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辰逸倒是沒有什麽,原本宣王就已經找上門來,想要全身而退就十分困難,但是被君辰逸牽在手裏的薛翎櫻,卻是心中一緊。

薛翎櫻倒不是擔心自己,隻是想著君辰逸身體不好,原本養了幾天的傷口,今天因為自己又一次開裂了,薛翎櫻還想著要好好的照顧君辰逸。可是現在宣王就這麽找上門來了,要是真的被宣王看管起來,還不知道要怎麽折騰君辰逸呢,薛翎櫻自然是有些擔心的了。

宣王是何等精明的人,看君辰逸沒什麽反應,可是看薛翎櫻一閃而過的擔憂,便是自己賭對了,隻要現在能查出君辰逸受傷,那麽剩下的事情就好辦多了。不管君辰逸再是怎麽狡辯,這罪名就算是定下了。

宣王淡笑道:“怎麽看未來的安王妃這樣的擔心呢?其實不用太過怕,我隻是檢查一下安王的身體,要是安王身上沒有傷口,這事就過去了。”

宣王說著便是揮了揮手,一直跟在宣王身邊一個上了年紀的老頭便是走了過來。看這老頭的樣子,也不是習武之人,身上隱隱還透著藥香,想來是宣王帶過來的大夫了。

剛才君辰逸說起大夫,宣王都沒有接話,現在卻是身邊待著大夫,想來宣王早就準備好了,這個大夫就是專門準備好了給君辰逸檢查身子的吧。

“你去好好的查看一下,我們安王到底有沒有傷口。”宣王撇了撇嘴,那大夫便想靠近君辰逸。

君吃呢一是何等自傲之人,不喜歡的人何曾讓他們靠近過自己。就是這麽寫年,君辰逸的身邊連服侍的丫頭都沒有一個,就是現在受傷了,顯示柳如玉,也是相識多年,脾性都是很和君辰逸的,雖說沒有什麽私情,卻也是好友,現在在君辰逸身邊的薛翎櫻更是不用說了,更是君辰逸的心頭寶呀。

現在宣王隨便的叫個老頭個就想進君辰逸的身,君辰逸自然是不肯的了。

“不用勞煩了。薛翎櫻幫我解開衣服,讓他們看看我到底有沒有傷口。”事到如今,君辰逸也沒有什麽好過擔心的了。

原本宣王這樣的過來了,君辰逸心中就隱隱的覺得是君若寒回去跟宣王說了什麽,自己剛才的虛張聲勢可以瞞得了宣王一時,想要就這麽瞞下去倒是不容易。既然宣王這麽想看,就讓宣王看看就是了。

君辰逸也是不再掩飾,直接讓薛翎櫻拉開了自己的衣服,隻見層層裹著的紗布上,隱隱還透著血跡,看這樣子,是剛受了傷了。

宣王心裏總算是鬆了口氣,也是不用再開口說什麽了,現在最重要的便是讓君辰逸可以自己認罪,也省的浪費了自己的時間。

“君辰逸你還有什麽要說的麽?你我都是皇族,更是皇上的親兄弟,可是你居然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真是可惡呀!你怎麽對得起皇上這麽多年來對你的疼惜。”宣王麵露厭惡,就好似真的與皇上兄弟情深一般。

宣王要是說些別的,君辰逸還沒什麽反應,可是一說到皇上,君辰逸心裏卻是不樂意了,皇上可是君辰逸心中最敬重的人了,更是君辰逸心中最親近的兄長,現在被宣王說的好似自己對不起皇上一樣,君辰逸心中自然是不樂意的了。

“我與皇上的兄弟情義,是任何人都不能隨便誣賴的,要是宣王再胡說八道什麽,宣王大可以試試,回到宣王府會不會讓你有所驚喜!”君辰逸雖然說現在被宣王發現了傷勢,隻是君辰逸到底是親王的身份,跟朝中那些沒有侯位在身的大臣是不一樣的,隻要皇上的旨意還沒有下來,那麽君辰逸就依舊還是安王。

再說了暗夜門也實在是太過邪門了,要不是君辰逸這傷口,還不知道是否能不能抓住暗夜門的線索呢。

現在看君辰逸這臉色,隻怕也不是在跟自己開玩笑,要是真的惹惱了他,還不知道要做什麽呢?

“君辰逸你不要太過囂張了,你身為皇族,卻與暗夜門有所關係,你就等著皇上怎麽處置你吧。”宣王這話說的倒是大義凜然,可是這意思就是服軟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zuiwuyou/9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