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大仙將布袋口封死後,這才長舒了一口氣道:“張老爺,你喚來那些家丁,帶上鐵鍁與我一同去蘭花墳上!”

張老太爺這才從地上爬起身,問道:“這……這是為何?”

王大仙解釋道:“這縷殘魂隻是蘭花生前三魂七魄中的一魄,若想要她早日入輪回的話,三魂七魄缺一不可,現在另外三魂六魄定還在她肉身之上,所以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去墳地喚出她的其餘殘魂,與這一魄歸合一處,方才能讓她輪回投胎。”

張老太爺急忙點頭,並將門外的那八個壯年叫到門前,吩咐他們扛著鐵鍁一同去墳地。

墳地就在村外不遠處的林地,不過半個時辰大夥便來到了蘭花墳前,隻是這座才幾個月的新墳,便折的厲害,半邊塌了下去不說,還遭了水淹!張老太爺見此情景,心想道:“難怪蘭花會托夢給她娘,說房子漏水……”

王一都走至蘭花墳前,拿出三炷引魂香,隻見他拿香的手微微一抖,那引魂香便燃了起來,他將香插在地上,口中一邊念著些奇怪的咒語,隨後又掏出一道紙符燒了。

眾人站在後方,大氣不敢出的盯著那道燃燒的紙符泛出的青光,不多會兒,隻見墳頭上竟冒起了一陣青煙,隨著這陣青煙,一個若有若無的身影顯現了出來,正是蘭花的模樣!

王一都見狀,急忙將那裝有蘭花殘魂的布袋打開,並隨手折了一株野草,將那野草插入袋中,口中似乎念叨了幾句什麽,待他將野草從布袋中抽出時,那野草草尖竟然泛著點點青光!在眾人驚詫的眼神注視下,王一都拖著泛光的青草,像是拖著什麽物件一般走到了站在墳頭的蘭花魂魄跟前。大夥雖心知這王大仙有真本事,但如此近距離的接近陰魂,還麵不改色心不跳,眾人心中無不對王大仙的膽量生出些敬佩之意。

那蘭花的魂魄直勾勾的盯著眼前的王一都,眼中竟流露出一絲感激,王一都對她微微點了點頭,隨後將手中野草舉到她的頭頂,微微抖動了一下,那青光便由草尖撒到了蘭花魂魄身上。

頓時,眾人隻見蘭花的陰魂似乎有些實體化了,比先前看著真切的多,似乎就像是活人一般,蒼白泛青的臉也有了紅暈,不再那麽滲人了。

這時,蘭花先是雙眼微閉,似乎在適應著自己的變化,不多會兒功夫,便睜開眼睛開口說話道:“王大仙,蘭花命苦,死後又作出這般傻事,幸虧有您指點蘭花才能及時悔悟,沒至於釀成大錯……請受蘭花一拜!”說罷便跪了下去,對王一都拜了三拜。

王一都點了點頭,欣然接受了蘭花的跪拜,等她拜完了之後才道:“蘭花,今日你拜我,便也算與我結下了緣份,等你轉世投胎,你我定然還會相見,雖那時你已記不得我,但若有需要,我定當盡力幫你。現在你三魂七魄已經俱全,趁此時趕緊輪回去吧。”

蘭花點了點頭,隨後又轉眼看向張老太爺,幽幽說道:“張老爺,蘭花心知你並非強迫之意,現今還險些犯下大錯,希望您不要記恨。”

張老爺急忙道:“怎會!你隻管安心去吧。你的爹娘我會好生待他們的。”

“多謝張老爺還想著蘭花的爹娘,蘭花今生無以回報,隻待來世做牛做馬來報答於您!”說罷,蘭花衝張老爺也拜了拜,最後說了句:“蘭花去了……”聲音中摻雜著淒苦、無奈……

蘭花說罷,一陣青煙自其腳下生出,蘭花的身影再次變得模糊,直至透明,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除了王大仙之外,其餘人似乎經曆了生死大難一般,全身癱軟,不過話說回來,這麵對麵的與鬼魂打交道,令誰也鎮定不了。

看著驚魂未定的眾人,王大仙咳了兩聲道:“這事本不該讓你們見著,但我知當日蘭花自盡之時,你們大多都在場,鬧出這等事你們心中多半也都有些驚怕,若不親眼見到這些,日後恐怕會留下禍根。”

張老爺聞言,說道:“原來王大仙是此用意,隻是我家中女眷當時也有在場的,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