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小馨說完之後,心裏也是舒服了,隻覺得心中害怕,卻是一點也不後悔。可是一說完,看著君辰逸的臉色這樣的難看,心中一抖,原本忘記的害怕,現在加倍的湧上了心頭。

一旁的小錦比小馨年長幾歲,自然是知道君辰逸沒有平時看起來的那般好脾氣,現在看君辰逸這樣的臉色,隻怕小馨要闖禍了。

小錦忙是也跟著跪在了小馨的身邊道:“請王爺饒過小馨吧,小馨也隻是遵從王爺的命令,一心一意的伺候姑娘呀。這幾天就算姑娘什麽都不說,可是奴婢們都看的出來姑娘心裏是記掛著王爺的呀,原本姑娘一直都忍著不說,可是卻聽到王爺要娶別的女子,姑娘自然是心中痛苦。那也是因為姑娘對王爺是一心一意的,所以才會傷心的呀。王爺就是要生氣,要罰,就請饒過姑娘,饒過小馨,隻怪小錦沒有攔著姑娘呀。”

小錦說著便是給君吃呢一磕了個頭,不得不說小錦說的話更是覺得貼心,君辰逸原本的怒意在聽了小錦的話之後,隻剩下了自責。

哪裏還想著要怪罪這二個丫頭呀,薛翎櫻心裏有自己,記掛著自己,這就是最好的消息。這一切都是自找的,這流言也是君辰逸讓人傳出去的。

經過跟宣王那樣一鬧,宣王一時也是沒有行動,隻是以宣王的性子隻怕是不會就這麽算了的。為了掩人耳目,君辰逸便想到了,讓人流傳出自己將要納妾的消息,這樣君辰逸與別的女子在一起,又是新鮮勁,自然是不大出門了,這也就不會讓人覺得有所懷疑了。

最重要的是,君辰逸不想薛翎櫻知道,不管薛翎櫻對自己的心意怎麽樣,可是到底二個人認識這麽久了,薛翎櫻要是知道受傷了,一定也會擔心的。在傳出自己要納妾的消息之後,君辰逸倒是沒有什麽擔心,薛翎櫻對自己好似並不在意的樣子,就算知道自己要納妾的話,想來也是不會在意的。

君辰逸心中其實還是薛翎櫻會介意的,會因為自己與別的女子有關係而感到不開心的,所以在傳出這個消息之後,君辰逸更是希望薛翎櫻會跟自己鬧,就算打自己,罵自己,他都覺得沒有什麽。

可是現在呢,君辰逸已經明白薛翎櫻是在意自己的,可是薛翎櫻卻是不再了,那麽這一切還有什麽意思呢?

君辰逸苦笑,淡淡的說道:“你們二個都沒有錯,錯的是我,為什麽我不早點來看看薛翎櫻,告訴薛翎櫻,我有多麽在意她。”

君辰逸失魂落魄的離開了薛翎櫻住的小院子,在薛翎櫻走了之後,這個原本讓君辰逸無比喜歡的小院子,也就沒有了什麽吸引力了。

派出去的人四處尋找,最後給君辰逸的消息是,薛翎櫻居然又回到了醉夢閣。二人是在醉夢閣認識的,現在再次聽到醉夢閣的名字,君辰逸微微一愣,往日的記憶又一次湧上心頭,自己真是傻,為什麽居然看不出來薛翎櫻對自己的心意呢?

薛翎櫻可以對自己冷漠,可以對自己冷言冷語,那都是自己應該承受的,為了抱的美人歸,這些又算什麽呢,可是自己為什麽會退縮呢。這些日子以來,自己也是十分的想念薛翎櫻,真是恨不得日日夜夜都守在薛翎櫻的身邊,可是自己居然會傻的沒有來看薛翎櫻,現在薛翎櫻走了,自己真是活該呀。

以前的事情都是自己的錯,那麽現在絕對不能再錯下去了,君辰逸瘋了一般的趕到了醉夢閣,隻想著可以早一點見到薛翎櫻,那麽自己的心也會早一點放心。

可是到了醉夢閣之後,卻是被攔住了,君辰逸正是心急的時候,哪裏願意跟這些小嘍嘍多囉嗦。隻是君辰逸身邊待得人並不多,醉夢閣經營這麽多年,自然是養著不少人的,就算沒有君辰逸所待得人有本事,可是人一多,也是麻煩。

眼看這就打起來了,那老鴇忙是走出來打了圓場。

“這位公子呀,我們這雖說是下賤的地方,可是也是講規矩的。現在花月眠姑娘不願意見客,老身也未公子說過好話,可是姑娘就是不願意呀。還請公子明日再來吧。”這老鴇子也是見過不少有身份的公子,一看君辰逸這穿著氣度也知道不是普通人家,自然是希望留著這個客人的。

可是人家花月眠並沒有賣身到醉夢閣,若是老鴇子硬要花月眠見了客,要是惹惱了她,隻怕走了的話,那可就是得不償失了。少了一個紅牌姑娘倒是沒有什麽,可是這花月眠的名氣已經有了,要是去了別的青樓,那麽自己的損失可就大了呀。

老鴇子打定了注意,便是決定攔著君辰逸不讓他進去了,可是君辰逸哪裏可依,把老鴇子往旁邊一推,這就準備要硬闖了。老鴇子也不惱,這樣性急的客人她也是見得多了,隻是有時候想要吊著客人的胃口也有的是辦法。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93.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