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小曼暗暗打量著淩飛。

“這家夥,倒是長高了不少,那小模樣也越發的帥氣了。”黃小曼心中暗忖著,“便是在神選學院,也沒有幾個人可和他相比。”

同時,淩飛也在打量著黃小曼。

“兩年不見,你這瘋丫頭倒是變化蠻大啊!”淩飛眉頭一彎,隨意地說道,“不錯,腿變得以前長了些,這衣服也還不錯,把你這腰勾勒出來了,還挺苗條的,居然有著柳腰,咦,瘋丫頭,沒有想到,兩年不見,你變得有料了起來,不再是太平公主了啊!”

他的眸光從下往上,品評著道。

“你才是太平公主,你全家都是太平公主。”黃小曼那俏臉一沉,連翻白眼道。

想到這,她就滿臉鬱悶。

當年這淩飛沒少拿這來咽她。

這成為了黃小曼的心病。

不過還好,這兩年來,她已經具備了傲人的峰巒,再也不怕這小鬼調侃了。

“喲,還生氣了,當年你本來就是太平公主啊。”淩飛長噓一句,而後,一臉不忿的小聲嘀咕著道,“又不是沒看過?”不過,似乎知道這黃小曼對此很忌諱,所以他也沒有敢大聲說出來。

否則,他非得被這暴力狂胖揍一頓不可。

當年他可是沒少為此吃虧啊!

“你還說,小心我揍得你屁股開花。”聞言,黃小曼連翻白眼,那玉手伸出,一臉凶悍地說道。

那模樣,儼然是一副作勢要出手的樣子。

不過,她並沒有真正的出手。

自從那事件後,她早就習慣了和淩飛鬥嘴。

“嘴還是那麽臭,不過身材倒是還可以,就是脾氣差了點。”淩飛淡淡的瞅了一眼黃小曼低聲道。

這女子身材高挑,能有一米七二,配上那筆直的長腿,還真是一個美人。

特別是她眉宇間那幾分英武之氣,使得黃小曼多了幾分別樣的氣質。

這種氣質帶來的美感,和雪汐那種柔軟之美,截然相反,卻又是一樣的迷人。

如今的淩飛雖然隻是十六歲,卻也有一米七三了,加上那英俊的五官,帥氣逼人,他那眸光掃過時,讓得黃小曼那顆心突然狂跳,臉頰微微泛紅,顯然,如今的她,可早就不是那個朦朧少女了啊!

“姐!”就在黃小曼臉頰泛紅時,一道聲音突然響起。

卻是黃亮跑了過來。

瞧得自己姐姐那神情,黃亮一怔,心中暗忖,“姐姐和這淩大病秧子有什麽好聊的?”

而後,他便是帶著幾分敵意,瞅向淩飛。

兩個月前的那口氣,他可是還一直憋著了。

見黃亮這表情,淩飛的臉龐也少了幾分戲謔輕挑。

“你們來這幹什麽?”淩飛眉頭一彎,淡淡地說道。

“聽說你這兩年長進了,一時好奇,過來看看,不行麽?”黃小曼眉頭一挑,臭著臉說道。

“是你弟弟太沒有用了。”此時淩飛自然知道了黃小曼多半是被她弟弟拉來,打算找回場子的。

“你到是有用,不過,你今天惹下的麻煩可是不小啊!”黃小曼雙手抱胸,那雙鳳眼瞥了一眼那化為冰雕的秦鴻,隻見得她的眉頭微微一皺,憑借著先天境強者的感知,她赫然發現那秦鴻已經氣絕。

堂堂的秦府二少爺殞落。

這可是足以讓龍潭鎮翻天地覆啊!

