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門牙!”

李錕森叫道,他今天可算是吃了大虧,找陳立鋼的麻煩不成,還被陳立鋼把牙齒給打掉了。

同學們看著李錕森滑稽的樣子,都忍不住發出笑,李錕森這次可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丟臉丟大了,李錕森重重的錘了一下地麵,憤憤的想,同行的幾個人他扶到了一邊,李錕森氣喘籲籲的盯著陳立鋼。

陳立鋼戲謔的看著他,隨口問道:“怎麽還想打?”。

李錕森趕忙低下頭,這是他最恥辱的一天,他第一次為他的猖狂所付出代價。

“我要殺了他。”李錕森低聲道。

黃毛按住了他,從黃毛口中得知,李錕森得知連城主馬新建,都和陳立鋼有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的時候,他的氣勢又弱了幾分,李錕森頹然的坐在椅子上,看著陳立鋼他們離去的背影無可奈何。

可是他也不是那種可以隨便欺負的人,從小就沒人敢反抗自己,這回陳立鋼在這麽多人的麵前駁他的麵子,使李錕森心裏落差很大,等他們到了自己的地盤上麵,再收拾他們,李錕森想到。

李錕森深深呼了一口氣,他已經幻想到日後陳立鋼在他的手中跪地求饒的情景。

“還真是很讓人期待啊,我要看到你在我的手中敗的很慘。”李錕森站了起來,“我們走。”他帶著手下的五個鼻青臉腫的傷員,急步走出了餐館。

翌日,馬新建迎來了自己的客人,陳立鋼,對於陳立鋼的到來,馬新建是萬分的歡迎,在計劃失敗後,馬新建想到的第一個人竟然是陳立鋼,也不知道為什麽,馬新建有一種感覺,如果想要成功,那還要靠陳立鋼的力量。

也許是陳立鋼帶來了太多的奇跡吧,馬新建甚至覺得自己有些盲目崇拜陳立鋼了,陳立鋼隻不過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孩子,就算再怎麽厲害,此時就像一個刺蝟一般,連自己這個城主都無可奈何,他作為一個孩子,能有什麽辦法?

“小鋼,最近這段時間過的怎麽樣啊?”馬新建笑眯眯的問道,但是很明顯馬新建現在心不在焉。

這一切自然被陳立鋼看在眼中,道:“大哥,咱們也不說廢話了,對於西林鋼廠的處置方案,你怎麽看?”

馬新建微微一愣,卻是沒想到陳立鋼竟然一針見血直接問出了這個問題。

這個麽?我覺得現在問題出在了廣大職工的身上,董事會那邊的問題我可以解決,但是人民群眾的力量不容忽視啊!”馬新建有些頭痛的說道。

“大哥,我想你是不是該換個思路想想,其實人民群眾才是最好解決的,你給他們吃糖,嚐到甜頭的他們自然會選擇聽你的哈。”陳立鋼暗中點到。

“你的意思是?”馬新建好像有些明白了什麽。

“公司想要發展,一定要恩威並施,想引進外資,那麽就要讓他們嚐到甜頭,首先造勢,讓內部分支持引入外資的人享受外資的待遇,當今內部改革刻不容緩,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20.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