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倒是沒說什麽,朝中那些大臣又一次震驚了,各方的勢力都不再沉默了,有希望皇上嚴懲暗夜門的,有指責楚為國不堪為臣的,更有彈劾宣王任人唯親,居然讓楚為國這樣的臣子擔任侍衛總管這樣的重任。

這個職位說大不大,可是擔任著皇城的安全。都說修身齊家平天下,像楚為國這樣不知檢點,更是視朝廷法度為無物的臣子,別說擔任重任了,就算是入朝為官都是不夠格的呀。

其實朝中官員有不少人背地裏也是會有這樣的癖好,這些事情也是管不好的,隻是偏偏現在鬧的這樣的人盡皆知,是擋也擋不住了。因著對楚為國的不滿,宣王這個推薦人,也自然是跟著一起倒黴了。

宣王不僅是楚為國的推薦人,更是他把原先的秦將軍關進了大牢,這就不免讓人聯想到什麽了。宣王這次舉動這樣的大,暗夜門一個沒抓到不說,更是把朝中這些有才敢有傲骨的官員抓了不少。

一時間,已是有大臣聯名上書,希望皇上撤除宣王抓捕暗夜門的行動,宣王這番行動更是給朝廷的次序帶來了極大的破壞,更是要求皇上嚴懲宣王。

宣王的心一下子被提了起來,這次的事情他也算是受了無妄之災呀,這楚為國投奔了宣王不假,又是有戰功的。宣王身邊也是缺這樣的人,在秦將軍被抓之後,便是楚為國大好的機會,宣王便是推薦了楚為國。

宣王心裏原本還有些擔心皇上會不會答應自己,可是皇上倒是答應的爽快,可是誰知道結果會變成這樣?

宣王心裏還覺得委屈呢,原本這件事情,自己也不會是順勢而為,誰知道楚為國居然會被暗夜門盯上了,丟了性命倒也算了,到時候再去物色合適的人選就是了,可是偏偏楚為國居然是這樣的不檢點,死都死了還死的這樣的不光彩。

現在麵對著這樣壓力,宣王隻覺得自己的腦子就要炸了,原本還想著在朝中驚醒大清洗之後,再換上自己的人,這樣好的機會落在自己手裏,到時候隻要宣王抓住機會,這皇位便會落到自己的手上。不想出了這件事之後,隻怕事情還沒結束,自己就已經被關進大牢了。

現在唯一的指望,就是可以摸到暗夜門的門路,這樣對皇上也算是有了交代了,若是可能的話,抓到暗夜門的門主,那麽自己的危機就算是過去了。隻是暗夜門實在是太過狡猾了,這麽多天以來,就連暗夜門裏的一個人都沒有抓到過。

第二日,麵對朝堂之上的一個個的指責,皇上淡然處之,安王微笑不語,唯有君若寒滿是擔憂的看著眼前的局麵,要是再這樣下去,隻怕宣王今天就要被打下大牢了。雖然宣王是朝中為數不多的親王,更是皇上的長兄,可是麵對現在的群情激奮,隻怕皇上也是無能為力的。

再看龍椅上的皇上,倒是沒有這個心思維護宣王的意思,畢竟這些天,宣王的所作所為是有些過了,打著維護皇上的旗號,宣王這些天抓的都是皇上信任的臣子,更是皇上的得力幹將,皇上能容忍到現在已經是不錯了。

在聽完大臣的意見之後,皇上倒也沒有馬上下結論,隻是淡淡的看向宣王,現在這個時候宣王再不說些什麽,隻怕馬上就有二名侍衛直接把宣王推下去了。

君若寒隻覺得自己的腦袋“嗡嗡”隻響,要是宣王完了的話,這宣王的親王位置也就沒有了,那麽自己這個世子之位又有什麽存在的意義麽?

隻恨自己的父親不聽自己的勸告,現在群情激奮,隻怕宣王現在說什麽,都是錯了呀。

“皇上,暗夜門實在太過猖狂,隻是行為又極為詭異,為了引得暗夜門的出動,微臣隻又與楚為國合作,想要引出暗夜門。結果楚大人為國捐軀,實在是可惜呀。”宣王總算是沒有再沉默下去了,挺直了腰板為自己爭辯起來,隻是這樣的話聽起來也實在是太過敷衍了。

且不說,二人的目的是為了對付暗夜門,現在暗夜門還沒有抓到,楚為國卻已經死了,這次行動算是失敗了。再則說了,就算你們真的是這麽打算的,可是為什麽偏偏選擇這樣的方法呢?敗壞自己的名聲就算了,還丟了自己的性命,現在被查起來,就說是為了對付暗夜門,這話說出來,隻怕是沒有人會相信的呀。

一時間,宣王又成了被攻擊的對象,就算本來還想著為宣王說話的君若寒也是不敢說什麽了。自己這父親到底是怎麽了,就算想要編理由,也要編一個像樣點的呀,這話說的也太不靠譜了,就算換走是君若寒,他都是不會相信的呀。

“臣沒有胡說八道,這些日子以來,臣就一直覺得奇怪,為什麽沒暗夜門對朝中的事情這樣的清楚,下起手來也是這樣的十拿九穩,很有可能,暗夜門的人就在我們朝廷裏。隻有引出暗夜門,抓住他們的破綻,我們才有機會抓到他們呀。”宣王越說還越有道理,就算是再不靠譜的話,在他一臉認真的神態中,倒是顯得有些道理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9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