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別說這小丫頭心裏心疼,就連站在屋外的君若寒也是有些心疼了,薛翎瑤原本還是很得寵了,君若寒想著自己以後也會常來,不如把薛翎瑤屋裏安排的舒服一些,這樣以後自己待的也舒服,自然是放了不少的東西。

可是這些東西現在都成了碎片,雖然這些東西對君若寒來說,倒不見得是比多大的支出,隻是現在君若寒在待在宣王府,宣王府的主人是宣王,就算君若寒是宣王的世子,可是到底還不是名正言順的可以對府裏所有的東西都做主。

更何況,房裏的很多東西都是君若寒喜歡的,撇去價值不說,發現這些東西都沒了,君若寒心裏總是有些不舒服的。

君若寒心中對薛翎瑤的不滿更甚,既然連自己對她的好意都不知道珍惜,她薛翎瑤居然張狂到了這個程度,難道就隻是因為幾天沒有去看她,就可以鬧成這樣,那麽以後呢,要是自己幾個月不去看她,還不知道她要幹出什麽來。

不管現在君若寒對薛翎瑤怎麽樣,可是以前倒是真心的想對薛翎瑤好的,現在這些好意都碎成了片,君若寒心裏的怒火又上升倒了一個高度。想著薛翎瑤那憤怒的樣子,自己的很多事情都沒有瞞著薛翎瑤,想來她心裏也是有數的,要是她以後真的要和自己過不去,那麽自己的下場可就不妙了。

想著自己的把柄落在了這麽一個,當麵一套背後一套的女子手中,這可不是什麽好事呀,君若寒陰陰的覺得不妙,現在已經不是自己願不願意疼愛學要的問題了,而是怎麽解決掉薛翎瑤這個麻煩的問題了。

君若寒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心狠,想要做大事的話,總是要小心一點才好。君若寒心裏倒是不覺得處置了一個薛翎瑤有什麽難的,隻是說到底到底也是疼愛過的女子,當初二個人也是有過美好的時光的。再怎麽說,薛翎瑤也救過自己的性命呀。

君若寒隱隱的又有些後悔,可是在聽到薛翎瑤的低語時,仿佛自己所有的忍耐都成了笑話,自己居然會疼愛薛翎瑤這樣的女人,居然會為了薛翎瑤這樣的女人而冷落薛翎櫻那樣的讓自己動心的女子。

小丫頭原本輕輕的勸說著薛翎瑤不要再多心了,就算世子又這麽幾天沒有來看薛翎瑤,可是比起其他大戶人家,這已經算是得寵的。

薛翎瑤卻是仿佛沒有聽到一般淡淡的說道:“要是君若寒知道當初救他的不是自己,是薛翎櫻還會這樣的對自己好麽?”

薛翎瑤原本是不會把這個秘密泄露出來的,隻是這些天的折磨已經讓薛翎瑤的心越來越難以承受了,要是再這樣下去,隻怕薛翎瑤會瘋掉的。

自小到大,薛翎瑤就嫉妒薛翎櫻如此的受到薛平的疼愛,就算自己再是努力,薛平也是偏愛薛翎櫻多一些。可是薛翎瑤卻事自傲的,各方麵都向著想要勝過薛翎櫻,她相信總有一天,薛翎櫻會離開薛家,這樣的木頭美人總是會嫁人的,就算薛翎櫻嫁到了什麽好人家,可是就憑她被薛平保護的這樣好,隻怕以後的日子也是不好過的。

可是自己卻是不一樣,自己的相貌並不比薛翎櫻差,比起薛翎櫻那略帶羞澀的樣子,自己不自覺的散發出的自信,言語間的溫婉可人可能打動男人的心。而自己也是薛家的女兒,自己的母親就算是繼室,自己也算得上是薛家的嫡女,隻要自己努力,一定可以高過薛翎櫻一等的。

可是為什麽,為什麽會這樣呢?那日明明救君若寒的是薛翎櫻,可是自己卻為了跟薛翎櫻爭,冒充了薛翎櫻,所以說,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是拜薛翎櫻所賜。

自己一向看不起的薛翎櫻,卻是她給了自己在君若寒眼中的那一分特殊,真是何其可笑呀。就算自己很滿意君若寒的眼裏隻有自己,很滿意君若寒為了自己冷落薛翎櫻,很滿意自己成為側室,而薛翎櫻卻與君若寒和離了。

可是薛翎瑤心裏清楚的很,自己得到的這一切都是因為君若寒,是自己救了她,說到底,自認為自己這樣的出色,可是自己卻是因為薛翎櫻得到了這一切,可笑自己這樣的看不上薛翎櫻,說到底卻是靠著薛翎櫻。

就好像自己是薛翎櫻的替身一般,每次看到君若寒提到薛翎櫻時候的那種不屑,就好像君若寒是在對真實的自己一樣。

這個想法早就有了,就算是在君若寒最疼愛薛翎瑤的時候,薛翎瑤都會想,要是君若寒知道自己不是那日真正救他的那個人,自己冒充了薛翎櫻得到了他的信任,得到了他的疼愛,那麽他會怎麽對待自己呢?

這樣的想法日日的折磨著自己,君若寒對薛翎瑤好的時候,薛翎瑤會擔心,在君若寒不來看薛翎瑤的時候,這種想法更是讓薛翎瑤難受的吃不下飯,睡不著交,要是再這樣下去,薛翎瑤真的會瘋掉的。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86.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