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星期了吧?”玲華看了看馬傑,不太確信,“說來也奇怪,那天雨下得可不小,偏偏還起火了,後來救下來了……但一直沒調查出來是什麽原因引起的火災……”

話音未落,馬傑與寧遠對視了一眼,同聲道:“幹部療養院!快去!”

“去什麽呀!起火之後那兒就停業了,清姐不可能在那兒的!”玲華也是聰明人,一見兩人神色,就知道所為何事。

“停業了?”寧遠有些失落,但又不甘心眼前的一線希望又破滅,馬傑也於心不忍,便道:“我們還是去一趟吧!說不定它經過修整之後又重新開始營業了呢?”

玲華撅了撅嘴,重裝修又哪有這麽快的呢。但又考慮到這事關吳清的下落,隻好死馬當活馬醫了,也就很痛快的說:“好吧,我們先去看看,你們這身泥水衣裳,不要換了嗎?”

“顧不得這許多了!先去看看再說!”馬傑看了看寧遠憂心如焚的樣子,理解的笑了笑。

“如果我不見了,你會不會這麽著急?”玲華在馬傑耳邊小聲問道。

“傻丫頭,說什麽呢!我不許你跟我玩失蹤!也不許單獨出去玩。”馬傑擰了擰玲華的鼻子,同樣小聲地說道。

三轉兩轉,前麵出現了一條大路,這兒走到頭,就是x城幹部療養院了。

寧遠心急,早已快步跑了起來。玲華與馬傑趕緊跟上,直跑到氣喘籲籲,突然見寧遠站住不動了,心知不妙,隻見寧遠彎腰,從地下撿起一樣東西來,放在手心裏細細端詳起來。

“怎麽了?“玲華早耐不住,問了出來。

寧遠雙手合起,放在胸前,心痛如絞,眼淚早流了出來,又怕人看見,低下頭去,暗暗憋了回去,方才攤開雙手,裏麵是一個拉鏈頭子,樣子有些別致,是一雙手嗬護一顆心的形狀,玲華納悶:“這不就是一個壞了的拉鏈嗎?為什麽……”最後兩個字,說得極輕,寧遠卻強忍住淚:“這是吳清包上的,這個包是我送給她的,對這條拉鏈,我無比熟悉。這條劃痕,就是上次吵架時,不小心鉤出來的……”說著,心又痛了起來,竟然蹲倒在地,再也站不起來。

“寧遠,沒事的。這個拉鏈頭掉在這兒,就說明吳清沒出事,她還來過這兒了,走,我們進去找找。”馬傑拍拍寧遠的肩膀,先行走了進去。玲華回頭瞧了瞧寧遠,心也有些痛了起來,緊緊跟著馬傑,走了過去。寧遠心像要被從喉嚨口揪出來似的難受,在地上蹲了好一會兒,方才覺得好過一些,站起身來,此時,馬傑與玲華正站在門口,為難的等著他。

“怎麽了?”寧遠知道不是好事,仍強笑著問道。

“看來這裏沒有人住宿啊……”不待回答,寧遠早已瞧見了地上的泥濘,混上了些水,黑兮兮皺巴巴的地毯,空無一人的前台,整棟樓裏,沒有一點人氣。

“有人嗎?”寧遠抱著既然來了,就不白來一趟的心理,走了進去,喊了幾聲,沒人應答。

“上去吧!”馬傑不等玲華說話,就率先走了進去。

“五樓……”寧遠突然聽見有個聲音說話,又是那麽耳熟,“媽!”寧遠不禁叫出聲來。

“誰?”馬傑四顧,不見人影,驚疑的問道。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bubujingxin_3/29.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