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辰逸坦然的麵對著君若涵的挑撥,眼瞅著幾件可有可無的小事,已經上升到了微臣之道了,就連位置上的皇上臉色都有了些不好看,也不知道君若寒這是怎麽了,平時就算與君辰逸要爭辯幾句,也還是知道分寸的,現在這個樣子是要鬧哪樣呀?

“安王不過是個閑散的王爺,你們這是要朕治他的罪麽?安王是朕的小弟,兄長疼愛幼弟本事常理,在你們嘴裏難道就成了縱容臣下目無法紀的昏君了麽?”皇上也是有些煩了,看這樣子,要是自己不說話,隻怕這件事還沒完沒了的了。

果然在皇上說了這幾句話之後,那些老掉牙的酸文是不敢冒出來了,君若寒心裏暗恨皇上偏袒著君辰逸,隻是心裏再是不滿,也隻能跪在地上求皇上贖罪。

君若寒也不想想,皇上對君辰逸倒是一貫的好,隻是對君若寒也是說的過去的,其實皇上倒也還算的上是個明君,隻要你安分守己,皇上也是不介意對自己的晚輩多有疼惜的。

本來皇上也是不想開口的,每每君若寒欺負到君辰逸的頭上時,很快君若寒也是會倒黴的,二個人年紀差不多,從小也是這麽鬧過來的,可是這次君辰逸居然能忍得住,一句話也不願意開口,這是故意要自己開口,好讓君若寒連反駁的機會都沒有呀。

皇上隻覺得自己真是太疼君辰逸了,這樣寵下去,是要被寵壞的呀。既然事情鬧成這樣,皇上也不願意再多說什麽,隻數落了君辰逸以後做事要當心便是退朝了,自然是把君辰逸給留了下來。

現在倒是沒有外人了,君辰逸嬉皮笑臉的跪下給皇上磕了二個頭道:“多謝皇兄為臣弟解圍。”

已經習慣了君辰逸在自己麵前這樣的放肆,皇上也不難為他,倒是拿起一旁的點心直接丟給了君辰逸,無奈的笑道:“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小子在想什麽。你要是想要開口,還能讓他們這麽張狂的在你身上潑髒水麽?你不過是嫌麻煩,想要朕給你解圍之後,一勞永逸,他們就不敢提這個事了。你倒是打的好算盤,倒是讓朕來給你擦屁股。”

君辰逸依舊笑嘻嘻的將皇上丟給他的點心塞進了嘴裏,這點心是君辰逸小時候最喜歡吃的。很多時候,君辰逸過來的時候,皇上桌子上都會放著幾塊這樣的點心,君辰逸知道皇上倒是對點心沒什麽講究,這是知道自己喜歡,才會這樣的安排的,這是皇上對自己這個小弟的疼惜呀。

君辰逸早就不記得自己的父母長的什麽樣了,隻記得皇上對自己的好,這份感情說是兄弟之情,倒是更像父子之情一般。皇上這些年把暗夜門交到自己手上,君辰逸明白這是對他的信任,暗夜門所做的事情雖是誅殺大臣,可是所殺的大臣都是死有餘辜的,為了外敵給的利益,就出賣國家的情況,自然是該死得了。

可是這些年來,君辰逸也知道自己掌握著暗夜門,也是極為凶險的,要是出了事,皇上就算想救自己,也是不可能再救自己的了。隻是君辰逸卻並不後悔,皇上對自己的照顧,是自己怎麽也無法回報的,再說做的事情也是為了國家,自己就算豁出命去,也是不會後悔的。

現在吃著皇上給的點心,心裏卻在盤算著,皇上可不是這麽小氣的人,可是看他這副樣子,是不是又有什麽任務需要自己去完成了呢,好不容易清閑了這麽一天,怎麽著也要休息個一天呀。

現在皇上還沒有開口,自己還不如先向皇上求饒算了,雖然若是真的有了什麽事,自己求饒也是沒有用,可是總要為了自己的福利爭取一把呀。

“皇上,你可別有又有什麽事要臣弟去處理啦,臣弟可是好久沒有去陪我的未婚妻了。這婚事可是皇上給臣弟安排的,要是黃了,那臣弟的臉麵可丟大了呀。”君辰逸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可是這副樣子落在皇上的眼中,直接不客氣的“呸”了一聲。

“你還好意思說,薛翎櫻這個女人可不是你自己看上的麽?現在君若寒不服氣,當然要找你的麻煩了,你還不知道謝我?今天這件事,你得給我去辦好了,不然不要怪朕取消你們兩得婚事,然後再給薛翎櫻跟君若寒賜婚。”皇上說的輕描淡寫,可是對麵的君辰逸已是被嚇得不輕呀。

皇上你這樣的朝令夕改真的好麽?麵對皇上眼中的調侃,君辰逸心中無奈,看來今天這個任務,自己是必須去完成了。薛翎櫻呀薛翎櫻,你可不要怪我呀,等過了今天之後,這事情也是差不多了,本王一定好好的去陪你。

“你可小心著點,今天這個人可是不好對付。不僅身在高位,更是愛惜自己的性命。”皇上沒有繼續再說下去,隻是這話,君辰逸已經是聽得明白了,位高權重便是有能力保護自己的性命了,再加上對性命的看重,那在防衛上自然更是小心了,這樣的人對付起來更是麻煩的很呀。

皇上你確定你不是為了讓我接下這個任務,才為我出頭的麽?

看著君辰逸眼中的不滿,皇上也是不在意,淡淡的說道:“這次真的不比以前,你千萬要當心。若是被抓到了,朕就算是想要救你,也是不容易的。”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8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