“這倒的確是個麻煩。”淩飛皺眉,他也沒有想到寒螭真氣會那麽強悍。

“你啊,怎麽出手那麽不小心?”黃小曼黛眉微皺,玉手輕點著淩飛的額頭,道。

“我這才出手而已,他們就化為了冰雕,我先前也不知道啊!”淩飛一個閃躲,而後攤了攤手掌,也是有些鬱悶。

“你是剛踏入淬體九重,衍生出真氣?”黃小曼眸光一動,盯著淩飛道。

“恩。”淩飛點了點頭。

“怪不得,剛衍生真氣,的確是還無法掌控真氣的強弱運用。”黃小曼眉頭一皺,而後突然眸光上揚,瞅向淩飛道,“你衍生出的是寒元真氣,你身具寒元靈體?”對此,她充滿了好奇,若真是如此,可是一大喜事啊!

“寒元靈體?”淩飛一愣,而後道,“算是吧。”

雖然他和黃小曼恨熟悉,卻並沒有將《真龍煉體訣》說出,而是模棱兩可地說道。

“怪不得你可以入龍潭穀。”黃小曼微微點頭,而後道,“快走吧,秦鴻被冰封,這消息隻怕馬上就要傳入秦府了,到時候秦府必然會為之暴怒,一場風雨將來,你得趕快回醫館和淩老商量對策。”

“恩。”淩飛點頭,他也明白事情的嚴重性。

而後,黃小曼和淩飛一起向著龍潭鎮而去。

“喂,姐姐,你不是來教訓這淩大病秧子的嗎?”見自家姐姐和淩飛並肩奔去,黃亮連忙喊道。

此時的他別提多鬱悶了。

“教訓你個大頭鬼。”聞言,黃小曼一陣無語,都什麽時候了,這傻弟弟還想著這些小恩怨?

淩氏醫館。

客廳內,淩老端坐在主位。

黃小曼落座在左邊位置上。

她們已經將秦鴻等人伏擊淩飛的事情說了出來。

“這次不僅是秦銘,還有秦罡也來了,他可是一個要凝聚出罡氣,踏入天罡境的強者啊!”黃小曼帶著滿臉的擔憂說道,“淩伯伯,您可得早點做出打算,若是無法應付秦罡,您就帶著淩飛逃吧!”在她看來,秦府勢大,如今,也隻有如此了。

“隻怕這秦氏不會善罷甘休啊!”旁邊的黃亮說道。

他雖然不願,卻還是跟來了。

如今聽得姐姐說來,他也感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無妨。”哪知淩老卻是一臉鎮定,他抿了一口茶,毫不在意地說道。

“無妨?”聞言,黃小曼一怔,而後黛眉皺起,道,“淩伯伯,那秦罡可是要觸及天罡境了啊!”

淬體九重,衍生真氣。

先天境,褪去凡胎,已可感應天地之力。

那天罡境卻是煉氣化罡。

這種人物,一絲真氣都能化為神兵利器,殺人於無形當中。

這是真正的武道強者。

“這老頭?”黃亮滿臉詫異,感覺這個淩老今天格外不一樣,那淡定的模樣如同一個宗師。

“嗬嗬,小丫頭,你無需擔憂,一個小輩而已,老頭我還沒有將之放在眼中。”淩老一笑。

他臉露笑容,那老眼當中有精光閃爍。

“可是您的傷?”黃小曼還是有些擔心。

“無礙。”淩老擺了擺手,而後眸光如電,遙望著客廳外的虛空,道,“有我在,誰也無法動飛兒一根汗毛,我之子,無過,豈容他人欺辱?”後麵的話語,字字有力,如同驚雷炸響,有一股威嚴伴隨。

莫名間,黃小曼感覺這個淩老變得深不可測了起來。

她心中的擔憂就此一點點的消散。

“或許,淩老真有辦法。”她心中暗忖,也就沒有多言。

“義父素來穩重,既然他有這信心,應該真的能對付秦府,可他的傷……”旁邊的淩飛心中微定,卻也不由滿臉擔憂。

義父知道此事後,並沒有責怪他。

如今更是一力承擔了下來。

這讓淩飛內心感動無比。

可他想到義父那傷,內心就不由生出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