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我教你的步驟,幫我設置好最後的能源程序,伊森。”

托尼坐在一身巨大的鋼鐵盔甲中,看著在電腦邊上忙碌的伊森說道。

“快一點,我們是該時候回家了。”

“快好了,我來幫你裝上最後的盔甲。”

伊森的語氣有些激動,一向穩健的雙手此刻竟然有些輕微的抖動。

自從有了韋恩的加入後,他們的進度已經大幅度的加快,但是還是被中東人察覺出了一些不對勁的地方,所以中東人將交貨時間提前。

今天,就是最後一天,也是他這幾年裏無數次在夢中幻想過的回家的那天。

而此時的韋恩正站在門口,透過大門的小窗戶看向外麵,雖然暫時還沒有看到人影,但是憑借著強化過後的聽覺,韋恩能夠聽著遠處響起的呼喊聲。

回過頭看了看還在安裝盔甲的兩人,韋恩搖著頭歎了口氣,一大把年紀的兩個人怎麽都這麽不讓人省心呢。

“我出去逛逛。”

對著托尼以及伊森喊了一句,韋恩不待他們回應,直接推開大門走了出去。

山洞裏隻有一條通道,剛走兩步就到了一處拐角,韋恩靠著牆停下了腳步。

超人的聽力讓韋恩能夠更好的確定中東士兵的位置,韋恩已經聽有兩名士兵輕手輕腳慢慢在向他靠近。

走在前麵的中東士兵剛轉過拐角,還沒來得及看清前方路,視野裏就出現了一隻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拳頭。

“嘣”的一聲。

士兵不受控製的整個人直接飛了起來,腦袋重重與身後的牆壁來了個親密接觸,接著仿佛是被打碎了的西瓜,“嘭”的一聲炸開。

鮮血和腦漿四處飛散,帶起了一陣濃濃的灰塵,走在後麵的士兵聽見前麵的動靜剛想戒備,就被揚起的灰塵整個包在了裏麵。

然而這煙塵卻遮蔽不了韋恩的雙眼,一拳砸出後,韋恩側身一腳踢向另一名士兵的肚子。

這名士兵正用手擦著被灰塵迷住的雙眼,最後的意識就是自己腹部傳來一震劇痛。

“力氣好像用大了。”

看著一地的血跡以及手上粘著的血漿,韋恩有些崩潰的伸手在士兵的衣服上擦了擦。

早知道就收著點力氣了,韋恩看著手上還剩下少許擦不掉的血痕,有些後悔。

突然,正在與血跡糾結的韋恩看到地上掉落的衝鋒槍,眼前一亮,從地上將衝鋒槍撿起,像是個得到玩具的孩子一樣打量了起來。

“哇哦,這可真酷。”

感受著手上沉甸甸的重量,韋恩臉色一邊,做出一副鐵血的樣子,朝著前麵衝了過去,邊衝邊喊著:

“衝鋒槍俠韋恩來了,垃圾們!”

然而下一秒,衝鋒槍俠就停住了他衝鋒的步伐。

隻見拐角後,是一條長達幾十米的直線通道,而通道的另一端,十幾名拿著槍的士兵正一臉懵逼的看著韋恩傻乎乎的衝出來。

“咳咳....我如果說這是個誤會,你們信嗎?”

韋恩有些尷尬的收起了手中的衝鋒槍,試探著朝著對麵問了一句。

“噠噠噠噠噠....”

士兵們用手中的子彈給與了韋恩回應。

麵對著仿佛雨滴一樣的子彈進攻,韋恩的新玩具隻堅持了兩秒就被打成了篩子,丟掉了手中的廢鐵,韋恩隻能雙手護住眼睛向前拚命的奔跑,任憑一道道的血花在他身上綻放,又迅速的愈合。

“我去幫他。”

裝好最後一塊盔甲後,伊森看著暫時不能行動的托尼,起身說了一句,隨後轉身朝著剛剛出門的韋恩追了過去。

“你們回來,按照計劃行事!”

被困在盔甲裏的托尼眼眶有些發紅,朝著遠去的伊森喊道,他明白兩個人相繼離開是為了幫他爭取時間,握緊了拳頭,托尼看著電腦屏幕的進度條:

“快一點,再快一點!”

