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麽的!你敢耍我!你敢辱罵警員?我今天就讓你看看辱罵警員是什麽下場!”高瘦個警員被陳立鋼的一番話氣得滿臉通紅,二話不說從腰間抽出警棍,高高舉起,對著陳立鋼就要打下來。

“啊!”

周圍的護士來不及勸阻,一個個嚇得尖叫出聲,捂住了眼睛,高瘦個的警棍輪的渾圓,這一警棍下來,眼前這個俊俏的小青年就算是不死也要重傷。

高瘦個的警員眼中也泛過了一絲歹毒,這警棍可是純橡膠的,要是打到人身上,可是實實在在的根斷骨折,從外麵根本看不到半點外傷,這就是警棍的歹毒之處,陳立鋼此時在高瘦個警員的眼中已經是一個廢人了。

陳立鋼眼中閃過一絲精芒,眼前這警員,很明顯是一個披著警服的流氓,警員中的敗類,麵對這種渣滓,自己也不必手下留情了。

“砰!”

一聲悶響,緊接著一聲慘叫傳了出來,周遭的護士指間偷偷露出一條縫隙觀察,然而讓她們詫異的是飛出去的竟然不是那個俊俏的青年,而是那個讓人憎惡的高瘦個警員。

高瘦個警員一臉痛苦的躺在地上,目光有些驚恐的盯著眼前這個青年,他到現在還不明白到底怎麽回事,明明自己一棍子打到了這個青年的身上,然而自己卻飛了出去,而後肋骨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想來是斷了不止三根。

陳立鋼緩步走到高瘦個警員麵前,目光仿佛是一條吐著毒信的毒蛇一般,狠狠的盯著高瘦個警員:“你得謝謝你身上的這層皮,不然光是憑借今天你這麽辱罵王可可,我就會叫你死無葬身之地!!”說著,陳立鋼右腳輕輕踩向高瘦個警員肋骨斷裂的地方,狠狠的碾壓。

“啊!”

高瘦個警員發出一聲殺豬般的嚎叫,登時疼暈了過去,站在一旁的小護士也都被眼前這個看上去和和氣氣的青年一瞬間爆發的戾氣嚇得呆立當場。

“恩,連狗都不如的東西,叫起來都不如狗動聽。”陳立鋼麵不改色,拍拍手,走到了一邊,這高瘦個警員丟在那裏,自然會有醫院的人去管。

等了許久之後,陳立鋼此刻戾氣盡消除,轉身安安靜靜的坐在急診室門口的椅子上,仿佛剛才的一切並不是他做的一般,目光緊緊地盯著急診室,心中卻在暗自思籌。

王可可出事,如果說是普通的車禍也就罷了,但是看那個高瘦個警員的言辭,不僅不追究車主的責任,反而要追究王可可的責任,讓凶手逍遙法外,陳立鋼便是察覺到一絲陰謀的味道,一如當初自己在之前被陷害一般,陰謀的味道。

“王可可,你可千萬不要有事啊!”陳立鋼的拳頭緊緊地攥著,指尖的關節已經有些發白。想起那個笑顏如花,親昵的叫著自己哥哥的那個女孩,陳立鋼的心莫名的一疼。都是自己害的!竟然連累到了王可可!

到底是誰想要一而再再而三的為難自己?陳立鋼絞盡腦汁也想不出自己什麽時候得罪了這麽一個人物。若是僅僅對著自己動手倒也還好,如今竟然把手伸向了王可可,陳立鋼絕對不能忍,就算掘地三尺,他陳立鋼也要將那個人挖出來!

“陳立鋼,王可可怎麽樣?沒事吧?”陳力德趕了過來,在接到王可可車禍的電話的時候,便將手中的活放下匆匆忙忙的趕了過來,王可可在他們心中可是親生女兒還要重要,此刻自然是焦急萬分。

“爸,媽,你們來啦!”

陳立鋼見到匆匆忙忙趕來的陳力德和張卉蘭,開口安慰道:“王可可沒事的,你們放心,手術正在進行呢,王可可一定會沒事的!”

未完,請展開閱讀全文。如果顯示不完整,請從網址閱讀:quanben.io/n/caogentianjiao/34.html

[溫馨提示]請到 quanben.io 閱讀完整章節內容。