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受八拳反噬之力而昏死過去,隻覺身處一片無邊的黑暗之中。驀然間,她看到了韓縷,正在看著她微笑,她不由伸出手來,想拉住韓縷,但韓縷與她的距離卻越來越遠,最後,終於消失在黑暗的遠方。

天涯隻覺一陣悲傷,眼淚不自覺地滑落。

此時一聲炸雷般的巨響傳來,天涯不由立時驚醒,她翻身而起,隻見人界大軍與妖軍正拚命地攻擊著黑塔,不由大感愕然。身旁的將軍見她醒來,喜道:“你終於醒了!”天涯愕然道:“他們在做什麽?黑龍死了麽?”

那將軍道:“你昏迷的這段時間,卻發生了數件大事,此時卻來不及向你解釋了。總之,現在釋天大神要利用五魂神陣之力使七界合一,若被他得逞,諸界將發生天崩地裂的大災難,所以君盟主和龍盟主現在正拚命阻止釋天,但釋天法力無邊,隻有毀掉此塔,兩位盟主才能戰勝他……”

不等他說完,天涯便已感覺到了君自傲那強大的氣息在遠處湧動,她急忙回頭望向遠處,隻見空中浮著一片烏雲般的黑霧,黑霧之下,龍紫紋正拚命飛向這裏,她不由愕然自語道:“那釋天呢?難道……”身子一震,她已隱隱感覺到了什麽,心中暗道:“老天啊,求你不要再讓我失去他了!”

白光刺破黑霧,猛烈地爆發開來,君自傲如斷線風箏般自空中跌落,天涯遠遠瞧見,一顆心不由急向下沉,霎時間怔在當場。待見到龍紫紋亦被擊落,她突然猛一咬牙,怒喝一聲,衝向黑塔,口中大叫道:“大家都閃開!”

說著,一股強大的氣息已自其體內湧出,黑塔周圍的眾人見狀急忙駭然退開。

來到黑塔之前,天涯抬頭凝視黑塔上的裂痕,慘然一笑,道:“自傲,你若死了,我活著還有什麽意義?”說著,猛然一拳擊出。

一團光芒立時順著她的拳頭飛射而出,化成一個巨大的光球,將黑塔籠罩其中,在這光球之中,無數氣刃不住四下飛射,如同一把巨大的鐵錘一般,將本已裂痕滿布的黑塔敲得不住顫動,氣勁撞擊中,黑塔終於再承受不住,轟然倒塌。

這正是那要命的第八拳——天滅。

若是君自傲已死,自己活下去也再無意義,這一拳正好可以助世人解除大難,又可以讓自己隨君自傲而去;若是君自傲未死,這一拳便可讓釋天再無殺他之力,自己縱然死了,也值得!

所以天涯才不顧一切地使出了這對敵人和自己,都可怕無比的一拳。

她盡力壓起力量,讓天滅之力隻籠罩在黑塔之上,卻未再向外擴而及他人,所以這次她人卻未在天滅之中。但即便身在天滅光球之外,那巨大的反噬之力還是一樣不斷地傳到她身上,一陣眩暈中,她隻覺一雙大手緊貼在自己背上將所有的反噬之力吸了過去,天滅消散,她急忙回頭後望,隻見沙上音微微一笑,道:“還是讓我這沒用的老頭兒代你死吧……”

釋天的心隨著這陣轟鳴之聲猛地一顫,他駭然望向五魂神陣,隻見那黑塔已經完全倒塌,無數磷光自其中飛散而出,如流星一般在天空中四處亂竄,他不由怒吼一聲,狂喝道:“是誰?”

在倒塌的黑塔前麵,天涯與一個老者並肩而立,雙目中淚光閃爍,高聲道:“是我!君自傲的妻子——天涯!”

她旁邊那位老者,正是魔之國的皇帝沙上音,此時,這愛罵人的老頭兒臉上充滿了笑容,道:“好孩子,真是好樣的,別擔心,我看君自傲這小子……一定沒死……”天涯看著這老人慈祥的麵容,哽咽道:“您這是何必呢?”

沙上音笑道:“你還年輕,將來有的是幸福的日子要過,我不同,我已經是個老不死的啦!反正再過幾年,我也一樣會老死,還不如將這個機會給我,好讓我也能流芳百世,嗬嗬……”

就在這未完的笑聲中,老人緩緩閉上了雙眼,身子軟軟地倒了下去,一道耀眼的磷光自其體內飛出,隨著其餘磷光一同滿天飄飛。

釋天怔怔地看著天涯,突然發出一聲狂叫,隨即又是一陣狂笑,便似瘋了一般,所有人都能感覺得到,自他身上發出的那種溫暖而柔和的氣息,忽然間變得混亂無比,一陣陣寒意不由湧上眾人心頭。

就在此時,龍紫紋卻掙紮而起,仰天笑道:“我這主人,竟還不如一把戰刀,真是可笑啊!”說著,人已淩空而起,直衝向釋天,喝道:“如今神陣已破,你還能憑什麽來擴展天柱?還是隨神陣一道去吧!”

