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如玉神態自若,毫不見絲毫的嫉妒,明明心中有著對君辰逸的感情,卻還是盡力讓二個人都自在些,這便是柳如玉的好處了。

要說柳如玉的相貌也是極為的出色的,性子又是剛柔並濟的,這些年能在一直不靠近女色的君辰逸身邊待了這麽久,也是有幾分本事的。

現在柳如玉調侃君辰逸,君辰逸也隻是無奈的笑了笑道:“我就是怕他擔心,才想著讓你幫我遮掩。隻要過了這些日子,你便去過你想過去的日子吧。不過這幾天還是要辛苦你了。”

柳如玉無奈,說了半天還不是要靠自己。不過柳如玉也是不在意,輕輕的幫君辰逸換上了幹淨的紗布,已經有好久,君辰逸沒有受過這麽嚴重的傷了,若是傷口再進去幾分,隻怕君辰逸這條命也算是完了。

柳如玉心中不免生出了幾分心疼,又不想讓君辰逸看出來,強忍著眼中的淚水,繼續諷刺君辰逸道:“你就怕薛姑娘知道了你的傷勢擔心,那你就不怕薛姑娘過來找你的時候,沒看到你跟我在一起,他心裏不舒服麽?我現在幫著你掩飾,可是薛姑娘卻是不知道呀,若是她以為我跟你有了什麽,這不是你給你自己找不自在麽?”

柳如玉心裏也有些不明白君辰逸在別的事情上這樣的明白,為什麽偏偏在感情上就這樣的糊塗呢。比起擔心君辰逸的傷勢,若是看到君辰逸與自己在一起,隻怕薛翎櫻會更加的難受的。現在外麵更是在傳自己將要成為君辰逸的妾氏了,要是薛翎櫻知道了找過來,可別誤會了才好呀。

君辰逸也是知道柳如玉是為自己好,可是君辰逸心中卻是苦笑了,要是薛翎櫻真的擔心自己好呀,可是薛翎櫻會麽?

那幾日,自己天天的去看望薛翎櫻,可是薛翎櫻卻是那麽的冷漠,就算比起以前二人的相處,都沒有這樣過,明明是在眼前的人,君辰逸覺得就好像離自己很遠很遠一般,就好似隨時要離開自己一般。

君辰逸心中著急,卻是沒有辦法,君辰逸想過不管薛翎櫻願不願意,自己都不會讓薛翎櫻離開的,直到現在才發現,若是薛翎櫻這樣的悶悶不樂,君辰逸寧可讓自己痛苦,也不想讓薛翎櫻這樣的難過。

君辰逸也想過,去看看薛翎櫻,告訴薛翎櫻若是她願意的話,她不管想去哪裏,想去幹什麽,君辰逸都不會攔著她的,可是真的走到那一步時,君辰逸卻是怎麽也走不動了。君辰逸苦笑,自己受傷之後,倒是更加優柔寡斷了,可是也隻有麵對薛翎櫻時,自己才會這樣,或許這就是他的劫數吧。

君辰逸想的出神,柳如玉已是為君辰逸換好了藥,披上了衣服,見君辰逸走神,也隻是無奈的搖了搖頭,把新熬的藥放在了君辰逸麵前。

中藥獨特的香味讓君辰逸回過神來,他倒是不怕吃藥,直接一口把藥喝了進去,便是靠在窗口,任由自己閉著眼睛,靜靜的坐著。

君辰逸真的樣的寫意,柳如玉也不去打擾她,拿了本書在一旁靜靜的看了起來,現在的環境,寧靜而又安詳,二人本來就是相識多年,雖然沒有進一步的關係,隻是二個人彼此熟悉,就算不說話也是不覺得尷尬的。

原本是二個熟悉的人在那各做各的,打發時光,可是落在別人的眼中,隻怕就是郎情妾意,彼此相伴了。二人原本都是心思縝密之人,柳如玉不同武學,卻是反應靈敏,天生對聲響能極快的反應過來,君辰逸更是習有武藝,若是有什麽動靜,早就反應過來了。

可是偏偏現在的二個人一個靜思,一個看書,可是心裏都在想著各自的心思,一時走了神,卻沒有發現窗外靜靜站著一個美麗的女子。

那女子皮膚淨白配上柔美的五官,雖然稱不上傾國傾城,卻是別有一番風情。這樣的女子原本是應該生活的無憂無慮,開心的過著每一天的,可是現在的她卻是愁眉不展,看著屋內在一起的君辰逸,柳如玉,也不知道是在想什麽,居然輕笑了起來。

這笑聲不大,卻引起了君辰逸的反應,這是…君辰逸猛地跳了起來,回頭望向身後,隻留下一個背影,那正是君辰逸一直在想念的薛翎櫻呀。

天哪,這一切都被薛翎櫻看到了麽?君辰逸雖然跟柳如玉並沒有什麽,可是現在被薛翎櫻看到了,君辰逸心中卻是覺得心虛,就好像自己真的做了什麽對不起薛翎櫻的事情。原本想著薛翎櫻不會來看自己的,可是原來自己錯了,薛翎櫻真的來了,她來看自己了,這說明她心裏是有自己的呀。

要是以她的性子,看到自己與別的女子在一起,薛翎櫻又對自己沒有什麽感覺的話,她是不會這樣一聲不吭的就離開的。可是現在,薛翎櫻卻是看到了這樣的一幕,雖然二個人沒有什麽過分的舉動,可是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去看望薛翎櫻了,現在又跟別的女子待在一起,薛翎櫻自然會想到什麽。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9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