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若寒心中自然也是明白下人之間大多是采高走低的,今天看你得寵,就多巴結著你,今天看你落魄了,自然是沒什麽人願意來管你的死活了。君若寒心中雖然有些不屑,可是看著門庭冷落,心裏倒是生出幾分痛快來。

或許當初薛翎櫻也是這麽熬過來的,可是自己也沒有在意過,也沒有想過要去管薛翎櫻過的好不好,隻要薛翎櫻能活著就好了,現在看來,這樣的日子當真是不好過呀,也難怪薛翎櫻那時候總是一副愁苦的樣子,想來也是熬不住了。

等君若寒走進了內室,隻見薛翎瑤已是躺在了**,隻有一個小丫頭在給薛翎瑤喂藥。看薛翎瑤那蒼白的小臉,想來自己那一腳也夠薛翎瑤養上大半年了。

“真是沒想到,世子爺居然還會來看我。”薛翎瑤的聲音原本是十分的動聽的,可是現在的聲音卻是帶著幾絲沙啞,再配上薛翎瑤那蒼白的臉色,更是顯得淒涼。

君若寒也是不在意薛翎瑤言語中的諷刺,隻是靜靜地看著眼前的女子,原本還是那樣姣美的一個女子,現在就已經變成了這樣樣子,倒是可惜的很。

可惜現在的君若寒早就沒有了憐香惜玉的心情,看著薛翎瑤,他隻想說幾聲活該。君若寒也不是完全的沒有心眼,自然知道在這些事情上,自己也是有錯的,可是君若寒卻是不願意糾結在這點上,隻是想著薛翎瑤的錯,這樣君若寒心裏覺得舒服,也有信心再繼續追求薛翎櫻,可是薛翎瑤卻成了十惡不赦之人。

現在的薛翎瑤又怎麽會不知道君若寒在想什麽呢?就算君若寒當時看不上薛翎櫻,可是既然已經娶了,若是有幾分善心的話,對薛翎櫻這個妻子,隻要有幾分尊重,事情也不會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

可是薛翎櫻卻是清楚,君若寒這個人是不會看到自己的錯誤的,或許這樣說,君若寒明知道自己做錯了,可是他也是不會承認的,隻會把自己的錯推卸到別人身上,不僅自傲,更是自私。當初君若寒認識薛翎瑤救了自己,也是想過要給薛翎瑤正妻的身份的,可是卻為了得到薛平的支持,不得不娶了薛翎櫻,這對君若寒來說,是一件覺得恥辱的事情。

可是明明是君若寒自己的選擇,卻把這件事情的錯都怪在了薛翎櫻的身上,之後對薛翎櫻的冷漠,輕視,除了薛翎瑤的挑撥之外,君若寒把自己的無能都怪在了薛翎櫻,認為是薛翎櫻的存在,君若寒不能把整齊的位置留給薛翎瑤,更是認為若是沒有薛翎櫻的話,那麽君若寒去了薛翎瑤之後,也同樣可以得到薛平的支持,所以一切都是薛翎櫻的錯。

就是這樣怪異的心裏讓君若寒無比的討厭薛翎櫻,除了冷漠之外,更是無比的厭惡,現在同樣的,君若寒不認為自己當初有什麽過激的行為,隻是被薛翎瑤蒙蔽之後,才會這樣的對待薛翎櫻,更是因為薛翎瑤的原因,自己失去了薛翎櫻。

真是可笑,君若寒原本喜歡與厭惡的人就這樣的轉換了,薛翎瑤為人還是很聰明的,隻是因為對薛翎櫻的嫉妒,蒙蔽了自己的眼睛。薛翎櫻跟在君若寒身邊這麽久,自然明白君若寒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的性子,發生了這麽多的事情之後,薛平這個父親隻怕也不會再認自己了,而自己視為終生依靠的君若寒,更是如此的厭惡自己,現在的薛翎瑤已經什麽都不怕了。

麵對著冷冰冰的看著自己的君若寒,薛翎瑤反倒是笑了起來。真正是可笑呀,現在唯一能來看自己的,居然是君若寒。現在自己唯一的作用,就是讓君若寒好好的發泄他的怒火吧。

君若寒倒是有些吃驚薛翎瑤現在還笑的出來,這個笑容好像在提醒著自己的失敗,這一切都是薛翎瑤的錯,可是現在薛翎櫻與君辰逸雙宿雙棲,可是自己卻隻有自己在承受著一切的痛苦。既然自己不痛快,薛翎瑤隻能比自己更可憐,要是讓薛翎瑤就這麽死了,實在是太便宜她了。

“我不會讓你死的,我會讓你留在這裏,看著我的錦繡前程,可是你卻隻能慢慢的等死。”君若寒輕輕的將手中的一個信封摔倒薛翎瑤臉上,薛翎瑤也沒有想著去撿起來,隻是低頭看去,是“休書”二個字。

“哈哈哈…”居然是休書,君若寒居然沒有想著殺了自己,居然還有空給自己寫休書,真是好笑得很。

“你不用再惺惺作態的,不管做什麽,我都不會原諒你了。作為棄婦,你隻能在這裏等死。”君若寒一點都不覺得自己又多仁慈,在他看來,這樣的苦苦守著,比痛快的給薛翎瑤一個白綾更好,隻要想到薛翎瑤在這裏受苦,他才會覺得痛快。

薛翎瑤不屑的輕哼一聲道:“那我們就拭目以待,看看到底是誰最先倒黴了。既然世子留我一條命,那我便好好的活著就是了。”

之後薛翎瑤便不再搭理君若寒,直接端起小丫頭手裏的藥碗,直接一口喝了下去。舌尖傳來的苦澀讓薛翎瑤不由皺眉,可是心中的苦卻是更甚,原來自己所做的一切,到了現在,都是一場夢呀。

可笑薛翎瑤自認為自己什麽都比薛翎櫻強,以後的人生也會比薛翎櫻更為錦繡多彩,可是到頭來,薛翎櫻會成為安王的正妻,是堂堂親王的妃子,更是由皇上賜婚,以後隻要不作出什麽出格的事情,那麽她的位置就永遠都無法替代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88.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