後一步追出來的伊森並沒有看到韋恩的身影,隻看到了韋恩剛才製作的血腥畫麵,讓本就有些緊張的伊森,臉色變得更加的蒼白。

然而前方激烈的槍聲讓他戰勝了心理的恐懼,伊森從地上撿起一把滿是鮮血的槍,朝著前方堅定的衝去。

“堅持住,韋恩。”

伊森終於從後麵追了上來,看著頂著子彈前進的韋恩,伊森經過短暫的驚訝過後,馬上反應了過來,抬起槍對著對麵掃了起來。

伊森的到來幫助韋恩減輕了一部分的壓力,韋恩雙腳用力跳起,整個人像是一枚炮彈一樣砸進了對麵的人群中。

拉近距離後的韋恩,仿佛進了羊群的狼一樣,超強的力量,在這種近距離遭遇戰中,普通士兵根本攔不住韋恩。

“滴。”

隨著進度條完成到100%,托尼此刻也終於啟動了盔甲,踏著稍顯笨重的步伐,慢慢的來到了正麵的戰場上。

“小心,韋恩。”

托尼剛到達戰場就看見不遠處,那個光頭男人正拿著一枚導彈發射器對著在人群中搏鬥的韋恩。

提醒了一句韋恩,托尼迅速控製盔甲伸出左手對準了光頭,右手按了一下左手的按鈕。

“咻”一發導彈提前從托尼的盔甲中射出,擊中了光頭旁邊的岩石。

“轟。”

雖然沒有直接命中目標,但是坍塌的岩石還是直接將光頭整個人都埋了進去。

韋恩聽到托尼的警告,轉身一拳打趴了最後一個站著的士兵,剛準備說些什麽,卻看到了正躺在地上的伊森。

“你怎麽?伊森!”

韋恩沒有精力處理滿身的血跡,和托尼一起直接朝倒下的伊森跑去。

“我可能沒辦法跟你們回家了,朋友們。”

伊森咳出了一口血,捂住了胸前猙獰的傷口,朝著韋恩和托尼道。

“快起來,我們走!按照我們說好的計劃。跟我去見你的家人。”

托尼打開了盔甲的麵罩,露出了一雙布滿血絲的眼睛。

“我沒法走了,我家人早就死了,我現在正在去見他們呢。”伊森的聲音更加虛弱,雙眼的焦距有些渙散:“沒關係,我早就知道會這樣。”

“謝謝你救了我們。”托尼的聲音有些哽咽。

“哈哈,走吧,別浪費了這身盔甲,托尼”伊森說完又看向一旁沉默不語的韋恩,“這就是你的能力嗎,韋恩,真讓人羨...”

看著伊森慢慢閉上的眼睛,韋恩和托尼隻覺得自己心中有滿腔的怒火無處發泄,對視了一眼,兩個人一起鑒定往洞口走去。

這個時候山洞外麵已經有十幾名中東士兵正警戒著拿著槍,對準洞口,防範著裏麵可能出來的人,或者東西。

“咚、咚、咚”

隨著沉重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洞外的士兵看到一個披著幾根布條的身影雙手抱著一個比他大上幾倍的鐵甲衝了出了。

“噠噠噠噠噠噠...”一時間,所有的士兵都朝著出現在洞口的兩個人開火。

韋恩將托尼當成了盾牌,出門的一刹那,直接直接躲在了盔甲的身後。子彈的威力並不足以對托尼的盔甲造成影響,托尼舉起雙手,兩隻手一起噴射出十米長的火焰,像是兩條火龍噴向了外麵的士兵。

士兵停止了開火,有些艱難的躲避著托尼射出的火龍,趁著士兵狼狽逃竄的空檔,韋恩像猴子一樣靈活地從托尼身後竄出,向左手邊正在逃竄的士兵衝去,又展開了一場血腥的殺戮。

“快過來,韋恩,這邊要爆炸了!”

聽到托尼的呼喊,剛扭斷第四名士兵的脖子的韋恩果斷的朝托尼的方向跑去。

“抱緊我。”對著趕過來的韋恩說了一聲,托尼按下了左手的手臂上的紅色按鈕。

“嘭”又是一震劇烈的爆炸,爆炸的所產生的火光升上了天空,連環的爆炸毀掉了整個基地。

“咻”一聲破空聲響起,一個銀色的盔甲腳下踩著烈焰從火光中衝出,然而沒有飛出多遠的距離,推進器就停止了工作。

“什麽情...”看著推進器停止了工作,韋恩對著盔甲裏的托尼問,然而還沒有等他說完,盔甲就已經帶著他往下墜去,天空中隻留下韋恩的一聲慘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