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們,給我追,老子今天非得把小鋼那兔崽子的皮給扒了不可!”

王大龍一聲一聲令下,他的小弟們呼啦啦的跑出去,開始到處去找陳立鋼,而耽誤了這麽長時間,再加上對這裏附近環境的熟悉,陳立鋼早就帶著那個被打的人,躲到了一處安全的角落,那些人就是把這個翻個底朝天,估計也是找不到他們的。

“呼呼!”

這一路跑來,可是把陳立鋼跑了個氣喘籲籲,大汗淋漓,他抹了一把臉上的汗珠,一邊喘著氣,一邊開始打量起那個人,總的來說,這人大概二十多歲,還不到三十歲的樣子,身上穿著的衣服,看上去都比較高級,沒有千八百塊錢是下不來的,應該是個有錢人。

隻是不知道這麽有錢的人,為什麽會去街邊的小攤上麵吃宵夜,還和王大龍發生了衝突,不過這些事情陳立鋼是不打算過問的,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隱私,知道那麽多,對自己是沒有好處的。

那人看了看四周,發現陳立鋼帶著自己躲在的位置十分巧妙,剛好是兩棟樓房之間的夾角,而且前麵還有一排垃圾桶,要是有人追趕過來,隻要裏麵的人蹲下來,別人基本上就看不到他們的,應該是安全了。

那人摸了摸臉上的傷痕,疼的是倒抽一口涼氣,隨後他看看狼狽不堪的陳立鋼,再看看衣衫不整的自己,拍了拍陳立鋼的肩膀,哈哈大笑道:“哈哈,小兄弟,這次這是多虧有你了,我們這算不算是難兄難弟啊?”

“嗨,你是難兄,我是難弟!”

陳立鋼隨口敷衍一句,仔細的看了看這個鼻青臉腫的難兄,頓時有些茫然了,因為這個人的相貌看起來是非常的熟悉,陳立鋼十分確信自己應該在什麽地方見過他,而且還見過不止一次,可是怎麽就偏偏想不起來呢?

那位難兄齜牙咧嘴的問道:“小兄弟,你是不是看我很眼熟啊?”

陳立鋼老老實實的點頭回答道:“是啊,大哥,我是見過你沒錯的,隻是想不起來在哪裏了!”

“哈哈!”

難兄嗬嗬一樂,指著路邊不遠處一家燒烤攤子上麵,正在播放新聞的電視屏幕,對陳立鋼說道:“你看那裏!”

聽到這話,陳立鋼扭過脖子去看了一眼,發現電視裏麵播放的新聞,是本城新任城主馬新建,到基層視察工作的情況,等一下,新任城主?

看到這裏,陳立鋼扭過頭再看看麵目全非的難兄,立刻大吃一驚,怪不得自己看他這麽眼熟呢,要是他臉上沒有破相,再帶上一副略顯斯文的金邊眼鏡的話,那不就是剛剛電視新聞裏麵的新城主馬新建嘛!

回過神來的陳立鋼,直愣愣的盯著馬新建,心中暗道:“嗬,這下好玩了,沒想到見義勇為就了個城主,這下子他該給我頒個什麽好居民獎了吧!”

馬新建像是沒有看出來陳立鋼的那點小心思

,他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頭發和衣服,才不慌不忙的站起身來說道:“小兄弟,等了這麽長時間,那些人還沒有追過來,我想他們應該放棄了吧!哦,對了,你叫什麽名字,這忙活了半天,我連救命恩人的尊姓大名都還不知道呢!”

“那個,城主,我叫陳立鋼,你叫我小鋼就行了!”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2.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