地上,君自傲也已掙紮著站了起來,長笑一聲,道:“不錯,釋天,你認輸吧!”說著,人淩空而起,挺起鬼印戰槍,直衝向釋天。

釋天的眼中寒光連閃,咬牙道:“無知、愚蠢、自私……你們……你們要付出代價!我要讓你們為神陣陪葬!”狂吼聲中,他雙手齊伸,君自傲與龍紫紋同時感覺到一股巨大的吸力傳來,身子不由自主地被吸向釋天,釋天雙手一抓,便將二人脖頸抓在手中,向黑塔的廢墟處一推,兩道白光便自其掌中爆發,將二人轟飛千丈,直摔在黑塔廢墟之上。

天涯悲呼一聲,急忙衝向廢墟,隻見龍紫紋與君自傲並排倒在廢墟之上,渾身滿是血汙,但卻仍在不住喘息,一時間卻無性命之憂。人界諸高手亦奔上廢墟,扶起二人,齊將體內真氣送入二人體內,拚命保住二人性命。

釋天冷冷一笑,隨即又慘然一笑,道:“想救他們麽?你們也要死!”說著,雙手忽然向空中一托,一個團光芒在其手上不斷變大。

君自傲與龍紫紋全身無力,完全動不得分毫,眼見釋天不住積蓄力量,意圖將眾人一舉除去,卻是無法可想。正在此時,一個瘦小的青色身影分開眾人,直奔過來,高叫道:“大王,快用鬼噬啊!這麽多魂魄的力量,應該可以對付釋天了!”

眾人齊轉頭望向那人,隻見此人皮膚發青,身材瘦小,卻正是那青鬼,此時他身上再也沒有那淡淡的藍光,再無鬼卒那種虛無之身,卻與其他人無異。

鬼卒所以能有虛無之身,全仗安放在神界中的強大法器之力,如今神界法力全無,他們便立時恢複如常。青鬼本來一直與極道靈使等被貶鬼卒一道,在人界軍中助戰,一見自己的虛無之體消失,便立刻嚇得跳到一邊躲了起來,直至此時方才敢現身。

天涯聞言急問道:“難道鬼噬可以吞噬魂魄麽?”青鬼點頭道:“我聽別的鬼卒說過,大王前世時便曾用這種方法來增強力量,不過那隻能增加一時之力,卻不可長久,所以大王就棄之不用了,眼下為對付釋天,卻正好可以一用啊!”

君自傲輕歎一聲,道:“可惜我現在根本無力再用出鬼噬……”正說著,手中的鬼印戰槍忽然猛地一顫,一股巨大的力量自槍上傳入君自傲體內,君自傲隻覺身上的傷勢立時痊愈,真氣亦隨之生出,雖然不足平時的十分之一,卻也足以用之運起鬼噬,不由立即長身而起,怔怔地看著手中的鬼印戰槍,道:“是你將力量傳給了我麽?”

戰槍又顫了一顫,仿佛在回答主人的問話一般,隨即便發出一聲脆響,碎裂開來,散落一地。

君自傲看著鬼印戰他的殘屑,鄭重地一垂首,道:“謝謝!”

黑霧衝天而起,飄遊在空中的魂魄紛紛被吸入其中,君自傲隻覺體力的力量不斷增強,輕嘯一聲,人已淩空而起,鬼噬之氣彌漫而出,霎時將所有的魂魄裹住。

釋天地遠方冷冷地注視著他,道:“想用這種方法來對付我麽?好,就讓我看看,誰的力量更強吧!”說著,雙手猛然向前一推,頭上那已經變得碩大無比的白色光球立時飛射而出,直奔黑霧而去。

便在此時,黑霧忽然收縮,眨眼間湧回君自傲體內,君自傲隻覺體內力量鼓脹,幾乎要撐破他的身體,眼見光球飛來,他忍不住長嘯一聲,振動雙翼,運起這令身體難以承受的巨大力量,直撞向光球。

巨響聲中,白光四散,將整個鬼界映成了一片白色,君自傲衝勢不減,如一道黑色的閃電,直衝向釋天,釋天愕然而視,自語道:“他的力量果真能超過我麽?不可能!”說著雙掌齊出,向君自傲迎去。

又一聲巨響傳來,鬼界中的一切都被籠罩在光芒之中,每個人隻感覺睜眼如盲,連身邊的人亦已再看不到,到處是一片白色的光芒,人們便如置身於光海中一般。

許久之後,白光漸漸消散,人們抬頭望向天空,隻見君自傲獨自浮於天宇,而釋天大神已經不見蹤影。

許久之後,在黃泉這塊土地上,才暴發出一陣震天的歡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