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以前的君辰逸說話間已是可以把君若寒氣的半死,很多時候,在嘴角上的功夫,總是君辰逸占得上風,可是現在,君辰逸實在是沒有心思再跟君若寒多廢話了。

居然剛肖想自己的薛翎櫻,今天就讓你知道,你到底有沒有這個本事跟本王爭。平時君若寒跟自己過不去,君辰逸都不是很在意,雖說二個人的年紀差不多,可是在君辰逸的眼中,君若寒就像一個被寵壞的孩子一般。

君辰逸早就想不起來自己的父母是什麽樣子了,雖說是先皇的幼子,君辰逸的身份也算是尊貴的,可是君辰逸自小就沒有享受過父母疼愛的樣子是怎麽樣的。唯一疼愛君辰逸的隻有現在的皇上了。

隻是皇上就算對君辰逸不錯,隻是皇上總歸是皇上,皇上有他的責任,不可能像普通的兄長疼愛弟弟一般的對待君辰逸。可是君辰逸卻是知足的,皇上對他的疼惜,他也是感受的到的。甚至於說,君辰逸還有些感謝這樣的人生,比起君若寒這種被父親看顧著長大的人,君辰逸就好似在看一個不懂事的孩子一般。

隻是君辰逸也是沒有這樣好的脾氣,二個人年紀相似,君辰逸比君若寒更得皇上的照顧,君若寒自然是不服的,總是想著辦法跟君辰逸找麻煩。隻是君若寒也算的上是極為優秀的,但是比起君辰逸來,總是差了幾分。

隻是每次吃虧的都是君若寒,君若寒自然是不服氣的,總想著要找回麵子,可是君辰逸看似漫不經心,可是不管是各方麵都是極為優秀的。

君若寒是人前用功,而君辰逸卻是不想讓人看見,很多時候都會被人誤認為天資聰穎,其實君辰逸也的確很聰明,隻是君辰逸一直都知道明則保身,這副心不在焉的心態,就是君辰逸的保護色。

以往的君辰逸或許還會讓著點君若寒,實在心裏不舒服便會在私底下再找君若寒的麵子,這便是所謂的陰損。隻是現在的君辰逸已是怒火中燒,自然是不會再讓著君若寒了。

君若寒倒是有幾分本事,隻是比起現在全力以赴的君辰逸來說,就顯得有些不夠看了,現在君辰逸的這一掌打來,可以說是用了七八分的功力,再也沒有了往日的心不在焉,眼中滿滿的都是殺氣。

君若寒原本還不在乎,因為與君辰逸打了這麽久的交道,在他看來君辰逸不過是自恃聰明,本事倒也沒什麽,隻是沒想到,自己也是用了全力接上君辰逸的這一掌,明顯感到了自己的吃力。

真是沒想到,君辰逸居然有這樣的本事,君若寒的額頭已是冒出了微汗,可是這個時候,有著不少人在看著,雖然也不見得會知道自己就是宣王世子,對方是安王,隻是薛翎櫻還在裏麵,保不齊現在就在暗處看著,自己一定要讓薛翎櫻知道,比起君辰逸來,自己才是最適合薛翎櫻的。

想到薛翎櫻,君若寒又是一陣的心痛,若是沒有眼前的君辰逸搗亂,薛翎櫻就算心中痛苦,也會老老實實的待在薛家。在自己知道薛翎瑤騙了自己之後,自己就可以與薛翎櫻重新開始。

可是為什麽君辰逸就要這樣的與自己過不去呢?明明薛翎櫻就是自己的,在薛翎櫻救了自己之後,自己本應該好好的對待薛翎櫻,可是自己卻糊裏糊塗的對薛翎櫻這樣的冷酷,對薛翎瑤那個一直都騙自己的女人,這樣的疼愛,真是可惡!

不能再跟君辰逸再這樣浪費時間了,薛翎櫻在等著自己,隻要自己把事情跟薛翎櫻說清楚,薛翎櫻一定會原諒自己的。

君若寒心中一動,撤回一隻手的時候,冷光一閃,已是拿著刀像君辰逸刺去。

君辰逸心中一直都是看不起君若寒的,在他心裏,要是自己不讓著君若寒,君若寒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對手。隻是沒想到君若寒居然這樣的卑鄙,居然這樣的暗算自己。君辰逸眼見匕首刺來,隻能撤回了自己的掌力,往後倒退幾步,總算是避過了君若寒的暗算。

“真是沒想到,宣王世子居然這樣的卑鄙!”君辰逸躲過一劫,隻是剛才全力以赴的那一掌,實在是太過用力,隱隱的已是感覺到了自己傷口已經開裂了。

自己手上的事情可是不能讓別人知道的呀,更別提是眼前的君若寒了。君若寒若是知道的話,那麽宣王也就知道了,自己一直以來的努力也就白費了呀。

君辰逸知道現在不是硬拚的時候,若是別的事情,大可以瀟灑的離開,可是現在薛翎櫻就在房中,要是自己就這樣輕易的放棄,那麽薛翎櫻隻會認為自己不在意他。自己一時見不到薛翎櫻倒是沒有什麽,二個人總會有見麵的時候,可是現在君若寒來了,要是再對薛翎櫻做什麽,自己又不再身邊的話,薛翎櫻便會有危險的。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9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