的不同,若是再知道了薛翎櫻才是當日救他的那個人,那麽別說自己想要爬上正妻的位置了,隻怕在君若寒的身邊,就連站也沒有地方站了。

“真是該死,為什麽薛翎櫻就是這樣的陰魂不散呢?”薛翎瑤憤怒的再一次把自己的茶杯敲碎,這可是房中僅存的幾件還保存著的物件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