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九章 吃還是不吃?

(更新票加更?

吃還是不吃?或者,第一次都這樣吧!?

記得剛開始的時候我還被皮休弄得腸道**,從一開始的極端排斥到現在的接受和享受堪稱是一個艱苦卓絕的過程。?

如果能夠讓皮休也享受到那樣的快樂,該有多好……或者這個想法本身就有些荒謬。自己本身就不擅長這樣,而且被皮休抱也並不覺得糟糕,兩個人都能享受得到,真不知道為什麽非得叫這個真呢!?

從一開始的興奮變成了氣餒和沮喪,手指不覺地全部退了出來,心跳和呼吸還沒有恢複常態,皮休手裏的枕頭已經被扯開了一道縫,有幾片鴨毛飛出來……?

我在皮休後麵躺下來,伸手將他環抱住,將臉貼在皮休的後背上,“如果你不喜歡就不要勉強自己!”?

皮休的身體還是那麽僵硬,嘴裏低聲地罵道,“真是個笨蛋!”?

喂,人家舍不得傷害你,竟然還要罵人家笨蛋!?

我環在皮休腰間的手被拉開,皮休突然轉身,將我環抱在懷裏,然後手臂一用力,我就壓在了皮休的上方。?

我驚奇地看著滿臉通紅的皮休,不知道他要做什麽。?

因為現在自己正壓在他的身上,鳥兒在他的兩腿間不安地抖動著,已經變得粘粘糊糊了……?

“你想來就來吧,不要管我!”皮休目光隱忍地看著我。?

這樣麵對麵的做,我更加覺得無所適從,不知道自己再讓他不爽會不會被一口要死!因為這家夥的牙齒已經在咯吱咯吱響了……?

“休……”?

“沒有關係,畢竟我們是戀人!”皮休用鼓勵地眼神看著我,還伸手撫摸了一下我的鳥……?

我覺得很感動,這個家夥,真是讓人摸不準脾氣。不過看他樣子似乎是在努力地配合我。?

當我將自己的分身真的送過去的時候,感覺皮休的身體再一次收縮,但是他沒有躲閃也沒有拒絕,隻是用很溫柔的眼神看著我。?

“不行,我做不到!”我心裏突然莫名地難受,伸手抓自己的頭發,這個時候已經徹底地做不下去了……突然覺得自己就像一個行刑的劊子手,明明對方這麽不喜歡,我還要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