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翎櫻現在是真的有些累了,原本想著隻要自己努力,總會有辦法過上自己想過的日子的,可是不知道眼前的二個人就是這樣的糾纏不清。

君若寒以前不是不待見自己麽,為的不過是薛家的支持罷了,可是難道要自己為了他的私心,就這麽受苦麽,薛翎櫻自然是不願意的。可是君辰逸,薛翎櫻心中隱隱發苦,原本想著君辰逸隻是為了負責才跟自己在一起,不想君辰逸就與別的女子在一起了。

若是君辰逸好好的對待自己,薛翎櫻心中還是舍不得離開君辰逸的,可是這些日子以來,薛翎櫻過的並不好,要是隻在一個小院子待著,等著自己的丈夫來看自己,這樣的日子跟以前在宣王府的日子又有什麽區別呢?

想著君辰逸與那女子自在的待在一起的樣子,薛翎櫻並不恨君辰逸,反倒是感謝君辰逸幫了自己這麽多,隻覺薛翎櫻再是大度,心裏也已經有了君辰逸,也會覺得心痛。

尤其是看他們的樣子,顯然是認識很久了,才會那樣的自然,自己做著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或許自己又是擋了別人的路吧。先是君若寒,現在是君辰逸,也不知道這樣的日子什麽時候是個頭呀。

下次如果再遇到別人追求的話,薛翎櫻打定主意,一定會先問問,你們可有了意中人?

“薛翎櫻,我知道你現在很恨我,可是事情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的。我是上了薛翎瑤的當了,我現在才知道當初救我的是你,我要是早知道,我一定不會這麽對你,也不會娶薛翎瑤的呀。”君若寒搶險開口,這是他最想跟薛翎櫻的話,也是心底最後悔的事情,現在能在薛翎櫻麵前說出來,君若寒自然是不會放過。

可是在君若寒看來,這或許很重要,他認為若是沒有了薛翎瑤騙了她,他就會好好的對待薛翎櫻,薛翎櫻也就不會離開了。可是君若寒不知道的是,薛翎櫻不是以前那個薛翎櫻,在薛翎櫻看來,這沒什麽大不了了。

就算薛翎瑤騙了君若寒,可是就算薛翎櫻沒有救過君若寒,君若寒就可以這麽對待薛翎櫻了麽?薛翎櫻穿越到了這個身子之後,第一次見到君若寒時,還是剛剛被人救起來,君若寒沒有一絲的安慰,隻是要求薛翎櫻不要再這件事情說出去。

當初薛翎櫻雖然是答應了,隻是因為剛來了這個世界,很多事情都隻能慢慢的了解,所以也就答應了,可是君若寒可以做到這麽無情,或者他看不上薛翎櫻,可是也不應該如此的對待薛翎櫻,好歹薛翎櫻沒有做錯什麽,隻是因為嫁給了君若寒,這就是薛翎櫻唯一做錯的事情了。

可是薛翎櫻不會忍氣吞聲,這樣的人既然討厭了,不管是出於什麽原因,薛翎櫻都不想跟這樣的人再待在一起。現在就算君若寒是真心的,薛翎櫻也不想搭理他,這樣的人在乎你的時候,或許會對你很好,可是一旦厭棄了你,便不會再管你的死活了。

就算你什麽都沒有做錯,你得了他的討厭,這就是你的錯,你就算死在他的麵前,他也不會眨一下眼睛。

現在聽著君若寒極為真誠的請求,薛翎櫻倒是笑了,隻是笑容中更多的是帶著苦澀,還好君若寒一開始不知道是薛翎櫻救了他,不然他要是好好的對待薛翎櫻的話,自己也見識不到君若寒的真麵目了。

現在薛翎櫻心情不太好,君若寒既然上趕著來跟薛翎櫻告白,那麽薛翎櫻也不在乎來個逗樂的。

“那麽世子的意思是…”薛翎櫻隻是靜靜地看著君若寒說著,可是聽著薛翎櫻的意思,好似是鬆了口,難道薛翎櫻真的打算給君若寒一次機會麽?

君若寒麵上一喜,原本還以為讓薛翎櫻知道自己的真心的話,要等很久,薛翎櫻才會相信自己,不想薛翎櫻現在就問自己想要怎麽樣。這不就是想要給自己機會麽?

看來君辰逸是真的惹到了薛翎櫻,君若寒也是聽說過君辰逸這段時間是要納妾了,想來就是因為這個惹怒了薛翎櫻,當初也是自己想要娶薛翎瑤,薛翎櫻便要求自己寫下了休書。

君辰逸,你可是自作孽呀!君若寒心中手不出的快樂,隻要薛翎櫻願意跟自己回去,自己保不準會因為某些原因納妾,可是起碼都是會照顧薛翎櫻的想法的,這樣也算是全了薛翎櫻的臉麵了。

“你放心,不管以前發生過什麽,我都會娶你。雖然現在你跟安王有了婚約,可是隻要你不願意,總會有辦法的。隻要你跟安王沒有了關係,我馬上就娶你過門,你依舊是我的正妻。至於薛翎瑤,我已經休了他,把他關起來了,你回去之後,你想怎麽處置,都有你受了算。”君若寒一臉寵溺的看著薛翎櫻說著,不說這言語中對薛翎櫻的尊重,就是這眼神也是夠甜蜜的。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95.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